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大选改变内政格局 中德关系会变吗

2017-09-28 09:31:52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无论哪个党成员出任外交部长,基于中德之间共同的经济、政治和全球战略利益,默克尔在德国对外华政策会充当稳定锚的作用,会坚持“一个中国”,维护中德战略伙伴关系。

 1506562419821764.png

9月24日,在德国柏林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总部,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初步出口民调显示领先后接受祝贺。(图源:新华社)

2017年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尘埃落定,没有悬念的德国大选,结果稍有些出其不意。有三点值得关注:第一,虽然默克尔政党支持率未达预期且大幅下滑,依然作为议会第一大党拥有组阁权,于是默克尔连任德国总理,继续她的政治生涯;第二,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强势崛起,以12.6%的支持率一跃成为议会第三大党,即使只是反对党,也足够左右德国政治议程;第三,与基民盟同样支持率下滑的社民党,不愿再唯基民盟马首是瞻,决意成为最大反对党,剩下的唯一可能是“牙买加联盟”,而可预见的将是艰难的组阁谈判。大选对德国社会和欧洲将产生怎样的影响?对中德关系可能带来什么变化呢?

大选背后暗藏德国社会分化

综合看大选结果,多数德国人期待稳中求变。面对多重内忧外患的局面,德国民众的参政热情普遍高涨,2017年大选的投票率为76.2%,高于2013年联邦议会选举的71.5%。六个党团同时进入联邦议会创造了联邦德国的历史,也意味着德国政党格局发生重大变化。选民支持率从传统大党流向小党,利益群体重新分化组合,社会阶层分化演变为政治分化,连带各种极端化社会思潮的出现,给社会带来不稳定。这种分化首先反映在组建“牙买加联盟”的难度上:环境议题上,自民党认为绿党要求2030年禁售传统内燃机汽车的愿望太不现实,基社盟对此也持怀疑反对态度;在社会事务方面,基民盟和自民党反对绿党取消私人健康保险的政见;在是否给接纳难民设置上限上,争议首先存在于基民盟和它的姐妹党基社盟之间,即便默克尔同意设置上限,绿党也不会同意,而且明确反对默克尔政府暂停难民家庭来德团聚申请批准的举措,认为这不利于难民融入德国社会。由分歧可见,“牙买加联盟”实际上是四个党派在协调谈判,即使组建成功,日后政策整合难度会相当大,面对议会第二大党社民党作为反对党,政策实施阻力会更大。

鉴于自民党与绿党选举方案大相径庭,社民党主席舒尔茨虽不看好“牙买加联盟”,却认为默克尔将会做出“每一个让步”,来促成这三党联合政府,从而维持其总理的位置。经过四年的联合执政,基民盟支持率比2013年大选相比下降了8.6%,而社民盟的支持率下降了5.2%,这也源于支持基民盟的固定选民基数大。从个人层面来看,默克尔在难民政策上饱受争议下,还有那么多民意支持,归功于她在任的12年,德国持续稳定的经济增长和较低的失业率,社民党的功劳都被默克尔不动声色地抢去,谁会在意默克尔第三内阁中经济部长和劳工部长都是来自社民党的骨干。德国两大政党的决裂,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异军突起,首次进入联邦议会的选择党,会促使政府政策过多关注难民问题,而忽视其它重要议题:养老金、社会公正、教育、国内安全以及工作岗位。政策向右偏移,不利于整个社会的协调发展。

影响欧洲政策连续性

德国大选结果除了改变内政格局,还牵动着欧洲未来的政策走向。默克尔可以连任,给欧洲一体化的支持者们一粒定心丸。在野的选择党一定会充分利用议会的席位,努力左右默克尔下一任期的难民政策、欧盟改革以及欧元区的政策。德法作为欧洲一体化的发动机,在难民政策上和反恐问题上存有共识,两国都对英国退欧持强硬态度。对于欧盟改革,尽管两国在欧元区改革和预算问题上存在明显分歧,基民盟希望加强与法国合作来稳定欧元,如果社民党与基民盟能够再次组成大联盟联合执政,那么与同样属于社民党的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协调合作会相对容易一些。但“牙买加联盟”的组建障碍也体现在欧盟层面,一边是面对法国整体公共债务处于高位,主张深化欧元区整合的法国盟友马克龙;另一边是明确反对在欧元区内部建立财政平衡机制的自民党。在野很久的自民党,一定想在新一届政府中占有一席之位,可是回想到,自民党在与基民盟联合执政四年后,在2013年联邦议会选举因只有4.8%的选票而无法进入联邦议会这一惨痛教训后,再次进入联邦议院与基民盟联合执政一定会格外小心,一定会在组阁谈判中坚持自民党的政策主张。为了顺利组建联盟,默克尔务必会加强国内层面和欧洲层面的沟通协商,权宜之计是放缓改革欧元区的计划,则无法保证德国欧洲政策的连贯性。

总的来说,默克尔连任对欧洲的影响利大于弊,一定程度上维护了德国欧洲政策的稳定性。同时,由于执政伙伴的变化,欧洲政策可能会被作为默克尔组建联合政府的交换筹码,此外,反欧洲一体化、反欧元的选择党在联邦议会一定会迫使默克尔调整当前的欧洲政策,使得默克尔应对欧洲多重危机更加束手束脚,从而放缓欧洲一体化进程。

对中德关系影响

铁打的总理,流水的外长。根据德国《基本法》,联邦总理有权决定国家的政策方向,且每一项决定都必须在内阁得到多数通过,各个部长在政府执政方针的框架内,各负其责。鉴于默克尔外交政策中举足轻重的作用,以及其12年与中国交往中积累的丰富经验和促进中德关系发展的制度建设,无论哪个党成员出任外交部长,基于中德之间共同的经济、政治和全球战略利益,默克尔在德国对外华政策会充当稳定锚的作用,会坚持“一个中国”,维护中德战略伙伴关系。特别是在跨大西洋关系不稳定、国际形势复杂的背景下,中德在国际事务中的合作更为重要。

默克尔的第四任期道阻且长,有着12年执政经验的默克尔见惯了大风大浪,宠辱不惊的她能否在内外交困的局面下还能一如既往的谨慎、冷静和理性?我们拭目以待。

(黄颖,德国波恩大学全球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刘思悦、李鹏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