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频释友好信号,中国怎么看?

2018-11-01 06:46:57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自去年以来,“中国渗透论” “中国威胁论”等反华言论在澳大利亚政界及部分媒体甚嚣尘上,为中澳关系的健康发展蒙上一层阴影。

rmrbhwb2018110106p36_b.jpg

10月以来,澳大利亚对中国频频示好,中澳关系回暖迹象明显。10月29日,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发布一份关于澳中关系的最新研究报告。报告指出,一些澳大利亚学者和政策制定者应该更加冷静并且理性地看待中国崛起,基于事实和证据做出客观判断。

自去年以来,“中国渗透论” “中国威胁论”等反华言论在澳大利亚政界及部分媒体甚嚣尘上,为中澳关系的健康发展蒙上一层阴影。如今,澳国内要求改变对华政策的呼声越来越高,中澳关系发展何去何从?

释放友好信号

“你好!”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用中文作为自己演讲的开场白。

这一幕发生在10月初。据澳大利亚《星岛日报》报道,10月初,莫里森造访南悉尼华人聚居区赫斯特维尔商业街并发表演讲,肯定了澳华人的贡献和中澳关系的重要性。

报道称,这是莫里森上台后第一次对中国做出的比较全面的声明。莫里森表示,“中国对澳大利亚非常重要。”“我们承诺基于我们共有的价值观和相互间的尊重,与中国发展长期建设性伙伴关系。”

澳前外交官、评论员约翰·梅纳德称赞莫里森为“两国政府和人民之间充满活力和互利的关系”提供了基础。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10月29日,澳大利亚反对党工党领导人比尔·肖滕在智库洛伊研究所发表演讲时表示,工党如果取得执政权,不会跟随美国把中国视为战略威胁,而是将采取更加独立的外交政策,以平衡中美关系。报道称,澳大利亚明年大选在即,工党在一项最新民调中获得了54%的支持率,高于执政联盟的46%。

“中澳关系明显在回暖。澳大利亚政府官方停止发表一些批评中国的言论以及对中国一系列国际战略政策表示理解和支持,这是中澳关系回暖的一个重要标志。”中山大学大洋洲研究中心主任助理费晟表示,虽然中澳关系未来可能会走向积极回暖之势,但是两国关系接下来可能依然会出现反复与波折。

“澳方释放友好信号,有意缓和两国关系,但就目前来看,远不能达到‘破冰’的程度。”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及大洋洲研究所南太平洋研究室副研究员郭春梅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澳大利亚一系列的行为的确有要修补中澳关系之意,但澳方这种短期的示好行为,更多来自于其对经贸方面利益的诉求。

合作胜过一禁

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报道称,日前,维多利亚州越过澳大利亚中央政府与中国就“一带一路”达成协议,成为该国第一个正式支持该倡议的州政府。

“该备忘录的签署是维州对华关系发展进程中的一个里程碑”,维多利亚州州长安德鲁斯在签字仪式上说,中国是维州最大贸易伙伴,维州政府致力于将维州打造成澳对华合作的重要“门户”。

《金融评论报》发表评论称,维多利亚州的举动可谓标志性事件,说明地方政府为了寻求更紧密的对华经济关系,要甩开中央政府单干。该报援引安德鲁斯的话说,“在过去4年里,维多利亚州在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份额中增加三倍多,而我们对中国的出口几乎翻了一番。我们曾说过将重启与中国的关系,我们正在完成这一任务。”

日前,澳媒《澳大利亚人报》刊登了一篇题为“与中国明智共事胜过一禁了之”的文章,认为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与中国合作比将中国拒之门外更符合澳国家利益。

“在中美博弈不断加剧的当下,澳大利亚离不开美国的安全保障,更需要中国的巨大市场。”费晟表示,虽然美国是澳大利亚的军事盟友,但是澳一直在公开场合反对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支持贸易自由化,维护多边贸易机制,与中国有共同的利益诉求。

2018年6月20日,洛伊研究所发布了一项关于澳大利亚人对其他国家态度的年度民意调查。调查显示,82%的澳大利亚人认为中国更大程度上是经济伙伴,而不是军事威胁。

“中国并不是澳大利亚发展道路上的敌人,反之,我们对于中澳关系的信念同1972年中澳建交之初所坚持的原则是一脉相承的。”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罗震表示,中国崛起为澳大利亚提供了无与伦比的发展机会。目前,随着中国向高收入国家逐步转型,在澳大利亚整个的经济发展视野中没有比中国崛起这个趋势更加亮眼的发展点。这就要求澳大利亚必须以事实和证据为基础看待中国崛起。

先要解决认知问题

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报道,莫里森近来对中国发动“魅力攻势”,以期改善中澳关系。 但问题在于,澳大利亚对中国释放的任何善意,都会被中美关系的急剧变化“抢戏”。澳大利亚被夹在中美之间,步履维艰。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澳大利亚日前以国家安全为由,将中国大陆华为与中兴通讯两家公司从澳洲的5G网络建设中剔除出去,引发中国抗议。但专家认为,国家安全只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是美国与中国在5G市场上的商业竞争,澳大利亚只是在这场竞争中选边站而已。

“中澳关系存在结构性的问题,深层次的原因便是澳大利亚对外政治安全政策和经济政策的错配。”郭春梅分析称,“安全上,澳大利亚仍然对美国和西方国家存在依赖和倚重,特殊的地缘政治形势又决定它在安全上的担忧更为敏感。另一方面,通过近些年中澳关系的发展,澳大利亚对中国在经济上的依赖也非常大。”对于澳大利亚来说,政治安全对外政策和经济对外政策就出现了不相匹配的情况,进而引发国内的不同声音。到底是更重视前者还是后者?如何平衡二者关系?澳大利亚必须做出选择。

其实早在5月21日同澳时任外长毕晓普在G20外长会议的会见之中,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就明确指出了未来中澳关系改善的先决条件,“澳方如果真心希望两国关系回归正轨并实现健康持续发展,就一定要摆脱传统思维,摘下有色眼镜,多从积极角度看待中国的发展,多为两国合作提供推动力而不是‘后坐力’。”

“虽然在历史文化和价值观上存在较大分歧,但是中澳两国经济互补性强,求同存异、互利共赢、相互尊重是未来中澳关系发展的方向。”郭春梅表示。(人民日报海外版 贾平凡)

原题:澳大利亚该如何修复对华关系?(环球热点)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8年11月01日   第 06 版)

责编:李鹏宇、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