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促成了特朗普“大反转”?

2017-04-14 16:06:42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特朗普明显转向更为传统的外交政策,正值他的政府发生内斗、他的首席战略顾问班农等人影响力下降之际。

特朗普

美国总统特朗普(图源:新华社/法新 )

4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见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并接受了《华尔街日报》采访,就北约、美国与俄罗斯关系、人民币汇率、美联储主席耶伦去留等问题发表看法。与竞选总统期间的看法相比,特朗普在这几个问题上态度出现“反转”。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成昊在接受海外网(m.haiwainet.cn)采访时指出,实际上,每一任总统上任之初都会经历“波折”的阶段,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只是特朗普的这个“落差”更大一些。特朗普在上任之初受其竞选团队的影响较大,之后随着各部门官员的任免以及新班子的不断调整,政策上有所变动也在情理之中。此外,特朗普在参加多场国际外交活动、会见多国元首后发现,很多事情跟自己之前想象的是不一样的,对很多国际事务的认知不断被“刷新”。当然,最重要的是,特朗普的几个“大反转”与国际形势的风云变化息息相关。

有美媒将特朗普“不会把中国认定为汇率操纵国”称为“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最剧烈的反转之一”,认为他违背了他在竞选期间许下的最大经济承诺之一。孙成昊认为,特朗普放弃了之前团队的经济学家提供的过时了的观点,显示中美关系正恢复理性。这与中美元首会晤所取得的成果也是不无联系的,特朗普不仅与中国主席习近平建立了良好的个人关系,更是加深了对中国的认知。不可否认的是,美国对于朝鲜半岛问题的“焦虑”也是推动特朗普此次“反转”的重要原因。

特朗普进行了哪些“大反转”?

北约“不过时”。特朗普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举行联合记者会时说,他与斯托尔滕贝格就北约如何在全球反恐行动中发挥更大作用进行了“富有成果的讨论”。北约在他的敦促下已更多地参与到反恐中来,因此他不再认为北约已经“过时”。就在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多次抨击北约“已经过时”,并敦促北约盟国承担更多防务开支。斯派塞说,特朗普之所以改变看法,是因为北约盟国在承担更多防务开支方面取得进步。

美俄关系陷低谷。特朗普在当天的记者会上承认目前美俄关系不和,“可能正处在历史最低谷”。他说,如果美俄关系能改善,将是一件好事,但不确定是否会实现。就在同一天,正在莫斯科访问的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先后同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和普京举行会谈。蒂勒森在会谈结束后表示,当前美俄关系和互信处于低位,双方应该采取措施阻止双边关系恶化、恢复互信。为此,双方决定建立工作组,解决近年来双边关系中积累的问题,稳定美俄关系。

中国不是“汇率操纵国”。特朗普12日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中国不是“汇率操纵国”,美国政府不会在即将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他指出,近几个月来中国并未“操纵汇率”。美国财政部2016年10月公布的《国际经济和汇率政策报告》显示,包括中国在内的美国主要贸易伙伴并未操纵货币汇率以获取不公平贸易优势。而在竞选期间,特朗普表示上任后要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不排除耶伦连任。特朗普在《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还表示,他在考虑下一任美联储主席人选时不排除让现任主席珍妮特·耶伦连任。而上任前,特朗普对耶伦多有批评之声,称她为了帮助奥巴马政府而保持低利率水平。特朗普被问到耶伦2018年2月任期结束后会不会是下一任美联储主席的“热门人选”。他回答道,耶伦不是“热门人选”,但自己对她怀有“尊重”,也希望美联储保持低利率水平。

中美关系会再次低开高走?

是什么造成了特朗普政府政策的转向?路透社13日称,上任不到3个月,特朗普突然改变在对俄、对华、北约等一系列外交政策问题上的立场。特朗普明显转向更为传统的外交政策,正值他的政府发生内斗、他的首席战略顾问班农等人影响力下降之际。

《纽约时报》称,特朗普在经济政策上的惊人反转,表明他从华尔街请来的金融幕僚正在脱离白宫民粹主义主导者班农的束缚。特朗普的表态意味着他正走向主流经济政策。在特朗普进行经济政策调整的同时,美国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马瓦尼12日称,特朗普有关大幅减少美国国债的竞选承诺是“夸口”。

“特朗普透漏的信息是世界两大最大经济体关系正在回暖的最新迹象。”英国《卫报》称,美国专家称,特朗普对华态度大回转表明务实主义开始生效。面对难解的朝核问题,特朗普明白,他只能与北京合作,别无其他选择。(整理/栾雨石)

文章综合新华网、环球网报道

责编:栾雨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