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国情咨文宣告美国结束"仁慈的霸权"时代

2018-02-01 07:06:39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在特朗普上台后,“仁慈的霸权”时代宣告终结了。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可能更加强大和令人敬畏,但不会再像过去那样“和蔼可亲”。

QQ截图20180131103636.jpg

当地时间3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他的国情咨文演讲。(图源:美国白宫)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美国一直被称作是“仁慈的霸权”,这一称呼意味着,美国愿意容许其他国家搭便车,在允许其他国家进入美国的市场时采取一些歧视措施,在安全领域接受美国提供的保护、减少国防方面的支出。但是,在特朗普上台后,“仁慈的霸权”时代宣告终结了。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可能更加强大和令人敬畏,但不会再像过去那样“和蔼可亲”。

在特朗普刚刚完成的首次国情咨文演说中,人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特朗普的战略思维取向:民族主义和现实主义。尽管直接涉及外交政策的论述不多,但是从“美国优先”的国内政策思路出发,必然会调整过去一段时期以来美国的外交政策。从这个角度说,“美国优先”就是最大的外交政策原则,即突出以美国的国家利益为外交政策的基本原则, 而这种方式对其他国家将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则笼统地表示为,“美国的繁荣也会促进世界的繁荣”。但这一简单的逻辑,并不能完全让人信服。

在特朗普看来,美国的一部分群体是经济全球化的受害者,他们因此失去了工作、生活变得更加贫困。他的思路并不是对美国的经济结构进行转型升级,而是要“夺回”这些就业机会。夺回这些机会的措施,有些从长期来看是有益的,例如减税计划的确有助于增强美国企业的竞争力;有些未必是有益的,例如放弃在环保方面的高标准、严要求。事实上,从长期来看,绿色经济应该是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大方向。尽管在特朗普的政策下美国重新成为能源出口国,但是这并不有利于美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移民问题是另外一个和外交政策有联系的领域。在2018年的国情咨文中,特朗普一方面表示可以就移民问题做出一定的妥协,但前提是民主党同意修筑美国与墨西哥边境的隔离墙,另一方又表示美国接下来只愿意接受更多的高素质的移民。的确,考虑到文化冲突和国家稳定的问题,主权国家有权控制自己的边界。传统的自由主义强调人口的自由流动带来活力,但是却没有看待其中隐含的风险。但是,如果严格地控制国家的边界,可能一定程度上确实也会导致传统的“美国梦”变得更加遥不可及。对那些可能不满足移民条件,但是又想在一个多元开放的国家追寻梦想的人来说,美国可能不再是一个理想的选择。

当然,在国情咨文中,特朗普强调他并不反对自由贸易,只是强调公平的自由贸易。这从理论上来说是说得通的。但是,在现实中,不同国家由于所处的历史基础、发展阶段不同,不可能完全遵循同样的贸易标准。作为一个“仁慈的霸权”,美国可能会容忍一定程度的他国的歧视和搭便车;但是,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基于“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美国则不会容忍这样的情况了。类似地,美国也不会容忍盟友在安全领域的搭便车情况。不管是在北约还是在东亚,美国的盟友们都必须提高自己的国防预算、购买更多的美国军火、为美国的驻军分担更多的财政负担。

在特朗普当局的这种民族主义和现实主义战略取向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考虑呢?第一种简单的解释当然是特朗普自己所渲染的,即完全是一种爱国主义的情怀。就如他在国情咨文中反复说道的,美国人当然是非常富有同情心的,但是,我首先是美国的总统,因此首先要考虑的不是其他国家的穷人,而是美国的穷人。减税、移民政策、修正奥巴马医疗法案都是为了维护美国穷人的利益。基于这样一种爱国主义的情怀,特朗普当局将会毅然决然采取一些不受国际社会欢迎的举动,例如退出有关气候变化的巴黎协议、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原因很简单:他只对美国民众负责。

不过,在这种简单的逻辑背后,还隐藏着特朗普对于世界格局、大国战略竞争的更深层次的思考。尽管在2018年的国情咨文中着墨不多,但是,从最近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防战略报告》等可以看出,“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美国优先的根本目标是美国无可匹敌。在特朗普看来,美国在经济上的“投降”长远下去会损害美国的实力地位,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得的国际领导地位并不可靠。因此,美国需要的是在国际交易中不吃亏、有付出必须有相应的回报,尽量延缓美国实力相对衰落的趋势,因为实力才是大国竞争胜负的决定因素。美国或许不再是一个仁慈的霸主,但是特朗普所想做的,一定是美国继续做霸主。

(宋伟,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海外网专栏作者)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戴尚昀、李鹏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