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人:吴敦义的国民党“台湾”味会更浓

2017-05-27 11:07:35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吴敦义领导下的国民党,即便不抛弃”中国”二字,却也肯定朝”台湾”国民党的方向移动。

201505221616735_l.jpg

吴敦义当选新任国民党主席

吴敦义首轮过半,当选国民党主席出乎外界意料,吴敦义为何能够在首轮脱颖而出?依靠中南部当选的吴敦义又将面临哪些挑战?中国文化大学中山与中国大陆研究所博士林奕辰为海外网(m.haiwainet.cn)撰文作出解读分析。

--------------------------------------

日前国民党主席选举结果出炉。虽然吴敦义确实是党内实力最大者,当选应无疑问。但吴能够第一轮即获胜,确实跌破台湾诸多选举观察者的眼镜,这一结果也使自2015年起的“换柱”风波终于落幕。

进击的吴敦义

在选举策略上,吴敦义擅长用组织战。其组织绵密主要因为吴历任党政要职,曾担任过前“副总统”、“行政院长”、国民党秘书长、立法委员、高雄市长、南投县长及台北市议员,等于在台湾北、中、南皆有过选举经验,担任国民党秘书长时,更曾主导过全台选举,从而拥有丰富的地方派系人脉。

而这一次党主席选举,吴敦义自2015年已开始布局,但当时因为朱立伦的因素而未参选。2016年党主席补选,其与郝龙斌共同支持黄敏惠参选,但因“换柱”风波导致党内明显存在应还洪秀柱一个公道的氛围,加上推出代理人自然不及本人参选的效力而没有成功。但经过数次操演,也使得吴的操作系统更为成熟,基本为本次三位主要候选人之最。这也使吴与其夫人得以遍访地方桩脚与进行演讲,重要县市之拜访次数远远高于其他候选人,所到场合动员人数更为6位候选人之冠,证明其手边拥有的资源丰沛。(编者注:“桩脚”指选战中在基层为选举人固桩的工作人员。)这一点在本次国民党主席选举偏向传统选举操作手法的背景下,甚为重要。

合纵连横 暗度陈仓

吴的强力动员,自然也使得国民党本土派的“西瓜偎大边”效应得以发酵,让原先有可能对吴产生分票作用的郝龙斌与詹启贤未如预期地发挥影响。

郝龙斌的部分,纵然花莲、苗栗、台南、台东、云林等地同一批桩脚最初或许同时压注吴郝,但最后评估吴的声势较旺,且考虑到第二轮投票有可能导致国民党内部的裂解加大,因而即便在造势场合为郝站台,最终却在投票行为上支持吴。

而对吴第一轮是否胜选最关键的是詹启贤,由于同属国民党本土派,原先评估詹会对吴产生分票作用,但其选前的动向却相当诡谲。詹启贤最后一日的行程包含至中坜自立“国宅”(军眷居多)与孙中山纪念馆献花,深究其意,指向的都是洪的基本盘。而选前造势活动亦以最小化完成,且原先相挺的萧万长四月底后即未现身,其状况非常值得玩味,若对照选前两日连胜文挺吴,亦即连家输诚的动作,詹背后的势力恐已确定和吴完成整合,使詹的得票没有突破。

再就选举结果看,三位陪榜候选人韩国瑜、詹启贤、潘维刚的得票数都低于媒体评估,甚至低于自身联署数之外,更低于合格的联署票数,部分候选人“打假球”嫌疑明显,而就选前选后韩、潘与吴的互动模式看,几可确定所谓的“合纵连横”一直存在,而终究吴在选前已完成大部分的整合。

国民党太想赢

另外吴敦义选前几日的一个选举操作确实发挥效用。吴原本便预料到在第一轮选举中能大幅领先对手,但若选票无法过半进入第二轮选举,则恐对其不利。因而吴在选举过程中提出“若进入第二轮投票即以党内协商方式产生党主席”的呼吁。虽然没有得到其他候选人认同,但明示第二轮投票将导致重大分裂。这一方面是给支持者打下预防针,方便此后二次动员;另一方面也是以退为进,催出拥有最多新进党员数的地方本土派系倾注。

吴敦义之所以能够获得国民党地方派系的青睐,主要是洪秀柱的路线确实影响中南部地方派系所能获得的支持,甚至让中南部党员觉得确实是闷坏了。为了在地方生存,势必得支持更代表本土路线,更有助于2018年地方选举的候选人。这也导致中南部投票率大增,甚至在屏东还出现由议长周典论亲自监军投票情形。而吴也透过“你为党奉献,党给你栽培”的一条鞭式做法,让大桩脚及政治人物心甘情愿与吴的胜选绑在一起。而任何想获得2018年选举提名的地方精英和党代表们,在认识到吴的组织绵密后,也多愿意将赌注押在吴身上,或至少是暗助,以获得党内最有实力的吴支持。

至于本次选举的另一关键,即黄复兴的选票。沈智慧、张显耀、李庆华、罗淑蕾等人的出场,以及吴私下对退役将校的拜会,乃至造势中大打“经国牌”并找来退将加持,加上选前一夜马英九站台相挺,让人嗅出他实际的意向。(从马英九的喊话内容来看,“敦义兄把你最大的力量拿出来为这个党,一起为国民党加油”,明显有别于在郝造势晚会中的发言“无论是谁当选,落选的一定要支持当选的”。)至此,在黄复兴选票部分,洪已完全崩盘,最后呈现跑票比得票多、黄复兴拿不到一半、最有把握的海外党员也仅小胜的情况,当时的“换柱”补偿心态基本已获利了结,这也使得洪在选后也不具备实力者的地位,对于吴接手党务运作已没有太多扰乱的作用。

最后从党内大环境看,则因为党员太想赢民进党,需要能够与绿军决战之人选,因而期待更强而有力的党中央,更能与民进党一较高下的人物。吴的政治资历丰富、选前勤打自己的从政经历,更塑造自己“打绿悍将”、“民进党最怕的人选”之形象,一定程度引起党员的认同,这也是为何吴的得票数较其内部估票更高的主因之一。至于党工部分,吴的丰沛资源或能为目前资金窘迫的国民党注入活水,也使党工愿意期待吴的当选,从而成就吴成为党内新“共主”。

s_3548273.jpg

吴敦义与洪秀柱

“造王者”的威胁

只是吴此次凭借着国民党地方派系,特别是中南部地方派系的当选,自然也存在不少问题。除在党产冻结后,国民党目前再无更多资源可以管控地方派系,过于强大的地方派系必将弱化党中央的权威之外,从路线来看,由于中南部地方派系实际成为紧掐吴敦义咽喉的造王者,因而吴也会顾虑其生存,吴敦义领导下的国民党,即便不抛弃”中国”二字,却也肯定朝“台湾”国民党的方向移动

同时即便洪秀柱本人或不至于背离国民党,但洪的路线却已然成形,并在党内拥有一定支持度,对党具备忠诚度的“柱粉”在选后因失望产生集体崩溃。虽众所周知,国民党确无分裂本钱,使短期来看不至于引起过大的分裂,但这些老党员恐怕会对国民党越来越冷漠,延续国民党“外在团结,内在分裂”的状况。

另外地方派系形象大多不佳,且本身并不真实具备理念,仅是利益共生体而已,甚至在民进党执政时期因利益背叛国民党的派系也所在多有,这都是吴敦义领导下的国民党一个重要的隐患。而紧接着就是2018年县市长选举,由于选举期间各主席候选人提出的竞选支票,有意参加本次选举者也都纷纷表态争取,吴本人也势必回报各地方派系在党主席选举上的支持,如何平衡而不至于造成过多纷扰,恐怕是吴接着要面临的最最头大的问题。

(林奕辰,中国文化大学中山与中国大陆研究所博士,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qrcode_for_gh_171d8cb8e220_258.jpg

责编:李鹏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