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走过"滑铁卢"的女政治家们能在2017翻身吗?

2017-03-08 11:13:50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当今世界开放与封闭之间的分歧,远比左右之争更加明显。这是全球政治家都要面临的新课题,无论男女。

125102926_21n.jpg

饱受难民潮困扰的德国女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图源:新华网)

【海客说】

3月8日是国际劳动妇女节,全称"联合国妇女权益和国际和平日",在中国常被称谓"三八妇女节"。这个节日自1909年至21世纪已走过了百余年历程,是在每年为庆祝妇女在经济、政治和社会等领域做出的重要贡献和取得的巨大成就而设立的节日。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女性政治家走向世界政治的前台,顶起了“半边天”,确实令人眼前一亮。值此重要节日,海外网(m.haiwainet.cn)请来了国际关系学院储殷副教授,与我们一起畅谈世界女领导人那些事儿。

------------------------------------------------

2016年可以说是女政治家们的“滑铁卢”。阿根廷女总统克里斯蒂娜黯然下课,巴西“女游击队员”罗塞夫被国会弹劾,“嫁给”韩国的女人朴槿惠遭遇闺蜜门风雨飘摇,“德国妈妈”默克尔被汹涌难民潮冲得焦头烂额,承载着美国第一任女总统梦的希拉里也被特朗普奇迹般逆袭……看起来,随着世界动荡加剧以及政治正确的褪色,女性政治家们正在进入一个“寒冬”时代。

然而,如果仔细细审视这几位女政治家,我们会发现,她们的性别特质虽然在其成功过程中起到过重要作用,但并不是其失败的理由。罗塞夫的失败是因为左翼政府积弊太深又甩锅无情,终至众叛亲离、墙倒众人推;希拉里的失败是因为大众对现状普遍不满,而自身又过度老练不接地气;朴槿惠的失败不是因为她是女人,而是因为她的腐败。而实际上,许多女性政治人物正在取得成功,比如碾压了石原慎太郎家族出任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比如把法国政坛搅和得“鸡飞狗跳”的“咆哮姐”勒庞姑娘,比如在英国议会里把反对党怼得眼泪汪汪的“豹纹”梅姨。尤为值得指出的是,虽然希拉里大妈输给了特朗普大叔,但是这一次选举,却捧红了米歇尔和伊万卡,也许未来她们中还真能出现一位美国女总统。

所以,尽管在2016许多女政治家们遭遇了重大挫折,但女政治家的失败并不是女性的失败。尽管政治丛林里仍然存在着某些男权的色彩,但女性真正被排除在政治之外的原因已经不复存在了。曾经在历史上造成男女不平等的教育的排斥、资源的匮乏与暴力上的弱势,已经为文明的进步所消除,性别与能力的联系已经被打破,性别与权力的关系自然也会重组。随着现代工业文明将女性从前近代社会家庭的隶属地位中解放出来,政治意识觉醒的女性正开始日益活跃于政治舞台之上。尤其是在冷战结束至今,女性政治家的崛起已经成为了一个令人不再惊诧的常识。然而令人多少有些遗憾的是,尽管大多数女政治家都会利用女性更加亲和、善良、真诚的特点,提升自己的政治价值,但在实际的政治实践当中,却没有让人类的政治改变多少。在很多时候,女性并没有给政治注入清流,而只是成了尔虞我诈的政治的一部分。女性的母性天性改变不了政治的权力逻辑,政治斗争的残酷倒常常成功地将女人变成无情老辣的 “铁娘子”。

坦率而言,许多时候政治对于女性的确有些残酷,因为权斗所要求的不择手段、冷酷无情,往往与传统上人们对女性“相夫教子”的人设明显矛盾,女强人通常很难成全世人眼中女人完美的生活。德国总理默克尔曾离过婚;遭弹劾黯然下台的巴西罗塞夫曾两度婚姻失败;日本前防卫相、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自称日本的“圣女贞德”,公众面前一直独身;早年父母双亡,如今因亲信干政孤守青瓦台等候司法裁决的韩国总统朴槿惠终生未嫁,而希拉里的家庭生活甚至被大众视为一场肮脏的政治交易。但公允来说,妻离子散的男政治人物其实也不在少数,只是女政治家的生活往往更容易引起人们的关注而已。更何况,政治虽然让人着迷,但爱情却并不一定会因此牺牲。许多女政治家在获得权力的同时也拥有着令人羡慕的家庭,比如撒切尔夫人的丈夫丹尼斯·撒切尔爵士出身英国贵族,就对撒切尔夫人的崛起助力颇多,而泰国前总理英拉丈夫阿努索·安莫查也是政商精英,曾为正大公司高管以及他信家族电信公司的董事。

对于女性政治家而言,2016的真正意义,是拉开了一个无性别的政治年代。如果说,女权运动的兴起曾让女性政治人物获得某种政治正确的红利,那么时至今日,女性政治家身上的女权运动标签正在褪色。与传统社会男权至上,政治让女人走开不同,女性政治家在2016年的坎坷并不意味着女性正在重新被男权从权力的游戏中驱逐,而是意味着相比于“性别”,人们更加考虑立场、政策和现实。希拉里曾希望美国能更加“进步”,让她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统,不过这一“亮点”并不能遮盖“邮件门”的阴影,也未能助她最后入主白宫。“他”还是“她”不再重要,“他”和“她”的政策更加重要,大众正变得越来越功利,越来越实际。政治家正在被视为一般性的政治人物,她们既不因女性而被视为弱者,也不会因为母性而占到便宜。女政治家也必须呼应这种时代的变化,以自己的能力而非处于少数的性别来赢得公众的认同。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领导着法国国民阵线的勒庞,要是放在过去,谁能想到一个近乎于种族主义的极右翼政党,会由一个女人领导呢?

所以,让我们且慢为女性政治家在2016的失败而郁闷,这无关性别而只是政治。既然只是政治,就总有否极泰来、山不转水转的一天。要想在2017年里翻盘,女政治家们就要多在政治上下功夫,少在女性上做文章。借用《经济学人》杂志的观点:当今世界开放与封闭之间的分歧,远比左右之争更加明显。这是全球政治家都要面临的新课题,无论男女。

(储殷,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www.haiwainet.cn),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qrcode_for_gh_171d8cb8e220_258.jpg

责编:栾雨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