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三大新“外患”折射欧盟老问题

2018-07-03 14:23:18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为了进一步协调各国对难民问题、欧元区改革以及对外政策方面的不同立场,欧盟需要成员国在何种程度上让渡主权,成员国是否愿意让渡主权等老问题将再次浮出水面。

6101574413540012800.jpg

德国总理默克尔

德国内政部长霍斯特·泽霍夫(Horst Seehofer)因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移民问题上的分歧日渐加深,在1日提出辞去内政部长以及巴伐利亚基督教社会联盟主席一职。这一新闻引起了轩然大波。不过,在7月2日的谈判之后,默克尔与泽霍夫达成协议,同意遣返那些不合规定的难民。泽霍夫则继续留任内政部长,基社盟也继续留在执政联盟之内,德国不久前艰难组成的内阁得以保留。在暂时成功化解了“内忧”之后,默克尔仍将面对困难重重的“外患”。

在难民问题方面,默克尔一直致力于在欧盟层面达成一个统一的难民政策。在欧盟峰会期间,德国、西班牙和希腊已单独就难民遣返问题达成了协议,即两国愿意接受那些从德国遣返的、并在两国申请过庇护的难民。但是意大利、中欧四国(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和奥地利等国均坚决反对。未来,如何从德国遣返这部分违规的难民,并将其送回至最初申请庇护的国家,这将成为默克尔的“外患”之一。

在欧元区统一预算的问题方面,德国国内的政界和学界等均反对这种统一预算机制的设立,他们认为这样做的话,德国会进一步分担其他国家的财政风险以及不得不贡献更多的资金来救助这些国家。但是现在默克尔为了换取马克龙对于共同难民政策的支持,不得不做出让步。因此,可以说虽然关于欧元区改革方面的具体措施比较笼统,但仍取得了一个突破。不过,不只是德国国内各界,奥地利、荷兰等国家也公开表示反对这种欧元区统一预算的做法。所以,未来默克尔如何与法国以及欧元区其他国家进一步协调立场,将成为默克尔的“外患”之二。

在欧盟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方面,法德两国在梅斯堡宣言中明确表达了对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改革的支持。两国均希望能够加强这一政策的效率和协调能力,但德国希望建立一种类似于欧洲安全委员会之类的合作机制,以更好地协调欧洲各国的对外关系立场。此外,德国还支持一种以多数投票为原则的决策体系。积极因素是,默克尔似乎得到了法国的妥协,因为法国曾一度反对这种多数原则投票的决策方式。不过,成员国具体参与的规则以及享有的投票权利等问题尚需做出具体的规定和解释。这一点成为默克尔的“外患”之三。

总之,从目前的难民问题、欧元区以及对外政策改革来看,默克尔、德国和欧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各领域改革方向虽然已有部分定论,但具体措施尚未有提案。例如在难民方面,如何高效识别出哪些难民已经在他国申请过庇护、那些收到了申请的国家如何接收等一系列问题悬而未决。在6月的欧盟峰会上,各国就难民问题谈判了10个小时才艰难达成一份协议,但立刻就有声音表示该协议缺乏细节。

其次,协调成员国立场依旧需消耗较大成本。在难民问题方面,即便识别出这些已经申请过庇护的难民,那些收到首次申请的国家是否愿意接收是另一大难题。当前,中欧四国和奥地利等已经明确表明不愿接收。欧元区统一预算后是否需要欧盟财长等问题也争论不断。再加上目前欧洲内部的裂痕已较深,特别是部分中东欧国家的执政党已经借助民粹主义为自己巩固了权力。在这样一种局面下,各国的立场更加难以动摇。

然而,所谓立场的协调从另一个侧面来看,即成员国需让渡自身的主权至欧盟。从最初的欧洲煤钢共同体到欧洲联盟,从关税同盟到单一市场,欧盟自身的发展是建立在不断吸收成员国主权的基础之上。那么,为了进一步协调各国对难民问题、欧元区改革以及对外政策方面的不同立场,欧盟需要成员国在何种程度上让渡主权,成员国是否愿意让渡主权等老问题将再次浮出水面。

更加不容忽视的是,这种让渡的需求是否会进一步加深欧洲内部的裂痕,其答案尚不可知。如果成员国不愿进一步让渡主权,欧盟在上述三个方面的改革很可能就会因沟通成本过高而失效。而这些领域改革的失效将会使得欧洲原本就存在的问题更加难以解决,并进一步加深欧洲内部的裂痕。所以默克尔、德国和欧盟在这种两难的局面下如何前进,我们拭目以待。

(马骏驰,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海外网特约作者)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戴尚昀、李鹏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