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嫌隙不断 “东亚小北约”面临拆伙

2017-11-21 16:02:19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2016年11月,日韩《协定》签署时有媒体评论称,日韩已经摒弃了两国的历史包袱和现实嫌隙。现在看来,问题仍然存在。

1511251434349743.jpg

资料图:韩国总统文在寅(左)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图源:网络)

日本《朝日新闻》19日援引消息人士的爆料称,韩国政府拒绝与日本“广泛分享军事情报”。报道称,在“地区安全形势复杂化”的背景下,日本政府多次援引《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通过外交途径向韩国提出军事情报交换要求,但韩国将情报分享的范围仅限于朝鲜,其他军事情报均被排除在外。韩国国防部更表示,与日方不会进行“与中国军队在南海活动有关的军事情报交换”。

“军事保护”成“一纸空文”?

一年前,韩国与日本代表在韩国首尔正式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当时有评论认为,这一协定的签署同时也意味着美日韩在推进构建“东北亚小北约”路上迈出一大步,无疑将对东北亚格局产生深远影响。

不过,一旦韩国政府拒绝与日本“广泛分享军事情报”,这是否意味着《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成了“一纸空文”?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吕耀东对中国南海网分析称,事实上,《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简称《协定》)的签订本来就是不合民意的。虽然《协定》在美国调停下已经签署,但毋庸置疑,在韩国并没有民意基础的《协定》要想落实起来自然十分“艰难”。

2012年,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曾计划与日本签署《协定》,但迫于国内强烈反对,在签署当天紧急叫停。2016年10月底,韩国宣布和日本重启搁置4年的《协定》谈判,并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完成了签署流程。有舆论批评当时的韩国朴槿惠政府绕过民意进行“突袭”,多个市民团体在《协定》签署前在国防部门前举行记者会,抗议协定的签署。韩国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国民之党、正义党也对《协定》签署持否定态度,并向国会提交要求中断协定的决议案,同时警告说,一旦政府签署此协定,将推动弹劾或解职国防部长的程序。但2016年11月14日,韩国仍然不顾各方反对在日本东京完成了《协定》的草签。

日韩关系“嫌隙”仍在

日本《朝日新闻》称,韩国拒绝与日本广泛分享包括中国在南海的“军事活动”的军事情报有考虑中国态度的因素,吕耀东认为,中国因素不是最关键性原因,韩国拒绝“全面”落实《协定》是从自身国家利益出发的,这是本质原因。《协定》在韩国国内民意基础薄弱,如果文在寅政府执意推动日韩“广泛”的军事合作,就把自己置于了与韩国民众的对立面上。参考前任李、朴政府,罔顾民意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另外,如果韩国同意与日本分享涉及中国南海的军事情报,则无形之中把自己置于中国的对立面。这对好不容易因“萨德”矛盾缓和而回暖的中韩关系不利,给本就紧张的东亚局势“加了一把火”,也有损于韩国自身的国家利益。

2016年11月,日韩《协定》签署时有媒体评论称,日韩已经摒弃了两国的历史包袱和现实嫌隙。现在看来,问题仍然存在。

在美国的斡旋和施压下,日韩2015年就“慰安妇”问题达成协议,但近年来因“慰安妇”问题日韩关系一直风波不断。分析人士指出,缺乏民意支持的“慰安妇”协议,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空中楼阁,今后还将招致两国间更多外交纷争。2017年1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韩时,韩国在国宴中招待特朗普吃“独岛虾”,并邀请“慰安妇”受害者出席,引起日韩之间的口水战。在日本就韩国的“不妥做法”向韩提出抗议后,韩国外交部随后表示,日方的抗议“不妥”。

11月3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接受新加坡媒体采访时,就美日韩三边合作表示,不计划将三国的防卫合作发展为军事同盟。有报道称,军事同盟的核心为联合军演,演习时日本自卫队便可进入韩国领海与领空,这让韩国国民在感情上难以接受。日本军国主义带给韩国民众的沉痛历史创伤已经融进了韩民族的记忆,韩国民众始终对日本的种种动作心存怀疑。原定的美日韩三国联合演习,由于韩国的反对,最终由日美、美韩分别举行。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此前对中国南海网分析称,鉴于韩日间“慰安妇”问题等悬而未决的问题,“剑拔弩张”的现状决定了韩国不会将韩日关系界定为军事同盟关系。

在韩日关系“裂痕”渐显的过程中,国家利益和历史问题才是重头戏。日本媒体特意提到所谓的中国因素,实际上是在“避重就轻”。吕耀东称,韩国应该有清醒的认识,不要被日本“忽悠”。日本一直是亚太地区的搅局者而非建设者。(海外网 姚凌)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姚凌、王少喆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