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贸易谈判分歧有多大?协定名称都定不下来!

2019-04-18 15:13:24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就此轮谈判透露出的信息来看,两国对未来双边性质的FTA(自由贸易协定)的战略设想是完全不同的,且个别领域存在明显分歧,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达成妥协。

d788d43f8794a4c2de4f80f82385b4d1ac6e396e.jpeg

资料图: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外景。(图源:新华社)

当地时间4月15至16日,美日两国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就新贸易谈判举行了首轮磋商。按照美国此前的“计划”,美日一旦达成协定,不仅关系到美日贸易制度的再设计和经济利益的再分配,更会深刻影响日本的国内政治,引发其政治版图的重新布局和政治制度的深度改革。

但从目前的情况看,两天的谈判并没有达成任何实质性成果,更多地表现为相互询价的过程,而且双方在此轮磋商中表现不一,基本形成了“美攻日守”的格局。

第一,此轮磋商延续了特朗普政府的一贯风格,凸显美国经济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政策风向。显然,美国在此轮谈判还未开始的时候,就已牢牢掌握了主导权。换言之,此次美日间的贸易谈判就是在特朗普政府的强压政策下产生的政治反应,也是日本对美贸易政策妥协的最终结果。实际上,自2017年特朗普上台以来,经济和贸易议题就成为其对日政策的主要抓手。一方面,特朗普政府希望加强与日本在经济、能源、安全等相关领域的战略性合作,进一步稳固并提升美国在东亚及亚太地区的经济利益与战略利益;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又意图借助修正美日贸易长期失衡的“非公平”状态,为美国经济利益的最大化创造有利条件。由此可见,美国在此轮对日贸易谈判中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均是扩大自身的经济利益,而日本则相对处于一个被动防守的位置。

第二,美国在积极扩大贸易谈判战线,试图用一个“新贸易合作协定”来重新安排美日双边贸易结构及未来经济利益分成。应该说,此轮贸易磋商的肇始意味着美日两国间正式启动了双边性质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这也是2018年美日首脑之间达成的重要政治约定之一。然而,美日两国的诉求迥然不同:美国希望借新贸易协定,“一气呵成”地解决美日间的“贸易不公平”问题,进而实现其所定义的“对日公平贸易”;而对于日本而言,这一新贸易协定如果能够达成,也主要是为了贯彻安倍政府的对美政策方针,同时稳固或提升日美间的政治伙伴关系,简言之,新贸易协定就是日本对美经济外交的典型工具,或许也可以视为“经济换政治”的牺牲品。

第三,美日双方分歧巨大,达成妥协或许需要较长时间。就此轮谈判透露出的信息来看,两国对未来双边性质的FTA(自由贸易协定)的战略设想是完全不同的,且个别领域存在明显分歧,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达成妥协。从日本来看,本来就希望将此次贸易谈判的对象压缩在货物贸易领域,即使牺牲部分农产品贸易的利益,也不愿将贸易磋商的范围扩大至服务贸易领域。鉴于此,安倍政府在对国内谈及日美贸易谈判时,始终回避使用FTA这个词,而是选用了TAG这个新标签,即货物贸易协定,来表述日美间的新贸易协定。安倍政府此举意在掩人耳目,以降低国内的抵触感和反对声。

反观华盛顿方面,特朗普政府似乎没有任何顾忌,自始至终在使用FTA来表述美日间的新贸易协定。更为重要的是,特朗普政府在启动此轮谈判之后,就摆出了全面进攻的架势,意图主导实施一场“没有禁域”的贸易谈判。除了货物贸易涉及的关税问题之外,美国还将电子商务、数字贸易等涉及服务领域的议题引入了此轮谈判之中。应该说,对于日本而言,特朗普政府可谓是来势汹汹,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战略架势。

综合来看,美日在经济领域的合作与协商凸显“危”、“机”并存的复杂性,利益博弈仍是主导双方未来经济合作进程的主要因素。在特朗普政府的高压政策下,日本原定采取的“以拖待变”战略原则似乎并不可行,并且,美国明显富有针对性地采取了“以变避拖”的战略原则,将许多原定计划外的议题全部塞入了当前的谈判议程,就是希望“快刀斩乱麻”,一揽子解决两国间的贸易问题。此外,美国的高压态度加剧了贸易谈判的复杂性,也致使谈判前景扑朔迷离。

(陈友骏,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区域经济室主任,海外网专栏作者)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戴尚昀、毛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