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椅子让格俄两国又怼上了

2019-07-10 08:33:23来源:文汇报
字号:
摘要:7日晚间,格鲁吉亚“鲁斯塔维-2”电视台记者加布尼亚在节目中辱骂普京,遭到克里姆林宫强烈谴责,并引发格民众抗议,担心俄格关系进一步恶化。

60710_p32_b.jpg

7月8日起,俄格两国民航直航全面停摆,图为莫斯科伏努科沃机场。(图源:视觉中国)

俄罗斯和格鲁吉亚最后一次直飞航班在7月7日执飞,7月8日起,俄格两国民航直航全面停摆。半个月之前,俄罗斯总统普京连下的两道禁飞令正式生效。据俄交通部初步统计,航班停飞给两国造成的民航损失已达30亿卢布。

据塔斯社8日报道,尽管正值旅游旺季,由于民航停摆,80%俄罗斯游客取消了原定的赴格行程,这将给格鲁吉亚旅游业造成约450亿卢布的损失。此外,7日晚间,格鲁吉亚“鲁斯塔维-2”电视台记者加布尼亚在节目中辱骂普京,遭到克里姆林宫强烈谴责,并引发格民众抗议,担心俄格关系进一步恶化。

从外交风波到造成巨额经济损失,都要从一把椅子说起。俄罗斯电子报Vzglyad记者鲁诺切诺娃曾感慨道:“自从鲍里斯·戈东诺夫从沙皇费奥多尔的宝座上摔下来后,400多年来,俄罗斯人就没有因为一把椅子栽过跟头,这次却被格鲁吉亚‘碰了瓷’。”

俄国家杜马议员坐上格议长的座位

到底是把什么样的椅子让俄格关系再度雪上加霜?6月20日,东正教国家议会论坛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的议会大厦召开,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加夫里洛夫率团参加。

由于加夫里洛夫是该论坛主席,格鲁吉亚议长科巴希泽便邀请他坐在自己平时所坐的议长位置发言。没想到这一举动引发格鲁吉亚民众的不满,当晚第比利斯爆发示威活动,大约1万人聚集在议会大厦外。后来示威演变为骚乱,格鲁吉亚卫生部说,至少160名示威者和80名警察受伤。

示威的直接后果是议长科巴希泽6月21日宣布辞职,他也成为第一个被这把椅子拉下的人。然而科巴希泽的下台并没有平息民众的愤怒,直到今天,仍有不少人出现在第比利斯的街头,他们要求在6月20日动用警力的内政部长辞职,并释放被关押的抗议者。

而就在此前的6月24日,格鲁吉亚执政党主席伊万尼什维利向示威人群做出让步,称从明年起,格鲁吉亚的议会选举将实行比例代表制,选举制度改革无条件执行。

这一表态更加让人摸不着头脑:矛头一开始不是指向俄罗斯的吗,为何发展越来越内部化了?可能连俄罗斯本身都对此有点措手不及。

事情甫一发生,格鲁吉亚总统祖拉比什维利就对媒体表示,坐错位子的举动是对格“国家尊严的冒犯”,她同时在社交媒体脸书留言,指认俄罗斯是“敌人”,称俄方“第五纵队”的暗中操作比公开挑衅更为危险。

一向针锋相对的俄罗斯并没有示弱,克里姆林宫谴责格方行动是“针对俄罗斯人的挑衅”。可是到了6月24日,俄罗斯发现事情好像不是那么回事,正在发生的事情更像是格鲁吉亚的内部政治斗争:从快速集结的大规模示威,到警察与示威群众的暴力对峙,再到总统的激进言论……一切似乎都是酝酿好的。

反对派借民意向寡头提出挑战

那这股反对浪潮到底剑指何方?俄罗斯《新报》给出了一种解释:“格鲁吉亚爆发的抗议与摩尔多瓦此前的政治冲突类似,更像在后苏联国家兴起的‘反寡头政治’浪潮,而非受到恐俄情绪驱动。”

就在不久之前,摩尔多瓦发生七日动乱,在美俄欧三方的角力和摩政治力量重组的双重作用下,以牺牲寡头普拉霍特纽克的结局告终。而再把视线拉长一点,今年以来,斯洛伐克、乌克兰、立陶宛都通过大选的方式选择了“体系外”总统,抛弃了传统的政治寡头。

从民粹主义全球化的视角来看,格鲁吉亚正在发生的事情也许能找到合理的解释。6月24日站出来向反对派让步的执政党领袖伊万尼什维利正是格鲁吉亚最大的寡头,在反对派看来,他也是总统背后真正的“话事人”。

据《福布斯》杂志2012年3月发布的年度亿万富豪榜单,伊万尼什维利净资产达64亿美元,为格鲁吉亚首富。同时他还被认为和俄罗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其曾在俄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并于20世纪90年代在俄罗斯发迹。

2012年格议会选举之后,伊万尼什维利领导的“格鲁吉亚梦想”联盟打败前总统萨卡什维利领导的“统一民族运动”,成功由反对党一举成为执政党,伊万尼什维利也继而当选该国总理,自此之后,俄格关系实质性回暖。有观点认为,尽管此后格鲁吉亚政坛几经更迭,但伊万尼什维利的影响力从未离开过。

而他对于政坛的把持却让民众越发不满,盖洛普一项民调显示,有三分之一的格民众对寡头政治表达愤怒之情,这种愤怒很大一部分冲着伊万尼什维利,这位2012年被人们誉为救世主的人,如今是格鲁吉亚风评最差的政治家。

卡耐基欧洲中心高级研究员托马斯·德瓦尔认为,格鲁吉亚是有着“愤怒”政治文化传统的国家,在1956年、1978年、1989年、1991年、2003年、2007年和2012年,人们都通过愤怒改变国家的命运。“这样的情绪如今再一次上演,只是可能被政治家们利用了,反对派借着民意对寡头提出挑战,然而被牺牲的却是议长或内政部长,伊万尼什维利仍然在那里。他也洞悉这种愤怒和疏通愤怒的方式,选举制度改革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德瓦尔更表示,伊万尼什维利不是格鲁吉亚的普拉霍特纽克,他背后有俄罗斯支持。俄罗斯这次完全打到了格鲁吉亚的“七寸”:通过禁飞打击格旅游业。自2014年两国恢复定期航班,2015年俄简化赴格签证手续之后,格鲁吉亚成为克里米亚之外,俄罗斯人最喜爱去的地方之一。数据显示2018年约有170万俄罗斯人赴格旅游,占该国外国游客比例的第三位。

此外,据多家俄媒报道,若示威继续,俄罗斯可能会打击格鲁吉亚的葡萄酒产业。统计显示,2018年出口俄罗斯的葡萄酒占格葡萄酒总产量的三分之二。德瓦尔认为,这次俄罗斯不仅会力挺伊万尼什维利,甚至有可能将计就计,打击亲西方的反对派,把格鲁吉亚重新拉回“亲俄”的轨道上。(文汇报记者刘  畅)

原题:双方民航直航全面停摆,格鲁吉亚记者辱骂普京遭俄方谴责——一把椅子让格俄两国又怼上了

责编:姚凌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