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分裂“石子”投向不平静的中东

2017-09-30 07:15:35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9月25日举行的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库区)独立公投最终收获超过90%的高支持率,这在外界的意料之中。

360桌面截图20170930071529.jpg

日前,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库区)政府宣布,9月25日举行的独立公投取得“胜利”。根据伊拉克库尔德媒体鲁道新闻网公布的公投结果,支持独立的选票占92.73%。对此,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主席马苏德·巴尔扎尼称,投票结果不会导致立即的独立宣言,而应成为谈判的开始。

在此之前,伊拉克中央政府以及土耳其、伊朗等国都对这次公投表示强烈反对。在本就不平静的中东,这次独立公投掷下的石子,无疑将激起一片新的涟漪。

执意公投再掀波澜

9月25日举行的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库区)独立公投最终收获超过90%的高支持率,这在外界的意料之中。

在当地时间26日正式结果公布之前,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就曾引述伊拉克库尔德当地电视台的报道称,根据投票统计初步数据,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许多城市90%以上的居民投票赞成该地区脱伊。

据悉,参加25日公投的包括来自伊拉克库区管辖的3个省(杜胡克、埃尔比勒和苏莱曼尼亚)以及由库尔德人控制但与伊拉克中央政府存在管辖权争议的地区的数百万人,投票率超过70%。

库尔德自治区主席巴尔扎尼在26日晚发表电视讲话时表示,支持独立的阵营已经获胜。他呼吁,伊拉克中央政府与库尔德展开“认真的对话”,而不是发出制裁威胁。在此之前,他曾排除库区公投后即刻单方面宣布独立的可能性,表示结果只是增加了库区和中央政府谈判的筹码。

对此,伊拉克中央政府一如既往保持强硬态度。27日,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呼吁库尔德当局取消公投结果。此前他曾表示,不准备针对公投结果进行磋商或对话,因为该公投不符合宪法。同一天,伊拉克当局还发出警告,称这是“战略性和历史性错误”,要求库尔德自治区在3天内向中央政府交出当地机场的控制权,不然就将禁止进出那里的航班。

除了伊拉克之外,伊朗、土耳其、叙利亚等其他库尔德人聚居的邻国也早已因这次独立公投而绷紧神经。9月21日,参加联合国大会的土耳其、伊拉克和伊朗三国外长罕见发表联合声明,要求取消此次公投,并且呼吁国际社会介入。此后,联合国、欧盟、美国等都公开反对此次公投。

不过,这并未能够阻止伊拉克库区按原定计划举行公投的脚步。面对执意进行的公投,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26日表示,库尔德自治区的独立公投违反伊拉克的法律,土耳其不会容忍这种发展趋势。他甚至放出“狠话”,称寻求独立的库尔德人可能在土耳其考虑实施的惩罚性措施下饿死。

虽然这次公投没有法律约束力,不会直接导致伊拉克库区宣布独立,然而伊拉克甚至中东不可避免地因此再生波澜。

库区借机积累筹码

库尔德人分散在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和土耳其四国,共有约3000万人。事实上,他们独立建国的努力早在几十年前就已开始,虽然一直没有成功,但是独立的愿望由来已久,始终存在。

此次,伊拉克库尔德人为何迈出独立公投这一大步,并且脚步如此坚定?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所长李伟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指出,对伊拉克库尔德人而言,相比之前历次表达独立愿望的尝试,目前是举行公投条件最为成熟的时期。

“从国内层面来看,自萨达姆政府倒台之后,伊拉克一直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政府有效控制能力下降,库尔德人的地位有所上升;从地区层面来看,叙利亚自身难保,伊朗、土耳其两国则与美国等西方关系紧张,存在各种问题。库尔德人自身凭借在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中发挥主要作用,积累了经验和能力,也赢得美俄等域外大国的援助,在地区获得一定优势;从国际层面来看,美国因为还要继续借助库尔德人的力量打击‘伊斯兰国’,因此对独立公投反对力度不大,不至于因此翻脸。”李伟建说

近年来,伊拉克库区一直享有较高的自治权,拥有自己的议会、政府和军队,在客观上有了自己独立的内政和外交体系。如今,随着中东地缘政治版图急剧变化,一方面库尔德人在中东的整体力量日益做强,另一方面与库尔德人相关的中东国家力量遭到不同程度的削弱,这也让伊拉克库区举行独立公投的底气更足。

还有分析认为,伊拉克库区此次公投和近来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取得实质性进展也有关系。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在接受采访时指出,伊拉克库尔德人认为,他们在美国中东战略中的重要位置,源于其在打击“伊斯兰国”战斗中的作用。随着目前伊拉克战场和叙利亚战场对“伊斯兰国”的打击接近尾声,他们担心自身的战略价值今后可能有所下降,因此要抓住最后的“窗口期”,引起更多关注,为之后和伊拉克中央政府争取更多利益积累筹码。

加剧中东分裂趋势

公投结果揭晓之前,有外媒分析指出,投赞成票不会导致伊拉克库区宣布独立,而会作为其推动独立谈判的第一步。

“虽然目前伊拉克库区举行独立公投的条件是成熟的,但它真正实现独立的条件还不成熟。当前,除了以色列公开支持之外,不主张其独立还是周边国家以及国际社会的一种主流想法。”李伟建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伊拉克库区独立建国的可能性不大,这次公投更主要的是表明其想要独立的态度。

不过,在美国福克斯新闻网看来,虽然伊拉克库尔德人希望此次不具约束力的公投能够开启通过和平谈判脱离伊拉克的进程,但它反而可能会加剧库尔德人与伊拉克及其邻国的矛盾。

25日,土耳其和伊朗军队在本国和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的交界地区分别举行大型军演,以此对公投进行军事施压。土耳其政府还在当天警告称,不认可库尔德独立公投,正在酝酿相应制裁措施。土耳其政府强调将在边界实施更加严格的管控措施。

毫无疑问,对于土耳其、叙利亚及伊朗等库尔德人聚居国家,伊拉克库尔德区的独立公投将引发它们关于分裂主义溢出效应影响本国库尔德人口的担忧。

俄罗斯《生意人报》称,此次独立公投为在中东地区建立首个库尔德人的国家开辟道路,该报引述专家分析称,这可能被伊朗、叙利亚和土耳其境内的分裂分子仿效,在某种程度上推动邻国的库尔德人实施同样的路线。

“自阿拉伯之春以来,中东一直处于走向分裂而非团结的状态。这次公投就是这种分裂趋势的一个部分。”李伟建指出,接下来,公投将如何搅动中东本就混乱的局势,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伊拉克库区在公投之后的下一步动作。“如果库尔德人不再争取更多,形势将会相对平息;如果他们继续以此大做文章,那就意味着新的冲突,不仅将使本就四分五裂的伊拉克陷入新的内战,也将加剧中东本就存在的分裂趋势。无论如何,这次公投带给地区的影响都是不利的。”(人民日报海外版 严瑜)

责编: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