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内忧重重的欧洲

——“2016国际风云”系列解读(一)

2016-12-12 06:56:34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欧洲接连出现的“黑天鹅”事件所暗示的危机却让人们对欧洲一体化的未来感到信心不足。长期以来被视为“区域一体化榜样”的欧盟,正在丧失吸引力和凝聚力,出现了某种程度的“逆一体化”趋势。

【编者按】

时间的脚步匆匆向前,我们也即将告别2016。

这一年,特朗普惊险赢下美国大选,英国以微弱优势公投脱欧,中东局势仍然是难分难解,东北亚也显得剑拔弩张,TPP从一枝独秀到胎死腹中,RCEP从默默无闻到后来居上……

岁末年初之际,海外网推出系列解读之“2016国际风云”,回望过去这一年大国之间风云变幻的同时,展望来年世界发展之趋势。

--------------------------------------------------

2016年是一个世界大选年。在很多人眼中,“为草根代言”的右翼民粹主义的兴起已成为西方世界向右转的标志,而美国大选中的“特朗普现象”正是这样的标志之一。

与此同时,在欧洲各种名号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在一些国家的政治版图中相继崛起,有些甚至可能赢得上台执政的机会。2016年12月,反移民的右翼民粹主义者、自由党候选人诺贝特·霍弗在奥地利联邦总理的总理选举中最终落败,这使得欧洲暂时避免了一位极右翼总理的出现,但2017年德国和法国大选的最终结果尚不得而知。

首先以法国为例,这是因为,2017年的法国大选可以说是观察欧洲政治走向的风向标。特别是法国的选情还颇有一些悬念。目前大热的法国总统候选人玛丽娜·勒庞是欧洲极右翼民粹主义的典型代表人物,而在法国政坛上,“勒庞”这一姓氏,乃是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的标志。在2015年底法国的地区选举第一轮当中,勒庞领导的“国民阵线”得票最高。因此,对于法国来说,勒庞是一个很可能会颠覆政治格局的人物。如果玛丽娜•勒庞最后胜选上台,那么在欧洲大国中就出现了一位极右翼的民粹主义的总统。这对于欧洲传统的左翼执政的政治格局来说将形成一个巨大冲击。按以往看,国民阵线从未通过第二轮投票而入主爱丽舍宫。但去年11月13日巴黎恐袭发生后,法国人缺乏安全感,对于外来移民、难民和穆斯林群体的反感空前高涨。如果大选期间再发生诸如此类的突发事件,将影响法国选民的投票,因此并不完全排除勒庞有入主爱丽舍宫的可能。但正如菲永在获得总统竞选人提名后所言,“选择左翼阵营是一个错误,选择极右翼阵营是一场灾难。”如果2017年大选中,中右翼的共和党与中左翼的社会党像以前一样联手对抗法国国民阵线,则有可能获得总统大选,从而减少法国民粹主义兴起所引发的不安与挑战。因此,目前可以得出的一个基本判断是近期法国政局不会出现急剧右转的根本性变化。

视线转向英吉利海峡对岸的英国。2016年6月,英国“退欧”公投的结果是退出欧盟。在不久的将来,英国“脱欧”公投后将启动脱欧程序。无论英国最终以何种方式离开欧盟,无疑都是对欧盟和欧洲一体化的打击。毕竟,作为欧盟的第三大经济体、欧盟预算的主要贡献者之一和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英国在欧盟中的地位和影响十分重要。如果没有英国的支持,欧盟的建设与欧洲政治一体化可能将更加任重而道远;但另一方面,英国脱欧也可能有利于今后欧盟机制的改革以及“多速欧洲”的建设。对于其他具有疑欧、反欧情绪和倾向的成员国而言,英国脱欧引发的震荡与不确定性,或许可以成为一种“前车之鉴”,但也不排除它们效仿英国举行脱欧公投的风险会有所增加。

再往欧洲南部看去,2016年12月4日,意大利关于修改宪法的公投以失败告终。由意大利总理马泰奥•伦齐领导的中左翼政府力推的宪法改革,核心诉求是要削弱参议院的权力,降低政策改革的难度。结果,意大利公投失败,伦齐宣布辞职,接下来就要提前举行大选;而具有浓厚民粹主义色彩的五星运动党就有可能在大选中获得利好。在2016年的地方选举中,五星运动党已先后拿下罗马、都灵等大城市,成为意大利的第二大政党。该党主张发动公投,脱离欧元区,但不反对欧盟和欧洲一体化,该党的崛起,实际上符合近年来欧洲民粹主义勃兴的潮流,甚至有可能点燃意大利公投脱欧的导火索。而这一事件一旦发生,也可能像英国脱欧那样会再次改变欧洲未来的政治格局。意大利是欧盟的创始成员国,目前是欧元区的第三大经济体。但民意调查显示,多数意大利国民有着浓厚的欧洲情结,认为意大利发展离不开欧盟。因此,此次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伦齐辞职将在短期内造成政局动荡,尚不至于出现疑欧派“五星运动”乘机上台执政、迫使意大利退出欧元区的结果。

曾几何时,欧洲一体化被视为世界上区域一体化的典范,是当今时代发展的潮流。但近年来,在希腊债务问题和乌克兰危机久拖不决、难民潮冲击欧洲难民政策的背景下,欧洲一些国家中的疑欧、脱欧情绪呈上升态势。从欧洲一体化的历史进程和成就来看,英、法、德三国之间的分工协作必不可少:以欧元区为核心的经济货币一体化基本由“法德轴心”主导,而欧盟的安全与防务政策则几乎总是由“英法联盟”推动,对外干预行动也主要由英法实施。一旦英国退出欧盟,将打破欧盟内部原有的权力平衡。德国与法国被认为是欧洲一体化的发动机,但缺少了英国作为核心成员的支持和推动,欧洲一体化特别是政治一体化就会缺乏推动力与合法性,欧盟要成为一个独立、自主、有意愿而且行动能力全面的全球行为体的雄心壮志就难以实现。由于欧盟自身存在的合法性危机等问题,精英与民众对欧盟的认识更加消极,这在某种程度上暴露了欧洲一体化的精英设计与民族国家的民众需求之间的脱节。因此,欧盟未来的前途和命运堪忧。

有观点认为,欧洲一体化和欧盟正是在克服每次危机和困难后而继续前行的。但在2016年,欧洲接连出现的“黑天鹅”事件所暗示的危机却让人们对欧洲一体化的未来感到信心不足。长期以来被视为“区域一体化榜样”的欧盟,正在丧失吸引力和凝聚力,出现了某种程度的“逆一体化”趋势。在全球金融危机、欧债危机、难民危机等多重打击之下,未来一段时间的欧洲有可能走向动荡、衰退与分裂。

(赵纪周,社科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博士,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www.haiwainet.cn),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王书央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