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6年前的内部讲话,为何突然公开?

2019-04-02 06:52:21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要回顾历史,就面临如何阐释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如何认识和坚持当下中国所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问题。

640.jpg

2013年1月5日,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在中央党校开班。习近平在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

4月1日出版的2019年第7期《求是》,头条刊登的是习近平总书记的署名文章:《关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几个问题》。

光看标题大家可能觉得是“老生常谈”,或者偏重理论性。但是,如果读完这篇6000字的文章,一定会颠覆自己的第一感受,并且产生强烈的“好奇”。

可以说,这篇文章非常、非常值得解读。

不寻常

先说“好奇”从何而来。

首先,一个明显的不寻常:时间。这是一篇“旧文重发”。讲话时间是在2013年1月5日,也就是十八大结束之后不到2个月,习近平刚刚履新不久,距今六年有余。

讲话的听众也不寻常:这是习近平给“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的一篇讲话。中央委员会是全国党代会产生的“中共权力核心机构”,人数不过数百;讲给新进的权力核心机构成员,其内容重要性可想而知。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把6年前的一次讲话、且当时层级很高的讲话拿出来,在现在的时间节点上,通过公开的媒体渠道,发表在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上?而且,当时为何要给核心权力机构的新成员,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么一个看上去很理论的话题?

其实,本篇讲话并非首次在公开渠道发表。2014年9月,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首次公开发表了这篇讲话;2016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文章选编》再次收入这篇讲话,“供县处级(含处级)党员领导干部学习使用”。

但是,选在《求是》这一中央机关刊物、同时也具有媒体属性的渠道发表,的确具有时间节点意义。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不可避免地要回顾历史:要回顾历史,就面临如何阐释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如何认识和坚持当下中国所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问题。

可以说,这篇曾经是讲给核心领导集团干部的讲话,同样具有在社会层面凝聚共识的意义。

《求是》刊发本文时配发的编者按这样描述:这篇纲领性文献“对党内存在的一些深层次思想困惑,对社会上存在的一些错误认识,对国际社会存在的一些歪曲谬读,正本清源,条分缕析,进行了透彻回答,廓清了重大政治和思想理论是非”。

在岛叔看来,本文回答的是两个核心的“理论大是大非”问题。

意识形态

第一个重大是非:如何看待新中国历史,尤其是“前30年”和“后40年”的关系。这也是此文首次公开出版后最受关注的大话题。

事实上,在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座谈会、邓小平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习近平都谈到了这个问题,那两次也可视作2013年1月5日这篇讲话的再阐释,也是对一度甚嚣尘上的“历史虚无主义”的正面回击。

为什么首先说这是重大的“理论是非”?习近平说,这个重大政治问题处理不好,就会产生严重政治后果。来看看他的讲话原文——

“国内外敌对势力往往就是拿中国革命史、新中国历史来做文章,竭尽攻击、丑化、污蔑之能事,根本目的就是要搞乱人心,煽动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中国社会主义制度。

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了,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这是前车之鉴啊!”

邓小平同志指出:

“毛泽东思想这个旗帜丢不得。丢掉了这个旗帜,实际上就否定了我们党的光辉历史。总的来说,我们党的历史还是光辉的历史。虽然我们党在历史上,包括建国以后的30年中,犯过一些大错误,甚至犯过搞’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大错误,但是我们党终究把革命搞成功了。

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才大大提高的。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才使我们这个人口占世界总人口近1/4的大国,在世界上站起来,而且站住了。”

“试想一下,如果当时全盘否定了毛泽东同志,那我们党还能站得住吗?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还能站得住吗?那就站不住了,站不住就会天下大乱。”

习近平还专门提了一个建议:“建议大家把《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找出来再看看。”这“不只是一个历史问题,更主要的是一个政治问题”。

前面说到,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70周年是一个连续的整体,不能割裂来看。习近平说,改革开放的决策是正确的,如果不搞,“就可能面临严重危机,就可能遇到像苏联、东欧国家那样的亡党亡国危机”;但1949-1978年的探索为改革开放“积累了重要的思想、物质、制度条件,积累了正反两方面经验”。要正确认识这两个历史阶段,实事求是地从中分辨出经验、教训、真理和错误。

这是意识形态的大是大非。事实上,2013年8月,习近平就提出,“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单说2019年,1月份省部级领导干部“防范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3月份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连续3个场合,习近平都提到意识形态,足见重视。

对国史要清醒认识,不能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就会天下大乱”。苏共的前车之鉴依然在目,这是居安思危。

走什么路

第二个重大是非:如何看待中国的路。

前面说了,这条路“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一个国家实行什么样的主义,关键要看这个主义能否解决这个国家面临的历史性课题。”

在中华民族积贫积弱、任人宰割的时期,各种主义和思潮都进行过尝试,资本主义、改良主义、自由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民粹主义、工团主义等,但都没能解决中国的前途和命运问题。……苏联解体、东欧巨变后,各式各样的“中国崩溃论”也从来没有中断过。

习近平说,但事实是,带领中国从积贫积弱走向“站起来”的,是社会主义道路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用发展的事实不断击破“中国崩溃论”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反之,冷战后那些被迫采纳西方模式的发展中国家,到现在看,结果是“党争纷起、社会动荡、人民流离失所,至今难以稳定”。

换言之,采用什么主义,要看能否解决“历史性问题”。试验过走不通的不选,在其他国家证明失败的模式照搬也不选。这也是这些年习近平反复说的: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

同样,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史,也不是某些舆论贴标签的“资本社会主义”、“国家资本主义”、“新官僚资本主义”。丢掉了蕴涵于这一道路其中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法律体系,就不是社会主义。

在这里,需要承接的话题就是:既然中国共产党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为什么中国的发展水平目前还不如一些资本主义国家?优越性体现在哪里?

同样可以看看习近平的原文:

“我们要深刻认识资本主义社会的自我调节能力,充分估计到西方发达国家在经济科技军事方面长期占据优势的客观现实,认真做好两种社会制度长期合作和斗争的各方面准备。

在相当长时期内,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还必须同生产力更发达的资本主义长期合作和斗争,还必须认真学习和借鉴资本主义创造的有益文明成果,甚至必须面对被人们用西方发达国家的长处来比较中国社会主义发展中的不足并加以指责的现实。

我们必须有很强大的战略定力,坚决抵制抛弃社会主义的各种错误主张,自觉纠正超越阶段的错误观念。最重要的,还是要集中精力办好自己的事情,不断壮大我们的综合国力,不断改善我们人民的生活,不断建设对资本主义具有优越性的社会主义,不断为我们赢得主动、赢得优势、赢得未来打下更加坚实的基础。”

凝聚共识

这便是本文最核心的两个重大理论是非。换言之,这篇讲话,就是要回答,怎么看待过去70年历史、怎么看待过去现在和将来中国坚持之道路的问题。

“道路问题是关系党的事业兴衰成败第一位的问题,道路就是党的生命。”习近平引用毛泽东的话说,“革命党是群众的向导,在革命中未有革命党领错了路而革命不失败的。”

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自然不那么容易,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和坚持。当年邓小平说,共产主义可能需要几代、十几代甚至几十代人才能看到;习近平说,这是共产党人的政治清醒,要知道,孔老夫子到现在也不过七十几代人。

换言之,有远大目标,也要认清当下“初级阶段”的现实;不断从现实出发、找准符合现实的发展和奋斗目标,才能一步一个脚印地朝着最远大的目标迈进。“这是符合国情的,也不脱离党的最高理想。”习近平的话斩钉截铁:千万不能“邯郸学步,失其故行”;过去不能搞全盘苏化,现在也不能搞全盘西化或者其他什么化。

2013年,给新进入权力核心机构的成员讲这个问题,统一思想、凝聚共识的意味是明确的;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重新刊发,也是要在更广泛的社会层面廓清是非、凝聚共识。

文/公子无忌

(来源:侠客岛)

责编:刘思悦、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