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要成TPP新"群主"? 这事儿要重新"划重点"!

2017-03-14 16:07:11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也许暂时性而言,是否加入TPP,实际影响的差别并不大。但是TPP框架却给了我们更多的思考,让我们看到更多来自未来的危机。

对于中国参加参与TPP相关会议毋需过度解读.jpg

TPP(来源:第一黄金网)

【海客说】

近日,有不少媒体报道称中国将参加在智利举行的TPP成员国会议,并将其作为中国将加入TPP的一个信号。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3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应太平洋联盟轮值主席国智利邀请,中国政府拉美事务特别代表殷恒民大使将率团出席于3月14日至15日在智利举行的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高级别对话会。但华春莹强调此会并非部分媒体所说的TPP会议。

针对最近网上广为流传的“美国从TPP‘退群’”,中国要成为‘新群主’”的说法,以及大家关心的相关问题,海外网(m.haiwainet.cn)约请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首席经济学家万喆为我们进行解读和分析。

---------------------------------

关于中国要代替美国加入TPP成为“新群主”的消息甚嚣尘上,让人咂舌。有人欢喜有人忧。不过,首先要搞清楚的是两点:第一点,中国现在并没有说要加入TPP,尤其没有宣告是“代替”美国进入TPP去做“老大”了;第二点,中国过去也从来没有说不会加入TPP,尤其没有宣告美国在TPP就和咱们无法两立。在此基础上,才能说事。

为什么说中国并没有宣称要加入TPP呢?

绝大多数关于中国要加入TPP变成新领袖的推断是基于外交部之前的发言,说中国会去智利参加“TPP成员国会议”。但值得注意的是,正如华春莹所澄清的,这并不是一次专题“TPP成员国会议”,而是太平洋联盟与亚太国家关于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高级别会议。会议讨论内容包括但不仅限于TPP,还将有RECP、亚太自贸区等多项议题。

为什么说中国从没有宣称不加入TPP呢?

TPP是在APEC 框架下的多边自由贸易协定,被称为一份“活的协定”(living agreement),原则上,只要APEC成员愿意遵守TPP协定的相关规定,都可以加入TPP。中国作为APEC重要成员国,一直秉承开放的态度,也致力于拓展区域一体化,希望给太平洋区域贸易带来活力,因此,中国对TPP从来就没有展现出“排斥”或者“敌对”的态度。

为什么大家印象中都觉得TPP是个和中国“有梁子”的协定呢?

这种印象并不完全错误。

要知道,TPP号称是带动亚太经济一体化的,但是,中国作为亚太地区的主要国家和巨大经济体,却没有被邀请加入TPP。目前,全球正在进行的关于全球经贸规则制定的谈判主要有三个,即服务贸易协定(TISA)谈判、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谈判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TTIP)谈判。它们的主导者均为美国,借此,美国制定了一系列新的国际贸易与投资规则,以确保其在国际经贸规则中的主导地位。此外,对美国而言,亚太地区的重要性不仅表现在该地区快速增长的经济发展态势,更表现为该地区在全球重要的战略地位。

在全球战略上,美国急需一个由其主导的区域合作机制以维护其在亚太地区的经济和政治利益,APEC一度是美国实施亚太战略的首选对象。在APEC进程停滞后,TPP成为美国试图主导制定新一轮贸易游戏规则的平台。美国欲以TPP为平台,重拾其对亚太地区政治经济的主导权。美国有能力、也有意愿主导一个这样的区域合作机制以维护其在亚太地区的利益,并且其以图中,制衡中国发展的目的也十分明显。而现有的TPP 国家,已经形成了对中国的“包围圈”。

面对“包围”,中国为什么不就积极争取“加入”TPP呢?

TPP被称为“21 世纪的协议”,也就是说,它具有相当的超前性。其内容涵盖面非常广,并且标准和门槛非常高。其中,监管一致性、国有企业、供应链竞争力等新议题对许多新兴市场国家而言,具有极大挑战。协议不仅涉及传统国际贸易领域市场准入的相关问题,还将当前国际贸易与经济一体化中出现的阻碍贸易自由化、违背非歧视原则的国内管制问题纳入了TPP谈判范围。

如果中国加入TPP,原来的出口政策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失去效用。由于TPP 要求成员国之间原则上取消所有贸易商品的关税和农产品出口补贴,中国的出口退税政策、农产品出口补贴政策将无法延续,中国也无法继续通过出口政策来引导和影响国内的经济增长。至于其它在劳工、知识产权、国企等上面的要求,中国目前达到仍然有相当难度。

不仅如此,TPP协议中的ISDS机制非常明确,当投资方与东道国之间发生贸易争端时,提出诉讼和仲裁的权利不再归主权国家,而是由跨国投资公司和某些类似“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的“国际”机构裁定。当然,能够有权威、人才等设立这种“机构”的又会是谁呢?

因此,中国究竟应不应该加入TPP,一旦TPP协定形成,中国应该采取什么对策,一直是中国不断探讨的话题。

美国退出TPP,中国的压力变小了吗?

美国特朗普政府宣布要“退出”TPP,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其中许多条款的高门槛可能会对美国国内中下层蓝领的工作机会和生活福利造成削减;另一方面,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仍然会试图寻找和谈判新的、对自己最有利的协定。即使目前看上去美国放弃了TPP,但其在贸易协定以及在全球和亚太地位上的战略不容小视。

尤其是,TPP能够成为全球焦点,与美国的参与及主导不无关系。TPP的前身TPSEPA(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本是小范围的自由贸易协定,美国加入后短短数年间,TPP成员国就增至12个,覆盖约8亿人口,经济总量约占全球经济总量的40%,成为世界最大的自由贸易区,并且有继续扩大的态势。

不仅如此,美国的影响力是推进TPP谈判的强动力。TPP国家地域跨越度大,经济差别大,谈判相当困难。美国同意加拿大、墨西哥两国加入谈判,条件是对以前谈判成果不能提出异议。日本国内一直认为对其相关产业特别是农业不利,但仍坚持加入,主要为强化与美国的同盟关系。这无不凸显了美国的控制力。

因此,对中国而言,“代替”美国成为TPP“老大”是否符合中国国家现阶段发展状况,是否符合中国当前经济利益,都仍然值得探讨。而无论美国和TPP关系如何,中国的外界压力甚至威胁却一点也不会小。

也许暂时性而言,是否加入TPP,实际影响的差别并不大。但是TPP框架却给了我们更多的思考,让我们看到更多来自未来的危机。无论TPP能否在当前取得成功,全球贸易的走向已经明确,而中国的差距还很明显。中国该如何提高自身产业的技术水平和综合竞争实力,提高制度的运作效率,改善市场环境,才是重点;无论美国能否进一步主导TPP,泛太平洋地区的关系中,中国都无法置身事外。中国如何在不断发展的区域经济中占据主动地位,才是重点。

(万喆,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www.haiwainet.cn),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栾雨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