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持续发难,中国如何应对

2018-04-05 07:53:04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在美国不断施压的背景下,中国应该采取积极主动的措施维护自身经济和产业利益并给予美国对等的贸易反制措施。

360桌面截图20180405081656.jpg

4月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根据301调查结果,公布了对中国进口加征额外25%关税的产品清单,清单包含约1300个独立关税项目,约合5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同日下午,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汽车、飞机、化工产品等14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涉及2017年中国自美国进口金额约500亿美元。中国也向美国发起了对等的贸易反制措施。这意味着中美贸易冲突进入紧张对峙阶段。

美国的贸易保护政策加强了中国在其“工业计划”中所阐述的先进技术领域取得经济领先地位的意愿,如“中国制造2025”。所以,美国对华贸易制裁是针对中国产业和经济发展战略,而非像某些外媒所解读的有利于中国产业经济升级和社会进步。中国经济不需要在别国的压力下被动开放,中国对外开放是自主开放。很显然,美国发起的对华贸易制裁是典型的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其目的完全在于美国的经济利益和对外战略。特朗普使用的所谓“新重商主义”手段其实并不高明,也终将会落得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后果。

面对中美不断升级的贸易冲突,中国做到了极大的克制和宽容。从2017年中美两国领导人会晤,到百日计划,特别是2017年11月特朗普访华,中国与美国签署了2500多亿美元的贸易大单,均体现了中国对中美双边经贸关系的高度重视。在美国不断施压的背景下,中国应该采取积极主动的措施维护自身经济和产业利益并给予美国对等的贸易反制措施:

首先,在全球化和互联经济高度发展的今天,全球产业链深度交织,可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中美发生全面的贸易战,受损害的不仅有中美两国,包括处于中美两国产业链上下游的国家,乃至世界经济均会遭受重创。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一大出口贸易国,应该借助全球价值链重构的契机,加快构建国家价值链,提升部分产业技术升级和贸易结构的转型。中国要想减轻外部冲击的影响,只有培育以本土市场需求为基础的国家价值链,掌握产业价值链的核心环节,才能加快中国产业和贸易结构转型升级,不断提升出口产品的增加值比重。而要实现从“共享型”到“独享型”生产贸易模式的回转,终极目标就是要生产和出口更多“自有品牌、自主知识产权和自主营销”的高品质货物和服务产品。

其次,如果中美贸易关系继续恶化,中国出口产品可以考虑转移其他市场国家。笔者通过测算,近年来,中国对东盟出口产品多元化指数不断扩大,2010年该指数跃升到0.90的水平,2015年又进一步提高到近0.92的新高度。中国对拉丁美洲地区出口产品多元化指数也是逐年提高,呈现不断扩大趋势。所以,中国对东盟和拉美地区出口多元化程度在提高,而这些国家又多是发展中经济体,可以承接中国一些适合并满足其市场消费结构的出口产品转移。从这些国家和地区承接中国出口多元化的趋势看,如果中国对美国出口顺差产品受阻,那么,可以把一部分产品转向出口东盟或者拉美地区的市场。

再次,美国对中国实施全面的贸易制裁,中国需采取措施进行对等贸易报复以捍卫合法权益。报复是手段,但不是目的。如果中国对美国产品采取同等力度、同等规模的对等措施,做到“来而不往非礼也”,起到震慑美国公布征税清单的行为。根据笔者的模拟估算,如果中国对美国主要制造业部门产品加征25%的进口关税,这些制造业部门出口额的减少,占全部部门出口额的比重是11.15%,这样就基本达到了前面提到的,能够实施一个对等的贸易报复的结果。

最后,要充分利用多边贸易规则和国际法,来解决中美双边贸易冲突。自1994年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以来,301条款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产生实际作用,这次美国基于301调查公布的加征额外关税清单,会对中美贸易造成多大损害,还有待进一步观察。毕竟中美经贸关系错综复杂,大中小企业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美国对中国个别产业采取单边行动,可诉诸世贸组织(WTO)来进行裁决。当然,中国还是愿意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进行磋商,解决双边分歧。

(马涛,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