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政治衰朽”离美国已经不远了

2016-12-23 13:53:19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尽管有法律约束,资本与权力的结合仍然在某种程度上畅通无阻,利益集团政治也越发成为美国无法触动的“利维坦”。

1120159943_14823008565001n.jpg

10月9日,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左)和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参加2016年美国总统候选人第二场电视辩论。(新华社记者 殷博古摄

美国候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无疑是2016这个“黑天鹅”爆发之年最大的“黑天鹅”。在美国大选结束1个多月后,最终票数显示,特朗普大输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286.5万票,却依靠选举人票的优势,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五位普选票数落后却入主白宫的候选人。

这样“少数服从多数”又兼顾“地区公平”的独特民主选举制度,一时间被不少人推崇。虽然曾经饱受争议,但两百多年的运行似乎证明美国民主并非虚伪。而特朗普的竞选资金和媒体支持度在今年大部分时间内都大幅落后于希拉里,民意却又在选举当日成功逆转,似乎更成为“平民”正义的有力佐证。

不过,选举民主并非民主的全部,民主也并不仅仅存在于四年一次的总统选举或者中期选举投票的那一刻。“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和社会监督应当贯穿在社会运行生活的全过程。美国政治学家萨缪尔·亨廷顿曾经提出著名的“政治衰朽”论断。他用此形容部分第三世界国家在国家治理和现代化进程中所出现的重大政治问题。然而,多年之后,其弟子弗朗西斯·福山却用此来评论美国这个所谓的民主典范国家,多少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福山曾以“历史的终结”观点名扬世界,但当他检视美国民主所面临的问题时也毫不留情。他对美国政治衰朽的批评,一方面是在基本面上对融合了有效国家、法治与民主问责制的自由民主制度模式及其治国能力表示认可,另一方面是对其尚存的制度缺陷及可能的问题提出担忧。他认为,美国某些政府部门出现了显著的功能失调,出现了官僚机构本身的自我膨胀与异化;其次是美国盛行的利益集团政治和“再世袭化”(repatrimonialized);最后,美国政治已经沦为否决者统治(vetocracy),而这已严重损害美国政治的效能。

福山的观察不可谓不敏锐。尽管有法律约束,资本与权力的结合仍然在某种程度上畅通无阻,利益集团政治也越发成为美国无法触动的“利维坦”。无论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都是权力与资本的宠儿,所谓的民粹主义也暂时幻化为政治人物手中的玩偶。“草根革命”看起来无限风光,不过却在一张张选票中最终成就了另一批已经遗忘了8年的熟面孔。

对于大部分普通人来说,美国政治衰朽离他们过于遥远,庞大的院外集团、合法的政治献金、低效的官僚机构,更多的只是冰冷文字的呈现,哈德逊河畔自由民主的灯塔和创业创富的财富自由梦想,仍然具有超乎想象的吸引力。

然而,即使对政治反感或者冷漠,每一个人却都会不自觉地卷入其中。而政治衰朽会扩散到一切社会生活中去。这确实更令人担心。华尔街丑闻、宗教界丑闻,原本高大上的威严和庄重逐一沦陷,变得不齿和不堪。政治人物互相起底私生活更让人感到真正的公共生活渐行渐远,道德、伦理和秩序在这一刻成为肮脏和下流的代名词。很多人会说,美国是个法律国家,于是诉诸法律成了坚守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但又有多少人能够付得起高昂的律师费,去打一个看起来很难坚持走到终点的官司?或者耗费全部精力,寻求私力救济去追寻一个代价昂贵的真相与正义?

这个问题或许没有答案。美国向政治衰朽靠拢却是真实的。任性的资本追逐权力,只能让贫富差距越拉越大,财富流向巨富阶层的脚步一刻也没有中止。

“让美国再度强大”,特朗普的口号激动人心。这一切的基础是需要有一个健康的政治肌体。不过给这位70岁的老人留下的时间只有八年,甚至只有四年。

(高望,海外网专栏作者)

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www.haiwainet.cn),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李鹏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