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对华战略疑虑进入新阶段

2018-04-16 19:16:22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美国战略界长期对华存在战略疑虑,近期有所聚焦、升级”,倪峰认为,美对华战略疑虑大致可分为四个阶段,集中在“潜力”“能力”“战略意图”“道路”四个方面。

1523877537974884.png

倪峰在金台沙龙现场(海外网 杨皓铭 摄)

4月16日下午,人民日报海外网举办了以“中美关系再思考”为主题的金台沙龙活动,与会专家对新形势下的中美关系做出了新思考、新判断。

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副所长倪峰指出,自2017年底以来,中美关系日趋复杂化、尖锐化。他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中美实力对比的变化;二是与中美双方对各自的认知有关,其中后者更为突出、更为根本一些。

倪峰解释称,从实力对比变化来说,中美实力越来越接近,矛盾也随之增加,从历史发展来看,这是有规律可循的。而中美实力对比变化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因此,中美双方对各自的认知这一因素显得更为关键。

“美国战略界长期对华存在战略疑虑,近期有所聚焦、升级”,倪峰认为,美对华战略疑虑大致可分为四个阶段,集中在“潜力”“能力”“战略意图”“道路”四个方面。

2008年金融危机以前,美对中国有可能挑战其霸权地位的潜力表示疑虑。

2010年以后,美对华战略疑虑转为中国的能力方面。当时有两个数值引人注目,一个是,中国的GDP首次超过日本,达到世界第二位,并且仍保持较高速度增长。同时,中国的工业总产值也超过了美国,位居世界第一。这些都对美国造成了心理震撼。有了这种疑虑,随之而来的是反应动作,美国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就是一个体现。

2013年以后,美对华战略疑虑又上升了一个新台阶,此时的美对华疑虑表现在对中国战略意图的疑虑,美方对中国的一些合理性举动进行了一系列误读。倪峰举了几个例子,如,中国在东海设立防空识别区,美国把这解读为“中国想把美国力量从亚太赶出去”。又如,中国在南海吹填,美国把这解读为“中国想要妨碍美国的‘航行自由’”。2014年,针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美国又将其解读为是“西方三大地缘政治理论的大合成”。

2017年,十九大报告作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重大判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为既想保持独立自主又想实现发展的国家提供了经验和范本。由此,美国对尼克松政府以来对华政策的逻辑产生怀疑,认为中国和美国在走完全不一样的路,对中国所走的道路产生了战略疑虑。

“特朗普作为商人总统,很重视利益”,倪峰表示,虽然中国已经做出了很多努力,但是中美巨额贸易逆差的存在也是事实,特朗普对此很不满。这也与美国战略界对华疑虑形成对接,并表现在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上。“可以说,中美近期产生高频摩擦的经贸问题、台海问题、南海问题等都是美国对华战略疑虑的具体表现。”(海外网 姚凌)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姚凌、李鹏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