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英媒:从德国新词解读德国大选

2017-09-11 09:52:15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在德国,你几乎可以无限地创造新词,通常是把两个已有词汇拼在一起。解读9月24日的德国大选的一种方式,就是看看德国现在的政治词汇。

  在德国,你几乎可以无限地创造新词,通常是把两个已有词汇拼在一起。因此,解读9月24日的德国大选的一种方式,就是看看德国现在的政治词汇,无论是“性别错觉”(Genderwahn)还是“默克尔了”(merkeln)。

  “汽车之邦”(Autoland)。好处是,汽车业是德国的经济发动机。坏处是,汽车游说组织往往也是德国的政治发动机,就像华尔街之于美国、或者伦敦金融城之于英国。德国的“汽车卡特尔”(Autokartell)有自己通往政界的旋转门。最为明显的是,德国汽车工业联合会(German Automobile Industry Association)主席马蒂亚斯·维斯曼(Matthias Wissmann)来自基督教民主联盟(Christian Democratic),曾担任交通部长。德国外长西格马尔·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有时被称为西吉老伯(Siggi Pop))曾是大众汽车(Volkswagen)监事会的政府代表,后来曾在一家为该公司提供咨询的传播公司工作。

  在政府的纵容下,汽车企业任意妄为,在柴油汽车尾气排放问题上欺骗公众多年,直到2015年“排放门”(der Abgasskandal)曝光。汽车游说组织还阻碍了大受吹捧的“德国能源转型”(German Energiewende)——摆脱对化石燃料能源的依赖。德国的减排措施将只在不惹恼汽车制造商、小而强悍的“煤炭游说组织”(Braunkohle-Lobby)、以及坚持要求政府废弃核反应堆的环保“原教旨主义者”(Fundis)的情况下推进。

  “好人”(Gutmensch)。现在这个词基本上是贬义词,用来形容看似单纯、自我仇恨、欢迎穆斯林的德国左翼。“车站鼓掌者”(Bahnhofsklatscher)是2015年9月在火车站鼓掌欢迎抵埠难民的“好人”。“车站鼓掌者”自认为他们在弘扬一种德国人的新“好客文化”(Willkommenskultur)。

  与“好人”对立的一种人是“愤怒公民”(Wutbürger)。德国的“好人”和“愤怒公民”相当于美国的“蓝”营与“红”营,但引发内战的风险没美国那么高。年纪较大的“愤怒公民”有时被称为“仇恨的退休老人”(Hassrentner),尽管“愤怒公民”倾向于自诩为“忧心的公民”(besorgte Bürger)。他们斥责“好人”的“高道德感”(Hypermoral)和“性别错觉”(Genderwahn,对性别问题存在错觉)。

  “说谎的媒体”(Lügenpresse)曾经是纳粹党最喜欢的词汇之一,如今被“愤怒公民”重新启用。另一个词是“种族叛徒”(Volksverr ter),可适用于任何主流政客。极右翼政党德国新选择党(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的领导人弗劳克·彼得里(Frauke Petry)由于试图重新启用“种族的”(v lkisch)一词而陷入困境。这个词在历史上曾用于指代被定义为一个种族的德国人,或者说德国种族(Volk)。

  “妈咪”(Mutti)是现任(以及下一任)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昵称。在默克尔担任总理长达12年后,很多德国人几乎把她视为家庭成员。她的面部抽搐人们能马上看出来。“钻石形手势”(Raute),是她拍照时做的手势。(据英国小报《每日快报》(Daily Express)援引阴谋论者的话表示,这种“秘密手势”暴露了她身为秘密组织“光明会”(Illuminati)成员的身份。)二战后,德国人倾向于选择他们熟悉的、来自基督教民主联盟、并且四平八稳的总理:康拉德·阿登纳(Konrad Adenauer)当了14年总理,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当了16年。

  默克尔甚至有了她自己的动词——“默克尔了”,指不做决定、能拖则拖,正如她在欧债危机期间的总体战略一样。(一般用法:“让他去参加继母的生日,结果他默克尔了。”)

  “默克尔了”不一定是因为懦弱或犹豫不决。相反,默克尔认为,如果你不立即试图解决问题,问题往往会改变或消失。“默克尔了”要求政府不理会往往要求本周内就拿出解决方案的媒体,在考虑问题时预先想到20年后的情况。

  当默克尔做决定时,她通常称之为“别无选择的选择”(alternativlos)。这个词没有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所钟爱的缩写词TINA(There is no alternative,没有别的选择)那么强硬。默克尔说“别无选择的选择”时,更像是冷静地选择了唯一合理的解决方案。

  “普京理解者”(Putinversteher),指那些理解普京的人。这个词用来讽刺某些德国建制派人物,他们四处解释德国对这位俄罗斯总统存在误解、普京是必不可少的伙伴等等。德国的资深“普京理解者”是前总理格哈德·施罗德(Gerhard Schr der),如今他准备进入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的董事会。

  “黑零”(Schwarze Null)指德国政府以保持预算平衡(零)或盈余(黑字)为目标的政策。在44年的预算赤字后,德国自2014年起已经实现了连续三年的“黑零”。这令德国自豪,也令欧洲其他国家苦恼——欧洲其他国家希望德国成为它们的经济火车头。德国对外国债务人的鄙视,可以从小报常用的“破产的希腊人”(Pleite-Griechen)一词中窥见一二。别忘了,德语词汇“Schuld”既表示债务,也表示罪行。

  “非种族化”(Umvolkung,意思大致是,强制改变人口的种族构成)。这个词体现了“愤怒公民”的如下恐惧,即担心默克尔正在用穆斯林和其他“护照德国人”(Passdeutsche)取代他们的种族。与之相关的一个词是“种族灭亡”(Volkstod)。译者/马柯斯 

    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责编: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