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政治右倾化明显 社会撕裂加剧

2017-09-28 07:12:04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随着德国政治光谱明显向右推移,一个前所未有的局面给德国乃至整个欧洲带来不可轻视的警示。

360桌面截图20170928071548.jpg

日前,德国联邦议院选举结果出炉,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获得最多选票。如果组阁顺利,已担任总理12年的默克尔将迎来她的“第四任期”。然而,不少外媒纷纷认为,默克尔的这份胜利有些“苦涩”,因为她同时还要接受的结果包括:联盟党得票率大幅下降;右翼政党选择党跃升为第三大党。

随着德国政治光谱明显向右推移,一个前所未有的局面给德国乃至整个欧洲带来不可轻视的警示。

惨淡的胜利

对于近年来频现“黑天鹅”的国际政坛而言,刚刚出炉的2017年德国大选结果可谓一剂定心丸。

根据9月25日凌晨出炉的初步计票结果,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由基民盟和基社盟共同组成)获得33.0%的选票,保持联邦议院第一大党地位。在连任12年总理之后,默克尔锁定她的第4个任期几成定局。这在人们的预期之内。

不过,胜利并未迎来尽情的庆祝。毕竟,看似没有悬念的结果却仍有不少意料之外的枝节。如俄罗斯《消息报》所说,很少有人怀疑默克尔将继续担任总理职务,但这不代表本次选举缺乏复杂情节和变革。

德新社报道称,初步统计结果显示,联盟党本次得票率比上次大选减少8.5个百分点,仅算“惨胜”。此外,议会另一大党社会民主党支持率也下滑到20%左右,创造了该党在联邦德国历史上的最低纪录。

与之相应的是,以反欧盟、反难民等为口号的右翼政党选择党异军突起,以13%的得票率一跃成为议会第三大党。在此之前,德国国内舆论曾普遍认为,这个成立仅4年的政党只可能获得5%左右的选票,勉强“挤进”议会的门槛。

面对大选结果,英国《每日邮报》引述欧洲历史学者的话称,这是自二战以来,右翼民族主义政党首次在德国议会中赢得大量议席。该报直言,对于默克尔来说,这场选举实际是一场政治地震。

法国《费加罗报》25日也引述法国政府发言人克里斯托夫·卡斯塔内的话称,这次大选对于默克尔而言是一次痛苦的胜利,因为极右翼通过选举不仅在德国,也在其他地方“崛起了”,这一点引人注目。

担忧,而非喜悦,似乎成为此次德国大选之后弥漫的主基调。

暴露的问题

作为德国政坛名副其实的“常青树”,默克尔领导联盟党赢得这次大选,与其在此前三届总理任期内取得的可观成绩密不可分。有分析认为,德国经济正处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好时期,创下历史新低的失业率更为默克尔加分不少。

“当前,欧洲整体形势让人缺乏安全感,默克尔作为一种稳定的象征,可以满足人们的心理需求。此外,几大主流政党在此次大选中合作默契,在把控舆论、把握议题等方面更有经验。”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这些因素都增加了默克尔的胜算。

德国《图片报》日前也评论称,默克尔具有让对手难以诟病的向心力,使得“两大党派之间的分歧逐渐消除”。

不过,对于默克尔来说,这次大选结果相比预期还是有些惨淡,暴露的问题远比取得的胜利更值得关注。

选举之前,英国《金融时报》就称,作为欧洲难民潮以来德国的首个全国性选举,此次大选结果也被解读为选民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信任投票。而在英国广播公司看来,此次大选成为基民盟在默克尔领导下12年来成绩最差的一次,很可能正是她决定向上百万难民敞开国门的结果。

据悉,民调显示,在这次大选中,有超过100万支持联盟党的选民“倒戈”支持选择党。一些分析认为,反难民的政治主张正是“年轻的”选择党强势进入德国议会的重要原因。

“难民危机等政治问题的确给默克尔带来一定的反对者。同时,还有一些声音认为,默克尔的任期太长,不符合所谓的民主体制。目前,德国社会出现一种讨论,认为默克尔之所以会在政治上出现一些问题,连续两届的‘大联合政府’模式可能是一个原因,两个大党合在一起,屏蔽了一些反对声音,影响了决策的合理性。”崔洪建指出,右翼政党选择党的迅速崛起和主流大党的人气下降是互为因果的,“选择党最大的支持者来源是那些曾被主流政党所遗忘的、对政治感到厌倦的选民,而他们被重新点燃的参与政治的热情,正是建立在对政府的批评和反对之上”。

响亮的警钟

艰难的4年,对于默克尔即将开始的下一个任期,舆论更多持谨慎甚至悲观的论调。如一些外媒所言,复杂的选后政治格局将对默克尔的领导力构成严峻考验。如何组阁,如何平衡党派之间的利益分配,如何磨合不同党派的政策分歧,都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崔洪建认为,在新的格局下,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或许很难指望德国腾出太多精力处理对外事务。

然而,对于这个欧盟最强大的经济体,世界尤其是欧洲依然十分关注德国在大选之后可能的方向。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25日表示,鉴于全球面临的重要挑战,德国应尽快组建一个强大的联合政府,帮助塑造欧盟的未来。

对此,西班牙《国家报》认为,无论德国是否继续沿用“大联合政府”模式,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新议会将发出更多反对欧洲计划的声音。因为一个不可忽视的既定事实是,以不宽容、排外主义和反欧洲作为自己身份标签的选择党,得到了战后德国任何右翼政党都未曾得到的民意支持。

路透社也认为,未来4年,默克尔将不得不应对选择党所代表的一股更具对抗性的反对势力。对于新联合政府来说,更加深度融合的欧洲一体化进程将更有挑战性。

阻力的背后是欧洲右翼力量快速兴起的现实。“这次大选结果表明,目前民粹主义抬头带动欧洲政治整体的右倾和保守化已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虽然这次主流政党依然掌权,默克尔也能继续连任,但是德国社会的分裂和碎片化已经非常明显。大党往下掉,小党往上走,这本身就表明这种动向。”崔洪建说。

如西班牙《国家报》所言,尽管在席卷欧盟的持续危机中,持欧洲怀疑论或反欧党派遍地开花并不新鲜,但这些党派能在德国找到生长的沃土仍旧令人惊讶。“因为德国的文化特性,它的社会表面看似平静,实际可能已经蕴藏着分歧和矛盾,这是值得警惕的。未来一段时间,如果欧洲国家不能很好地解决目前面临的问题,那么民粹化和保守化的趋势还会继续,并将在各个国家以不同的形式呈现出来。”崔洪建指出,对于德国乃至整个欧洲而言,这次大选无疑是一记响亮的警钟。(人民日报海外版 严瑜)

责编: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