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美国时代”,中东三雄的政治抱负

2017-12-19 11:20:49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正因为美国的退却以及美国的不作为和不可靠,中东地区大国也积极行动起来,一方面要实现自立自强自保,另一方面也跃跃欲试,试图填补美国留下的权力真空。当前中东正呈现土耳其、伊朗和沙特三驾马车争雄的地区大国竞争图景。

123.jpg

在中东被焚烧的油井(图源:腾讯国际新闻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17日表示,土耳其已经宣布承认东耶路撒冷为巴勒斯坦的首都,如果情况允许,土耳其将在东耶路撒冷开设使馆。埃尔多安还警告美国切勿采取犹太复国主义行动,否则将付出沉重代价。

特朗普此前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并决定将美国驻以大使馆由特拉维夫前往耶路撒冷。此举在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激起巨大的愤怒。特朗普的做法并不奇怪,但作为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领袖们”的反应则耐人寻味,凸显了当前中东的失序以及在“后美国时代”的中东地区领导权争夺的新态势。

特朗普在一年任期届满之际终于做出了兑现其竞选承诺的决定。鉴于特朗普的亲犹太和反伊斯兰的情结,其上任以来在一系列重大国际议题上采取的“全球退出主义”行动,并不难推测特朗普在非常敏感的耶路撒冷问题上可能采取如此惊人之举。特朗普在耶路撒冷问题上公然再次与世界叫板,作为其“全球退出主义”的最新案例,必然使美在中东的利益与形象受损,冲击其中东政策的实施,危及美国的“全球领袖”的信誉与地位。不过,特朗普似乎对此并不在意。其白宫团队对此决策可能造成的后果早有研判。对特朗普而言,动荡的中东是常态,动荡的中东是致使美国走向衰落的陷阱,美国必须远离中东。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对中东政策的主基调是战略收缩。特朗普虽然批评从小布什到奥巴马的中东政策,但主要出发点是前两任美国总统搞乱了中东,浪费了美国纳税人的钱,抨击两位总统推翻萨达姆和卡扎菲的错误决策致使中东陷入大规模持续动荡。其实,特朗普与奥巴马的中东政策主基调是一致的,即美国必须远离中东,美国必须从中东战略收缩。

当前中东陷入动荡与混乱,固然有地区内部的因素,但美国在其中发挥的作用不可小视。从伊拉克战争到“阿拉伯之春”,从叙利亚战争到利比亚战争,从“伊斯兰国”的兴起到沙特与伊朗战略竞争的加剧,这些背后都有着美国的影子。不过,搞乱了中东之后,现在美国只想逃离中东。这对冷战结束后形成的美国主导的中东格局以及“美国治下的中东和平秩序”造成了重大冲击。美国就犹如踏入池塘中的大象,如今它的离去必然会在池塘中掀起巨大波澜。美国从中东的战略收缩,是导致当下中东失序与动荡的关键原因之一。

中东正进入“后美国时代”,这是当前中东地缘政治发展和中东秩序演变的最突出特点。美国的战略退缩,给地区留下巨大的权力真空,引发了新一轮地缘政治竞争,加速了地区的多极化进程。“美退俄进”,呈现了当前域外大国在中东竞争的新态势和新格局。俄罗斯借助出兵叙利亚,强势重返中东,不仅实现了其在叙的战略目标,即巩固巴沙尔政权和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还带来了未曾意料到的巨大的外溢效应,如扩大了俄在地区政治与安全事务上的发言权,加强了与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埃及乃至沙特等海湾国家的政治、军事和能源关系。俄取得如此成绩,显示了普京的精心盘算、高超外交手段以及俄军事实力,但也与普京摸准了美国的心态与政策有很大关系。说到底,俄罗斯看准了美国留下的权力真空和安全真空,抓住时机填补这一真空,并取得了意外的绝佳效果。值得一提的是,在此轮俄罗斯的军事与外交攻势下,俄罗斯不仅拿下了叙利亚和“伊斯兰国”,还拿下了美国的地区盟友,如沙特等海湾国家以及土耳其。美国的这些地区铁杆盟友在叙利亚问题上原本与俄罗斯是对立的,但最后却选择了与俄罗斯合作,甚至购买俄罗斯的军火,个中缘由耐人寻味。实际上,把这些国家推向俄罗斯的最大力量是美国的所作所为。从奥巴马到特朗普,美国的地区盟友看到了一个日益内向的美国,一个日益从地区退却的美国,一个日益令地区国家感觉难以再依靠的美国。正因为此,美国在这一轮中东竞争中输给了俄罗斯。

正因为美国的退却以及美国的不作为和不可靠,中东地区大国也积极行动起来,一方面要实现自立自强自保,另一方面也跃跃欲试,试图填补美国留下的权力真空。当前中东正呈现土耳其、伊朗和沙特三驾马车争雄的地区大国竞争图景。“阿拉伯之春”后,埃尔多安的土耳其放弃了曾一度推行的“零问题外交政策”,积极干预地区事务,推广“土耳其模式”。萨勒曼领导的沙特则取代了昔日的埃及,成为阿拉伯世界的老大,并以伊朗为主要竞争对手,试图主导地区事务。伊朗的兴起既得益于美国领导的两场战争,即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以及奥巴马的最大外交成果“伊朗核协议”,也受益于阿拉伯世界的集体塌陷与动荡,沙特和约旦等国预言的伊朗领导的什叶派地区联盟正成为现实。如今,这三个地区大国,不仅竭力争夺中东的主导权,也在抢夺伊斯兰世界的领导权。在特朗普制造的这场耶路撒冷事件中,地区三雄所扮演的不同角色显示了各自的地缘政治抱负以及受到的制约。对与西方关系已经不太感冒的埃尔多安大出风头,召集了伊斯兰世界特别峰会。而沙特受制于安全的脆弱,特别是其寄希望于特朗普支持其反伊朗政策,决心牺牲巴勒斯坦,为此选择了谨慎与低调。而伊朗虽然高声谴责,博取了一定民意支持,不过囿于其与美国紧张关系以及与沙特等阿拉伯世界的日益敌对,并不能作出太大的动作。

(唐志超,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中东研究室研究员,海外网专栏作者)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李鹏宇、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