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中东这两股力量要和解?影响深远

2017-09-27 14:30:07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随着地区局势变化,哈马斯的“靠山”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变故。

1506494221701057.jpg

当地时间2017年9月25日,巴勒斯坦拉姆安拉,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在巴勒斯坦领导会议上发言。  (图源:视觉中国)

自2007年以来,巴勒斯坦两大主流派别——哈马斯与法塔赫一直处于分裂状态。近期,两派出现和解趋向。9月17日,哈马斯同意解散“行政委员会”,将加沙管理权交给巴和解政府。25日,法塔赫政府发言人称,将于10月初“接管”加沙。哈马斯首次主动与法塔赫和解,与整个中东局势的发展变化不无关系。

当前,中东老热点高烧不退,新问题不断产生。新老问题相互交织,对巴局势产生直接或间接影响。

首先,美国新总统特朗普上台后,便着手推动重启久陷僵局的巴以和平进程。他明确反对巴方将巴勒斯坦问题“国际化”的做法,力主由巴以双方谈判解决。巴方通过联合国单方面建国的努力受阻。然而,因巴内部仍处于分裂状态,以色列一再质疑巴总统阿巴斯制定统一对外政策及执行能力,坚称巴方没有“和谈伙伴”。因此,对法塔赫而言,结束分裂、“接管”加沙便成为当务之急。近期,法塔赫通过拒绝向以方支付电费、导致加沙“断电”等方式,加大对哈马斯施压。

哈马斯被以色列和美西方定性为“恐怖组织”,在2006年通过议会选举跻身政坛后,仍未获承认,长期被排除在巴以和平进程之外。2007年哈马斯独自掌控加沙后,一直遭受以色列的经济封锁和军事打压,处境艰难。特朗普上台后,对哈马斯念起“紧箍咒”,在美国的恐怖分子名单上增加该组织领导人的名额。因此,哈马斯亟需通过与法塔赫实现和解,谋求自身的合法性,扩大生存空间。

其次,哈马斯之所以敢于立足加沙“弹丸飞地”,与强大的以色列相抗衡,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背后有数座“靠山”。如今,随着地区局势变化,这些“靠山”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变故。

其一,卡塔尔外交危机之变故。长期以来,卡塔尔一直力挺哈马斯,是其幕后最大“金主”。2011年叙利亚局势动荡后,哈马斯与叙政府离心离德,其驻叙总部遭驱逐。卡塔尔雪中送炭,毫不犹豫地为原驻大马士革的哈马斯高官提供新的栖息地。2012年,在哈马斯与以色列发生军事冲突、导致加沙基础设施遭到严重破坏后,卡塔尔决定斥资逾2亿美元用于加沙重建。天有不测风云,今年6月初,沙特等阿拉伯国家与卡塔尔反目成仇,酿成严重外交危机。卡塔尔遭受经济制裁,成了“泥菩萨过河”,对哈马斯的支持难免要大打折扣。

其二,土以改善关系之变故。土耳其是哈马斯另一个坚定支持者,2010年曾为打破以色列对加沙的封锁,支持土民间组织的救援船前往加沙,甚至不惜与以方“撕破脸”,使两国关系一度陷入低谷。土政府还力求插手加沙重建,为哈马斯提供援助。但近年来,土受叙利亚内乱外溢效应冲击,“伊斯兰国”威胁以及库尔德问题困扰,自顾不暇,加上能源多元化需求等经济利益驱使,不得不与以色列重修旧好。去年6月,土以达成和解协议,主要内容包括:以方仅允许土方通过以港口向加沙运送人道主义物资,并在以方监控下有限参与加沙的基础设施建设;土方则承诺不允许哈马斯通过土对以发动袭击。在卡塔尔的影响力下降后,土耳其即使有心继续支持哈马斯,恐怕也是孤掌难鸣。

其三,伊朗核问题再起波折之变故。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出于对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的仇恨,伊朗一直是哈马斯的幕后支持者。伊每年向哈马斯提供上千万美元的资金援助,并为其培训军事人员。特朗普上台后,有意重拾对伊制裁政策。伊朗面临的外部压力明显增大,对哈马斯支持力度受限。

此外,作为最早与以色列媾和的阿拉伯国家和穆斯林兄弟会的“大本营”,埃及虽敌视哈马斯,但也对阿巴斯领导的法塔赫不满。埃一方面担心过度施压会导致哈马斯进一步倒向伊朗;另一方面,也想利用两派和解之机,扶持流亡海外、与哈马斯素有渊源的原法塔赫高官达赫兰管理加沙,最终取代阿巴斯。于是,埃频频出面主持哈马斯与法塔赫代表的会晤,并在加沙遭受以方“断电”之际,及时伸出援手,为加沙提供燃料,拉拢哈马斯,以期实现掌控巴局势走向的意图。

可见,巴内部和解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深刻的地区形势发展变化的背景。但从历史上看,哈马斯与法塔赫和解不会一帆风顺,特别是哈马斯难以彻底改变反以政策,也不会轻易放弃军事力量。和解之路究竟能走多远,是否会对地区局势、特别是巴以和平进程产生影响,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陈双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刘思悦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