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洪才:“稳金融”尤其要防范这四大风险

2019-02-28 18:33:14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未来要保证货币政策和金融环境的稳定,防控金融风险,推动金融开放,实现未来几年宏观经济相对稳健的发展。

内文图.jpg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海外网 谢明/摄)

2月28日,人民日报海外网举办第25期金台沙龙,话题聚焦即将召开的2019年全国两会。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结合当下的经济形势和未来工作重点,对未来金融和货币政策提出建议。他认为,未来要保证货币政策和金融环境的稳定,防控金融风险,推动金融开放,实现未来几年宏观经济相对稳健的发展。

以下为主旨演讲摘编:

第一,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证流动性合理充裕。

从2017年7月到2018年年底,中国的货币政策实际是适度偏紧的,货币供应量的增长速度低于名义GDP的增长速度。

2018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保持流动性,也就是广义货币发行量(M2)的增长速度大体上要和名义GPD增速相一致。从2019年1月数据来看,货币信贷的资金增长比较快,社会融资规模增长比较多,但是M2增速也只是从最低点8.0%上升到8.4%,依然低于名义GDP增速。另一个关键指标狭义货币发行量(M1)增速只有0.4%,可以说流动性依然偏紧。

未来可以通过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其他一些公开市场操作,还有一些定向的货币政策工具的综合实施,来保证流动性合理充裕,使M2增速与名义GDP增速相一致。在流动性相对合理的背景下,保持人民币的相对稳定就有了一个良好的前提条件,包括货币信贷资金的投放、资本市场的投融资活动都会有一个相对宽松的货币条件。

同时,这个过程中也要把控好降杠杆的力度和节奏。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工作会议以后,我们从降杠杆转变为稳杠杆,把控好降杠杆的节奏和力度显得格外重要。

第二,要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

近期来看,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调整,使得市场信心有所回复,加上短期资金流入,近期股市从2500点上涨到3000点。如果能够在3000点上下稳定一段时间,能为我们加快推进科创板及相关注册制的改革试点创造良好的机遇。这样有助于激活资本市场的交易,让投资者感受到信心,为企业的投融资,特别是转型升级、科技创新,以及为中小企业融资等等提供金融支持。

第三,随着扩大开放,深化改革大型金融机构的战略性转型。

随着加快推进金融服务业的对外开放,在这一过程中必然要应对来自境外金融机构的竞争,因此我们的大型国有金融机构、特别是大型银行机构如何能够改革创新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从大型金融机构自身来看,体制机制的改革创新,同时利用金融科技手段来提高效率,实现大型金融机构战略转型。通过我们内控机制的完善、产品服务的创新,降低融资成本、提高融资效率,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支持企业转型升级,特别是支持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的投融资活动。

第四,金融业的对外开放

目前中国制造业的开放已经接近尾声,服务业、特别是金融服务业的开放将是未来的工作重点。要搞好金融业的对外开放,涉及到以下几点:

首先,要做好国际收支的基本平衡,这也是宏观调控的主要目标之一。2018年中国经常账户出现逆差,这是历史上没有过的。2018年外贸进出口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是-0.6%,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在扩大进口,另一方面是一些低端制造业在向海外转移,这造成2018年外贸顺差明显收窄,未来经常账户依然有可能出现短期逆差。

其次,在国际环境出现剧烈波动的情况下,要保证人民币汇率的相对稳定性,加强对资本流动的管控,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在扩大开放的过程中,资本账户的开放还是要一步一步地来,稳中求进。

再次,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战略性的任务,也是一个中长期发展的任务。过去我们已经通过推出一系列的金融衍生品,比如推出人民币计价的石油期货,都有助于提升人民币在国际大宗商品定价当中的话语权,未来在这一领域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同时我们可以利用“一带一路”建设推进的历史契机,与周边和相关国家在推进产业合作、投资贸易合作的过程当中,推进人民币的进一步扩大使用,提升人民币在全球范围内的市场占有率,提升人民币的竞争力。

第五,要防控金融风险。

“稳金融”是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的工作重点之一,防控金融风险是“稳金融”的重中之重。当下来看,防控金融风险主要有这么几个方面:

首先就是股市异常波动的风险。要防止资本市场的剧烈波动,防止市场震荡的蔓延和传染。要完善相关的交易制度和监管制度,加强对上市公司的监管,特别是科创板的推出还是要稳中求进,不要一哄而起。

其次是防范债务风险。前几年降杠杆,特别是降低国企杠杆率和地方政府的财政负债杠杆率形成了一个约束力。现在经济政策出现调整,新一轮基建扩大投资、支持民营经济和小微企业发展的过程中,一些项目的短期经济效益不明显,盲目上马可能会增加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的负债。

再次,银行信贷资金的投放不能放松风险管控。通过发挥扩大基建投资,补齐基建投资短板,发挥投资的关键性作用,银行资金是“冲锋”在前的。在这个过程中,不能放松风险的管控,不能因为行政干预或其他手段导致未来两三年出现新一轮银行坏账上升,为金融稳定埋下隐患。

最后,在金融扩大开放过程当中的抵御外部冲击的风险。2019年全球经济环境出现了一些变化,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增速都在放缓、全球贸易和投资都在放缓,这说明需求不足仍是当下全球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首要矛盾。在这种情况下,各国政策都在调整,贸易摩擦可能加剧,大国政策的不确定性、系统重要性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的不确定性产生的负面溢出效应,对我们是有很大的潜在风险的。虽然中国经济体量大、抵抗外部冲击的能力比较强,但是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另外,我们注意引导资金的走向,避免资金再度流向房地产等领域,形成资产泡沫;要防范金融科技发展、特别是金融创新所带来的潜在风险,要在规范的前提下,推动金融科技稳定发展,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徐洪才,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

人民日报海外网 聂舒翼/整理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聂舒翼、吴正丹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