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疫苗运动”仍在欧洲蔓延

2018-12-06 13:35:19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人们开始质疑已经建立起的免疫科学,一旦有个别似是而非的案例便加深其对主流免疫科学的怀疑,要纠正起来就特别困难。

图片1.png

2017年6月,意大利民众街头举行游行,要求政府废除强制接种疫苗法规(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据《卫报》报道,意大利卫生部长朱利亚·格里洛近日解雇了高级卫生委员会全体成员,该委员会是意大利最重要的技术科学专家委员会,负责就卫生政策向政府提出建议。虽然格里洛没有明确说明炒掉委员会全体成员的原因,但从格里洛与委员会成员的矛盾中或许可以探得一些原委:格里洛是一名来自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的疫苗怀疑论者,而该委员会对接种疫苗持肯定态度。

如今的意大利社会抵制疫苗接种的情况非常普遍。今年8月,意大利政府推翻《疫苗法》,不再强制儿童接种10种疫苗。政府尚且如此,也不难理解当意大利国家队排球运动员伊万·扎伊在社交网站上表扬当时7个月大的女儿接种疫苗表现勇敢时,反疫苗激进分子对其进行辱骂,这些攻击从“你一定是拿了药厂的脏钱”,到令人不寒而栗的诅咒“希望你女儿快得病死掉”。

意大利不是孤例,在过去十多年中,包括英国在内的不少欧洲国家出现了一场造成相当影响和后果的“反疫苗接种运动”,产生原因竟是一篇论文。1998年,一名叫安德鲁·维克菲尔德的英国医生在世界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这篇论文把疫苗接种与儿童自闭症直接联系起来。虽然这篇论文最后被证明是作者收受贿赂后的造假之作,但这篇学术谣言产生了恶劣的后果,动摇了大众对疫苗、公关卫生系统乃至政府的信任,催生了一场公共健康安全大恐慌。再加上生物学上仍未有对自闭症病因强有力的解释,部分家长或许会担心与疫苗有关联,因此拒绝接种。

在政府及权威机构的辟谣下,一篇虚假论文为何仍然能在西方社会引起波澜?这与西方的现代性危机密不可分。在现代性危机下,对近代以来工业文明、科学技术给人类社会带来的物质主义、虚无主义的反思亦随之兴起。德国社会学家乌尔里希·贝克曾在《自反性现代化—现代社会秩序中的政治、传统与美学》一文中指出,在现代化进程中,科学技术的发展势必经过两个阶段。在第二阶段“自反性”阶段里,科学的怀疑主义方法被自反性地用于科学自身,用来批判和揭露科学。化工厂、核电站、生物技术工厂……这些曾经造福于人类的东西不再像工业化早期那般受欢迎,反而会遭遇群体性抵抗;本是为人民谋福祉的行政机关被怀疑反对,专家意见等常规政治咨询工具随之失灵。

这个逻辑也适用于解释西方的反疫苗运动。人们开始质疑已经建立起的免疫科学,一旦有个别似是而非的案例便加深其对主流免疫科学的怀疑,要纠正起来就特别困难。当媒体大篇幅报道疫苗接种造成损害的个案,公众往往会更加注意这些个案,放大疫苗的风险,而忽视真实的风险。

意大利等欧洲国家兴起的“反疫苗运动”也为我们敲响警钟,如果人们失去信心,将很难再恢复,后果将是灾难性的。或许数据可以说明这个问题。在维克菲尔德发表造假论文后,英国的父母让他们的孩子远离了免疫诊所,疫苗接种率暴跌,最低时达到2004年的81%。这种变化带来的影响随之而来,2001年至2013年间,英国麻疹病例急剧上升。而对于兴起“五星运动”、采取各种手段抵制疫苗接种项目的意大利,2017年该国麻疹病例4885起,位列欧洲第二,被形容麻疹免疫覆盖率“和非洲纳米比亚差不多”。(人民日报海外网 戴尚昀)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戴尚昀、毛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