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施压!美国能把伊朗“逼回”谈判桌吗?

2018-11-05 16:05:17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既然美国过去的一系列制裁都没有改变伊朗的外交政策,很难说本轮单边制裁会起到多大效果,而在欧盟、俄罗斯和中国都反对的情况下,美国想要让各方重新就伊核问题展开谈判,更是不大可能的事情。

内文图1.jpg

11月4日,伊朗全国举行大规模游行,抗议美国恢复对伊朗的制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美国当地时间11月5日零点,由美国单方面实施的、针对伊朗能源、造船、航运和银行等部门的制裁措施正式启动,加上今年8月启动的首批针对金属、矿产、汽车、金融等一系列制裁措施,美国于2015年签署伊核协议时取消的对伊制裁措施,已经全面恢复并且制裁强度进一步加强。

美国财长姆努钦表示,财政部11月5日将向伊朗的企业和个人追加制裁,制裁对象超过700个。其中数百个对象是此前根据伊核协议被解除制裁的企业和个人,另外300多个是新增的。

特朗普政府表示,此举是为了让伊朗“感到痛苦”并最终回到谈判桌前,就一份完全限制伊朗的协议展开谈判。而伊朗方面的回应则非常强硬,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日前对媒体表示,美国的制裁将会无效。

“豁免国”?

不过,与此前特朗普宣誓的将会迫使所有国家都与伊朗断绝关系的“全方位”、“无死角”的制裁措施相比,5号正式落地的制裁措施还是留下了一个后门。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此前表示,美国将在伊朗石油制裁中对8个进口伊朗石油的国家暂时豁免,豁免期限为180天。获得豁免权的前提是,这些国家同意在豁免期内减少直至停止从伊朗进口石油。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说法,获得豁免的国家名单将在5日正式公布。目前外界猜测,包括日本、韩国、印度、土耳其等国,将会被列入豁免名单,而欧盟所有成员国都将不会获得豁免。但问题在于,这8个国家即便是获得了豁免地位,也必须在未来180天内逐步减少直至停止从伊朗进口原油,否则制裁的大棒依然会落下来。

“美国这么做主要是为了分化有关国家”,上海外国语大学伊朗研究中心教授程彤表示。事实上,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伊核协议、重启对伊制裁以来,伊朗一直在寻求通过双边或多边机制,尽力保住伊核协议的有关成果。但是,由于美国在国际上、特别是金融领域的超强垄断地位,相关外交行动的成果并不显著。

“美国迟迟不公布这份名单,也是为了让所有相关方互相猜疑,拖延伊朗与其他国家谈判的进程”,程彤表示。他认为,美国的这种举动很大程度上来说是针对欧盟的,“虽然外界猜测欧盟国家不会获得豁免,但是在名单正式公布之前谁都说不好”。

左右为难的欧盟

欧盟被认为是此次美国退群并重启制裁的最大受害方。事实上,2015年达成的伊核协议,其1.0版本就是2010年英法德三国与伊朗达成的协议,2015年伊朗与美国、俄罗斯、中国、英国、法国和德国以及欧盟达成伊朗核问题最终协议,欧盟在其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内文图2.jpg

2015年7月14日,伊朗同美国、俄罗斯、中国、英国、法国和德国达成伊朗核问题最终协议。图片来源:新华社

对欧洲来说,伊朗问题事关其重大经济和政治利益。欧盟国家是伊朗石油的主要出口国,而对欧盟企业来说,拥有8000多万人口的伊朗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这也让欧盟在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的第一时间就表达了反对意见。

在特朗普政府5月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后,欧盟在今年8月重启了经过修订的“阻断法案”,这份1996年引入的法案,目的就是为了反制美国“域外法权”。按照这一法令,如果美国对别国的制裁殃及欧盟企业,涉事企业无需遵守相关制裁法案,还可索赔损失及冲销外国法院基于制裁法案所做判决的影响。

同时,欧盟还建立了一个名为“特殊目的载体”(Special Purpose Vehicle,SPV)的金融机制:SPV将起到银行的作用,欧盟国家从伊朗进口石油时可通过SPV支付款项;而伊朗也可通过SPV从欧盟国家购买商品。根据欧盟方面的设计,这一机制将使伊朗和欧盟国家的贸易绕开国际银行支付体系Swift,从而避开美国制裁。

不过,欧盟企业似乎并不领情,在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之后,包括道达尔、空客等在内的欧盟企业,已经宣布从伊朗撤资或暂停执行此前签订的合同。对这种局面,程彤分析称:“欧盟的这些举措很多只是政治性的姿态,对欧洲企业来说,美国市场和伊朗市场,孰轻孰重是一目了然的”。

而欧盟如此高调地反对美国还有更深层次的政治目的。自2010年“阿拉伯之春”以来,中东地区局势就日趋混乱,伊朗可以说是混乱中东局势中少数还能保持稳定的国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伊朗的稳定和伊朗对周边国家的援助,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当前中东的混乱局面,这对目前深陷中东难民危机中的欧洲国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程彤分析称,从这一点上来说,欧洲国家绝对不希望伊朗因为美国制裁的加剧最终陷入混乱,“如果美国的这种极端制裁最终导致伊朗现政权的崩溃,不但会有大量的伊朗难民涌入欧洲,伊朗周边国家的局势可能会进一步混乱”。

“重新谈判”?

自从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后,伊朗的日子就不大好过,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伊朗里亚尔再度经历了一轮快速贬值的过程,从2016年初1美元兑3.6万里亚尔暴跌至目前的1美元兑14.5万里亚尔水平,期间一度甚至下探至1美元兑20万里亚尔。

货币贬值的直接影响是民众生活水平的下降,从去年年底开始,伊朗部分基本生活物资价格快速上涨,引发普通民众不满。今年年初,由于鸡蛋、鸡肉、牛奶等商品价格出现快速上涨,引发民众大规模游行和抗议活动,在一些地区甚至出现政府机关被袭击的事件。

内文3.jpg

德黑兰街头。图片来源:新华网

特朗普一再表示,重新制裁伊朗的目的是为了最终能够使各方坐下来,重新就伊核问题进行谈判。这可能也是特朗普“极限施压”谈判手法的又一次体现。但是,既然欧盟、俄罗斯等目前都已经拒绝重新就伊核协议的内容进行谈判,伊朗自然也没有动力去跟美国人做任何交易。

当然,经济上的问题也许会暂时遏制伊朗影响力在中东的扩张,但既然美国过去的一系列制裁都没有改变伊朗的外交政策,而且多年的制裁也让伊朗积累了一整套系统的规避制裁的手段,很难说本轮单边制裁会起到多大效果。相反,制裁的压力反而会促使伊朗更坚定发展和完善本国工业体系,减少对石油部门的依赖。更有分析称,如果特朗普政府真的将伊朗政府逼入绝境,伊朗政府可能会采取怎样的回应手段将很难预测。(人民日报海外网 聂舒翼)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聂舒翼、毛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