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加泰罗尼亚宣布独立!欧洲的一大隐忧浮现

2017-10-28 01:03:04来源:海外网
字号:

1509123995314607.jpg

夜里,重磅新闻袭来——先是加泰罗尼亚议会投票宣布从西班牙独立,随后,西班牙首相拉霍伊表示,“誓在加泰罗尼亚地区‘恢复法制’”。受此影响,西班牙股市暴跌。

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不光西班牙,欧洲国家内部,一些地区“闹独立”的情绪也挺高。比如,除了加泰之外,10月23日,意大利北部两个富裕地区发起公投,同样以压倒性票数支持争取更大的自治权。

说起来,二战后,在欧盟的领导下,欧洲一直处于比较稳定的状态。为什么最近会演变至此?

样本

作为西班牙的“经济之花”,加泰此次独立公投中,挑动当地民众对独立的强烈渴望的核心议题之一,是“加泰罗尼亚的钱被马德里拿去补贴其他地区”。其“我的钱就是我的钱,不是我同胞的钱,甩开他们我们会更幸福”的口号,说白了就是不想再补贴“穷亲戚”了。

但这个逻辑放到欧洲内部,恐怕很难立得稳。

1509123961526698.jpg

从经济学上看,任何一个国家,在地区发展上一定会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发展不平衡,但正是所有地区的相互协作,才构成了国民经济的有机整体。

“欧洲联合”的概念产生于二战后。经过残酷的战争,政治学家们对比历史发现,欧洲这样一个地域狭小人口密集的地区,如果偏执于一地一族的“民族国家”观念,很可能会陷入无休止的战争中去,甚至成为外部超级大国的盘中餐。

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欧盟”诞生了。作为“欧洲联合”观念的集中表现,“欧盟”逐渐从从一个经济合作组织,向“超级国家”色彩的联盟发展。秉持着“联合”的基础理念,过去几十年以来,其一直主力推动消除内部边界、统一货币,而这些,无一不是国家将部分主权上交的行为。

从这一层面,加泰罗尼亚公投模式的内在逻辑,显然是跟这个基础理念南辕北辙的。因此,欧盟态度很明确:坚决反对加泰罗尼亚的独立,更不考虑独立后的加泰罗尼亚“入欧”问题。

 1509123933910349.jpg

内因

加泰独立有其内在的动因。

虽然欧洲现在的政治地理格局是以数次战争为基础、通过法律手段固定下来的,但是如果审视历史,我们还是会发现,由于地理因素,欧洲的民族分布依然呈现出一种高度复杂的局面。

中世纪,欧洲“封邦建国”、小国林立的局面,丝毫不亚于中国的春秋战国;某种程度上,罗马天主教成为维系“欧洲人”认同的最大支柱。宗教改革运动,天主教的认同也逐渐被民族国家观念所取代。

但即便如此,因为封建制度,许多国家还是存在着一种“身合国”现象。也就是说,两个或者多个民族国家,因为君主之间通婚而形成了一个统一国家。这种国家的特点在于,会因为君主的变动或者战争等,频繁解体和变动。历史上加泰罗尼亚地区和西班牙的分分合合,源头就在此。

因此,欧洲国家的分裂和变动,是有历史基因的。

拿素来被认为是“融合最成功的例子”——英格兰和苏格兰来说,它们之间的联合同样经过克莱登战役的血腥镇压。直至今天,苏格兰的独立情结也从未消散。

工业革命之后,“做大蛋糕”成为十九、二十世纪的主题,欧洲民族国家快速扩张,国家整体都比较稳定。但只要一个国家面临重大的政治和经济危机,“分蛋糕”的问题就会出现。随之而来的,是各个国家内部潜藏的分裂主义的重现。一战之后奥匈帝国解体、冷战之后捷克斯洛伐克和平分家、南斯拉夫的血战分家都是例证。

因此,当我们重新审视今天的欧洲,面临经济增长压力,欧盟决策机制繁冗等多重挑战,再加上金融危机对南欧国家的重创,出现各类公投现象,似乎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分蛋糕

事实证明,欧盟关于联合的理想虽然伟大,但是在“同甘共苦”这个问题上,它从来没有寻找到好的解决办法。

最现实的例子就是英国“脱欧”和苏格兰独立公投。前者主要是不甘心自己在欧盟付出很多,回报很少;而苏格兰则是认为独立后,自己独享北海油气资源能过上更富足的日子。

除此之外,其他国家的动作也从未有过间歇。

由于意大利长期存在南北差异问题,目前意大利最富有的两个大区,米兰为中心的伦巴第和威尼斯为中心的威尼托,也开始了“自治公投”。这两个意大利最富有的大区人口只占意大利的四分之一,但是GDP却占到了整个意大利的三分之一,因此他们同样认为他们创造的财富被意大利其它贫穷地区拿走了。

与此同时,法国的科西嘉,西班牙另一块地巴斯克地区,英国的北爱尔兰和比利时的弗兰芒与瓦隆地区等,都在酝酿或掀起独立公投的浪潮,原因也大致类似。

分离主义的幽灵在欧洲上空再次徘徊,已经是事实了。

1509123833782708.jpg

前路

欧洲最终将走向何方?

不可否认,在打击分离主义行为上,现代国家的中央政府有着诸多强力手段,但是,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对他们自己现行的政治伦理的一种否定。如果真的只能通过这种手段去维系欧盟,那么他的政治感召力恐怕早晚荡然无存。

如果我们真的追究起今天欧洲的分裂主义倾向,恐怕罪魁祸首还是他们自己。当年冷战后,欧盟自恃经济繁荣,社会发达,有着民主法治的“先进政治文化”,直接参与肢解南斯拉夫,扶持科索沃独立。而现如今,经济逐渐放缓甚至衰退,无疑也成为欧洲自身分裂的一个催化剂。

如果欧洲的政治家们不能从自己的政治社会伦理上找到新的路径,未来欧盟所要面临的,可能不仅仅是哪个成员国“脱欧”的问题,更是成员国们“谁是谁”的问题了。

文/千里岩

编辑/雪山小狐

来源:侠客岛

责编:总编室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