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读】过两天,有个特殊的日子

2018-06-19 00:11:06来源:海外网
字号:

【侠客岛按】

6月20日,是世界难民日。今天,我们想和大家分享一篇关于难民的文章。

1985年,一位名叫沙尔巴特•古拉的阿富汗难民女孩登上了《国家地理》杂志封面,一时间风靡世界,成为了标志性的难民符号。

值得欣慰的是,如今,她返回祖国阿富汗,并在这个只有17%的女人能够拥有自己房子的地方,成为一栋3000平方英尺住宅的主人,每月还能享受到政府提供的约700美元生活费和医疗津贴。个中故事,几多曲折。

同当年颠沛流离、朝不保夕的难民生活相比,现在的一切似乎没什么可抱怨的。然而,46岁的古拉依然不大爱笑,镜头中的她和当年一样,绿眼睛中有一丝恐惧,一丝迷茫。

blob.png

今天,侠客岛推荐的这篇文章,发自巴基斯坦前线,作者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前驻巴基斯坦记者王琦。

文章中,除了难民女孩古拉的故事,作者更以自身的亲身经历,讲述了目前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两国数百万难民的现状。

原文较长,侠客岛略有压缩编辑。

blob.png

两度封面人物

1985年6月号的“阿富汗女孩”封面,被誉为《国家地理》创刊以来最具辨识度的封面。沙尔巴特•古拉深邃的眼眸和冷峻的表情,让其经常与《蒙娜丽莎》相提并论。

1972年,古拉出生在阿富汗东部的一个村庄。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后,古拉与家人和数百万同胞一起,徒步逃到巴基斯坦,在白沙瓦(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省省会)城郊的难民营扎下根来。

1984年,美国摄影师史蒂文·迈克库里遇见了12岁的古拉,拍下了这张照片。从此,她成了苏联入侵时期阿富汗人的形象代表。

不过,17年后,古拉才第一次见到自己这张名扬世界的肖像照。

1990年代,迈克库里曾几度深入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界的大山中找寻古拉,但直到2002年才得偿所愿。“我兄弟把那张照片拿给我,我认出了自己,并告诉他:‘没错,这是我的照片。’”

blob.png

2002年,古拉与17年前的自己合影

迈克库里又为她拍摄了一组照片,此后,她再次出现在《国家地理》封面上,成为为数不多的两次登上封面的人物之一。

blob.png

2002年4月《国家地理》封面

“这辈子最难熬的日子”

近年间,受美国在阿富汗发动的反恐战争的影响,古拉一家辗转于巴基斯坦和阿富汗,选择住哪儿“视两地安全局势而定”。

为了能在巴基斯坦定居,古拉通过熟人对白沙瓦3名官员进行“打点”,以大约450美元换来一张“身份证明”,但这张假证件令她再次成为焦点。

2016年10月,古拉因涉嫌伪造身份在白沙瓦被捕。

“听说政府要整治非法难民,我担心被抓,就卖掉了房子,可在计划启程返回阿富汗的前两天,他们闯进了我家。”古拉先被关了一周,随后查出患有与其亡夫一样的丙型肝炎,于是又在医院呆了一周,“那是我这辈子最难熬的日子。”

接着,当地法院作出将其遣返的裁决,这令她“心碎”——

“阿富汗只是我的出生地,巴基斯坦才是我的家乡,我一直觉得这儿就是我的国家。我早已决定今生今世都呆在巴基斯坦,但他们做了对我来说最坏的事。我生在阿富汗不是我的错。我很沮丧,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离开。”

blob.png

2016年11月,白沙瓦当地法院决定将古拉遣返回阿富汗

不过,古拉返乡后,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专访时,就当时情况讲述了另一个版本——

“考虑到我的知名度,他们想让我留下,但我拒绝了。我告诉他们,我要回我的国家,你们让我在这儿住了35年,但最后却这样对我,够了!如果将来回去,我也只是去为葬在我家门前的丈夫和女儿祈祷而已。”

当年11月,古拉和4个孩子回到阿富汗,并受到了加尼总统的热烈欢迎。

1529338639319034.png

2016年11月,阿富汗总统加尼在总统府热烈欢迎古拉回归

“这个女人对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而言都是一种象征。”“人权观察”组织研究员,在阿富汗工作超过10年的拜尔说,“巴基斯坦媒体对其连编累牍的炒作,感觉像是在嘲讽阿富汗政府:这个女人不得不逃离自己的国家,栖身在我们这里。而阿富汗政府则高调欢迎她回归,并由此传递出这样的信息:我们可以照顾好自己人。”

患上抑郁症

住在喀布尔,古拉很少出门,可她的大房子里却时常挤满记者、商人、政客或慈善家。

“在阿富汗出名是危险的,况且我们还没有警卫。”古拉已故丈夫的侄子古尔说,“离开生活了30多年的白沙瓦,还被羁押了14天,打击真的很大,自那时起她便患上了抑郁症。”

镜头中的古拉总是裹着厚厚的罩袍,面容比实际年龄大,语气柔弱,眼神闪躲,“我在巴基斯坦Nasir Bagh难民营度过了我的童年时光,我在那儿结婚,生子,即使有许多的起起伏伏,悲欢离合,但那是我的第二故乡。”

1529338687432870.png

“阿富汗女孩”如今已经46岁,育有四个儿女

古拉不大喜欢喀布尔,这里不仅陌生而且是恐袭重灾区。她想回巴基斯坦,但这显然是阿富汗政府不能接受的,她也想回楠格哈尔省的老家,可那里已经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霸占了。

“我希望和平回到这个国家,这样人们就不会无家可归,愿上苍修理好这个国家。”

古拉的3个女儿眼下都在家附近的学校读书,不过阿富汗的大环境或许比30多年前还要糟糕。今天,阿富汗只有一半的女孩有机会上学,而且她们中的大多数会在12到15岁间辍学回家。

“妇女为阿富汗妇女”组织执行董事纳黛瑞表示,随着大批难民的回归,阿富汗政府需要安置的难民数量大约在300万人,这一情况让返乡妇女遭受性暴力和性别歧视的风险升高。

“虽然古拉回到阿富汗受到了热烈欢迎,但其他成千上万的阿富汗妇女却在没有家庭、没有住处、没有工作、缺乏完全稳定生活的情况下被强行遣返。”

难民营

2015年8月之前,记者几乎每周都会去伊斯兰堡市郊的超市,顺便在路边捎两公斤现挤的的骆驼奶。而牵着骆驼在路边等候生意的,基本是衣衫褴褛的难民。

1529338756401315.png

超市北面,彼时是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难民营。据首都发展局统计,那里住着20000到25000人,主要来自阿富汗,以及巴阿边境的联邦直辖部落区。

和世界上不少贫民窟的情况类似,由于缺乏管理,无序生长,这座难民营也成了“警察禁地”,以及恐怖分子、偷车团伙、毒贩、小偷和儿童卖淫者的“安全港”。

1529338809758888.png

1529338828801765.png

难民营中的孩子们

当地媒体报道,营地居民大多是塔利班的“无声支持者”,后者甚至还设立了非正式的法庭。由于塔利班一向认为脊髓灰质炎疫苗会导致儿童丧失生育能力,是“西方迫害伊斯兰教的阴谋”,该法庭曾禁止脊灰疫苗进入难民营,并下令对任何企图在营地内开展接种工作的人员格杀勿论。

2015年7月30日,伊斯兰堡首都发展局一纸令下,该难民营属非法占用私人土地,居民均为非法移民,对首都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将予以永久关停和驱离。

1529338857613065.png

 2015年9月拍摄于伊斯兰堡I11区的难民营,当时拆迁工作已接近尾声

不堪重负

巴方藉遣返古拉这一最著名的阿富汗难民,展示了其根治难民问题的决心。

上世纪70、80年代苏联入侵及“9·11事件”后美国发动的战争,令阿富汗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难民来源国。联合国难民署统计,自2002年以来,其协助返乡的阿富汗难民超过400万人。

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有着绵延2000多公里的边境线,由于界限模糊,疏于管理,大批像古拉这样的阿富汗难民翻山越岭涌入巴基斯坦。

联合国难民署2016年的数据显示,巴境内有约140万记录在册的阿富汗难民,另有100万左右未经登记的非法居留者,是全球接纳难民数量最多的国家。

2016年起,巴方开始收紧难民政策。今年4月,巴外交部长阿西夫在接受国民议会质询时表示,巴阿双方已就今后3-4年内遣返所有阿难民达成一致,每年将有30-50万阿难民被遣返。

巴基斯坦如此“不近人情”,是出于什么考虑呢?

首先,阿富汗难民的持续涌入,尤其是近年来国际社会对阿难民的援助整体减少,让巴基斯坦不堪重负。

巴政府边境问题顾问简·阿查克扎伊说:“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因为外国人在你的国家生活就为其提供额外资源,巴基斯坦已经这么义务做了几十年,现在希望能从这种困境中解脱出来。”

第二,阿查克扎伊表示,巴政府怀疑阿富汗难民和难民营为恐怖分子提供了庇护,因此将他们遣返是必要的,这也是巴基斯坦国家安全议题的一部分。

第三,美国指责巴基斯坦反恐不力,威胁切断安全援助,而巴试图将巴美和巴阿关系同阿富汗在巴难民问题挂钩。

美巴近期关系恶化,口水仗不断。1月,美国国务院以巴基斯坦未能采取“坚决行动”打击武装人员为由,宣布暂停对巴基斯坦安全援助。紧接着,巴基斯坦内阁决定在一个月内遣返境内的阿富汗难民。

德意志新闻社认为,巴基斯坦过去多次宣布遣返境内阿富汗难民,以应对美方压力或暴力事件激增的情况,这一决定可能是受到美方压力后作出的“应激反应”。

巴商业委员会创始人主席马利克称,美入侵阿富汗后大量阿难民涌入巴境内,致使恐袭数量和规模明显增加,干扰巴正常经济和贸易活动,经济发展无法按计划进行,而美对阿政策中几乎没有提及巴基斯坦国家发展和经济成本,这不合逻辑。

“我也不想赖在这儿”

“我今年50岁,在巴基斯坦生活了35年,阿富汗是我的国家,我也愿意叶落归根,但要是那边有和平的话我还赖在这儿干嘛。”塔斯乌尔说出了很多阿富汗难民的无奈。

1529338947293414.png

在巴基斯坦等待回乡的阿富汗难民

6月,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宣布,在“斋月”期间停火一段时间,停火对象不包括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

16日,当人们在古拉的家乡楠格哈尔省首府,欢庆阿政府与塔利班停火时,一辆载有爆炸物的汽车发生爆炸,造成至少26人死亡、54人受伤。“伊斯兰国”宣称负责。17日,楠格哈尔省再遭自杀式爆炸袭击,至少18人死亡,45人受伤。

狼烟四起,哀嚎遍地,源源不断的难民潮更令阿富汗政府左支右绌,难承其重。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的报告显示,返回阿富汗的难民60%为儿童,数万名5岁以下儿童急需医疗和营养品援助。同时,随着阿境内武装冲突的持续升级,数十万难民目前生存处境将更加艰难。

为妥善处理难民问题,巴基斯坦与阿富汗两国政府联合成立特别小组,鼓励难民自愿登记遣返。巴政府在境内设置两处自愿遣返中心,每名自愿遣返的难民在返回阿富汗境内后,还将获得联合国难民署发放的200美元补助。

1529338985594797.png

在位于巴基斯坦的联合国难民署自愿遣返中心等待办理手续的阿富汗难民

而为安置返乡难民,阿富汗政府正着手在全国29个省的61个城镇建立庇护所。阿难民与遣返部媒体顾问哈菲兹说:“这些庇护所需要健康服务、教育服务、公路、电力供应等一系列配套措施,我们急需国际社会的援助。”

目前有分析指出,解决阿难民问题的根源在于改善其民生,但是美国新阿富汗政策明显倾斜于反恐,而非民生。这意味着,缓解阿难民危机,或许只能更多依赖国际社会了。

文/王琦,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前驻巴基斯坦记者

编辑/百里云鹤

来源:侠客岛


责编:刘金鹏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