中国该如何争取国际经济新秩序?

2016-09-03 06:42:51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我们更多地要着眼于提供新的可供选择的、效率更高的系统平台让国际经济贸易去实现更快的增长,而不是对国际经济贸易规模的存量“动手术”。

与此前历次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不同,此次杭州峰会邀请了一批非G20成员嘉宾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参与,其中大部分属于发展中国家,使得这次杭州峰会成为历次G20峰会中到场发展中国家最多的一次,同期还将举办金砖国家领导人非正式会晤,相应地,争取推进国际经济新秩序成为不少人对此次会议的关注与期望。

今天的争取国际经济新秩序是在1970年代争取国际经济新秩序斗争成果的基础之上开展的,它继承了那个时代斗争的成果,但也因此与那个时代的斗争内容、目标有很大不同。在相当程度上,由于现行国际经济秩序已经吸取了不少1970年代争取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斗争的目标和主张,加之当时推翻整个国际经济旧秩序的主张有着强烈的冷战时期背景;相应地,在冷战时代已经过去的今天,争取国际经济新秩序运动的目标就不应、也不能是对现行国际经济秩序完全推倒重来,而是要对现行国际经济秩序开展进一步的修补、改良。论综合国力,论对国际市场的影响力,中国在发展中国家中超群绝伦,GDP规模相当于印度、俄罗斯这两大金砖国家的五倍,但中国推出“一带一路”、发起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发起组建亚投行、呼吁重启世贸组织多哈回合谈判……所有这一切并不是为了如同冷战时期的苏联那样去建立第二个“平行世界市场”,去颠覆现行国际经济体系,而是为了改良现行国际经济秩序。

基于上述定位,我们目前争取国际经济新秩序要采取的策略很大程度上应当是一种“增量策略”,而非“存量策略”;换言之,我们更多地要着眼于提供新的可供选择的、效率更高的系统平台让国际经济贸易去实现更快的增长,而不是对国际经济贸易规模的存量“动手术”。

为什么要这样?因为当前我们面临的形势格局与1970年代争取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斗争时不一样,那时候发展中国家在当时的国际经济秩序格局中几乎一无所有,不动存量根本无法立足;而在今天,现行的国际经济秩序格局中已经有了我们利益的相当可观的份额,中国等金砖国家还充当了多年的世界经济增长“优等生”角色。在这样的格局下,我们若还是对存量大动干戈,一来可能影响扰乱我们自己已有的利益,二来必然招致现行秩序最大既得利益者和领导者——西方国家的全力反击。如果我们主要是致力于在增量中获得更大份额,随着增量增长快于存量、增量在总量中所占份额与日俱增而导致自己在总量中份额不断上升、影响力不断扩大,那样就不至于影响扰乱我们自己已有的利益,也可以相对减少阻力、反击。

中国经济改革为何成功?苏联东欧“休克疗法”为何失败?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着重于在旧体系之外放手让新经济力量成长,从而最大程度地减少了对已有经济运行的干扰,保持整个经济规模持续增长,最后即使到了需要对难以为继的旧体系开展大规模“手术”时,由此调整的人力和其它资源已经有了新的去处可以安置,整个经济仍然保持着较高速度的增长,调整的“阵痛”削弱到了最低限度和最短延续时间。在增长中开展改革相对容易,在萎缩中改革千难万难;同样的道理适用于一国国内经济改革,也适用于国际经济秩序改革。

增量策略之所以可行,在相当程度上还因为今天的一批新兴市场经济体已经有能力发展起一批领风气之先的新产品、新业态,而不再是单纯被动地跟在发达国家后面追逐。从高铁到中国基于手机的电子商务体系,我们都不难看到这一点,在这些方面,现在是美欧日等发达国家要向中国的创新看齐、学习。

在争取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的进程中,我们要始终高度关注自己内部的不断改革更新,保持自己实现世界最高的效率。列宁有云:“劳动生产率,归根到底是保证新社会制度胜利最重要最主要东西”。在国际经济秩序的竞争中,我们要想胜出,就必须提出效率更高、更能促进经济社会进步的规则。西方主导的现行国际经济秩序虽然有不少不公正之处,但相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内部现行的体制、规则而言效率要高得多,也公正许多。在争取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的进程中,我们要警惕国内外一些落后、倒退势力,他们打着“反霸权”、“争取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之类的旗号而企图立足,甚至拖着整个社会倒退;而我们追求的是带动本国、本区域乃至整个国际社会继续进步,不能被落后、倒退势力利用,为其火中取栗,何况这些落后倒退势力对我们自己的权益已经制造了很多、而且越来越多的损害。

(梅新育,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海外网专栏作者)

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www.haiwainet.cn),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王书央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