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建群:频繁“退群”正透支美国的国际信誉

2018-05-16 08:26:54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如果不顺应时代的发展大潮,一味“退群”,美国可能会在短期获得一城一地收益,但长远看,美国会成为国际社会的孤家寡人。

图片1.jpg

美国总统特朗普(图源:新华网)

“退群”,成为特朗普总统执政一年多时间里的一大特色。5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2015年7月生效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奥巴马政府又一项外交遗产被特朗普总统归零。特朗普政府频频“退群”,有得有失,正在透支着美国的国际信誉。

特朗普的“退群”进行曲

特朗普总统,没有从政经验和公共服务阅历,其价值观和世界观都是以经营公司模式来确定,具有短视和急功近利的特点。

入白宫第3天,即2017年1月23日,特朗普总统签署行政令,宣布美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他认为,退出是对美国工人的“大好事”。这一行政命令标志着美国贸易政策进入新时期。美国将着力与盟友和其他国家发掘双边贸易机会。出于无奈,其他11个TPP成员国于2018年3月在智利签署“全面且先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正式就职之际,特朗普指出,他将在上任100天后“取消”《巴黎气候协定》。2017年6月2日,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理由是,《巴黎气候协定》以美国就业为代价,气候变暖是削弱美国工业能力的骗局。他反对会惩罚美国的协定。美国可重入协定,甚至缔结新协定,条件是,必须“对美国公平”。前总统奥巴马声明称,美国正加入“那些拒绝未来的”国家行列。欧盟对美单边气候决定深表遗憾。

2017年10月12日,美国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美国国务院声称,“退群”原因包括:不断增加的欠费、该组织需要根本性改革、“针对以色列的持续偏见”。1984年,美国宣布退出该组织,2003年又重新加入。教科文组织2011年接纳巴勒斯坦为会员,美国和以色列不满,停止缴纳会费。美国中止向该组织缴费已有6年,欠费超过5亿美元。

在移民问题上,特朗普政府也消极对待。2016年9月,联合国难民和移民问题峰会上,美国在内的193个会员国通过《移民与难民问题纽约宣言》,争取2018年制定《移民问题全球契约》,保护移民基本人权,制定措施以帮助他们找到住处、工作,获得受教育机会。但特朗普政府的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对此回应,联合国损害美国主权,退出协议是总统特朗普的决定。她说:“只有美国,才能制定美国的移民政策。”时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声明,美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的首要职责是保证来到美国的移民“安全、有序且合法”。联合国主导的《移民问题全球契约》制定进程“损害美国主权”。

5月8日退出伊核协定把美国“退群”推向高潮。特朗普总统认为,伊核协议是“糟糕”协议。美国财政部公布,针对不同行业,美国给予从90天到180天的宽限期,允许企业在期限内退出与伊朗的商业合作。宽限期过后制裁将全面生效,且将适用于任何美国之外和伊朗有商业来往的企业。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表示,从现在开始任何人都不应和伊朗签署新商业合同。

特朗普“退群”的主要理由

一年多时间内,特朗普“退群”创历任总统对待既有国际机制和条约之纪录。特朗普认为,这些机制或协定损害美国利益,要么完全抛弃,要么重新另谈,其核心目标是保证“美国第一”。特朗普这样做的原因至少有三:

首先,美国孤立主义抬头,特朗普坚信保护主义可让美保持“第一”。历史上,凡是其国力下降或遇到外部挑战,美决策者会采取收缩政策。建国初期,面对欧洲列强纷争,美国宣称不介入欧洲事务,但与英国和法国等国做生意。一战前,美国采取孤立主义政策,告诉欧洲美国不参与欧洲大陆战争,但和欧洲参战国做生意。本来是对欧洲国家欠债累累的美国,一战后欧洲却欠了美国大量债务。2008年以来的金融危机深创美国筋骨,政治撕裂、族群对立、经济复苏缓慢,美国不得不全面收缩,集中国内建设。

其次,逢奥必反,特朗普要实现竞选诺言。特朗普退出的机制或协定几乎都是前任奥巴马的业绩。国内医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巴黎气候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伊朗核协议,只要是奥巴马留下来的政治和外交遗产,特朗普都要把它们废掉。表面看,废除行动是特朗普与奥巴马间的矛盾,但深层次原因则是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对待国际事务的原则立场问题。民主党愿采取多边政策,愿达成多边协议;共和党则坚持双边来解决国际问题。特朗普具有深厚商人气息,不太在意意识形态争夺,喜欢实用主义的讨价还价。在特朗普看来,任何多边框架下,美国被众多对手围攻,占不到便宜。相反,如果一对一单练,美国永远会占上峰。上台后,特朗普重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区,重新与已达成贸易协定的国家,如韩国谈相关协议,就是这种心态的表现。

最后,喜欢与利益集团做交换,特朗普清楚其上位的支持者是谁。在美国选举政治氛围里,想上位,必须要有利益集团的站台。从其执政团队来看,他用了两部分人:一是军人。国防部长、白宫办公室主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都与美军方有关,而他们的背后是强大的军工集团。二是华尔街精英。其内阁中,有多位部长级阁员来自华尔街。无处不在的犹太人控制着美国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产业。特朗普总统不顾反对,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这一切与美国内利益集团紧密相关,也与特朗普总统寻求国内利益集团,特别是犹太人集团的支持密不可分。

特朗普“退群”的影响

作为二战后国际秩序的制造者和维护者,美国要承担起大国责任,而不仅局限于“美国第一”梦想不断“退群”。“退群”像把双刃剑,不但削弱着国际秩序的作用,也侵蚀着美国的国际信誉。

当下,没任何国家可单打独斗应付国际挑战、独善其身谋取国家发展。国际社会只有齐心协力,才能共同繁荣和发展。美国“退群”,更多地看到眼前利益,结果是美国国际信誉的透支。如在《巴黎气候协定》上,应对气候变化是国际社会共同命题,特朗普政府只考虑“美国工人的利益”,所以要退出。伊核协议是经几个大国历时几年才达成的,创世界军控与防扩散史先例,即通过谈判最大程度阻止国家谋求核武器的道路。特朗普却试图做中东政策回归:即依靠以色列和沙特等盟友,与伊朗等地区国家进行地缘政治竞争。特朗普政府“退群”是短视的,将造成美国国际道义流失和国际信誉的透支。在伊核协议上,特朗普的做法令法国、德国等美国的传统盟国失望,必定会疏远这些传统盟国跟美国未来的合作,因为此举不但失去国际道义和国际法基础,也损害欧洲国家在伊朗刚开始的经济贸易合作。这正是法国、德国和英国等欧洲国家反对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的关键。

随着国际社会的分工日益紧密,各国经贸往来把各自经济发展与国际经济发展紧密捆绑在一起,中断任何环节,整个产业链条就会断裂,美国也生活不下去。例如,把汽车厂商召回美国,确实可在一定时间内重新振兴汽车产业,但美国就那么大市场,汽车出售不了,就是产能过剩,产能过剩结果就是经济危机。特朗普“退群”,希望闷头发大财,但却忽略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趋势。特朗普政府发起贸易摩擦令世界各国感到恐慌。美国已负债累累,还要发起贸易摩擦,对美国国力损害也显而易见。

总之,如果不顺应时代的发展大潮,一味“退群”,美国可能会在短期获得一城一地收益,但长远看,美国会成为国际社会的孤家寡人。

(滕建群,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海外网特约作者)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戴尚昀、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