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评:G7想靠扩容“续命”?难!

2020-06-02 13:44:19来源:海外网
生成海报
字号:
摘要:疫情只是导致G7离心力加强的短期因素,但G7内部的分歧从更深层次反映出G7影响力和行动力的长期衰退。

1111.jpg

资料图:特朗普与美国盟友不和已不是新闻,图为2018年G7峰会现场。(图/美联社)

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6月1日报道称,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邀请俄罗斯总统普京参加七国集团(G7)领导人会议一事,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普京还没有接受特朗普的邀请。莫斯科需要了解即将召开峰会的更多细节,包括议程和俄参加峰会的形式,以便做出最终决定。这是特朗普扩容G7遭遇的又一个不确定因素。

稍早前特朗普称,现在G7已经代表不了当今世界的大势,“非常过时”,因此将扩大参会国名单。外界普遍认为,特朗普此举有扩容G7之意。不过,目前看来,对特朗普的提议,相关国家似乎并不太捧场。德国联邦政府发言人赛贝特6月30日表示,考虑到目前新冠大流行的整体形势,德国总理默克尔无法承诺前往赴会。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婉言拒绝,认为这一安排牵涉太多健康安全方面的问题。法国总统府的说法是马克龙“愿意去美国,前提是(美国)情况允许”。

G7成员国对到美国赴会颇多踌躇,美国严峻的疫情形势是显而易见的原因。目前,全球新冠肺炎感染病例已超过600万,美国的疫情死亡人数突破10万人,高达全球死亡数字近三分之一,感染确诊病例超过170万。在这样的背景下,各国领导人出席参加G7会议,不仅会增加自身感染风险,而且还容易向民众传递错误信号,变相“鼓励”民众外出。此外,在抗疫过程中,美国高价抢购或截留盟友的抗疫物资等单边主义做法,以及日前做出退出世界卫生组织的决定,都在G7成员间埋下了不和的种子。

当然,疫情只是导致G7离心力加强的短期因素,但G7内部的分歧从更深层次反映出G7影响力和行动力的长期衰退。

首先,G7的总体经济实力在不断下降,使成员国在国际事务上“心有余,力不足”。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G7国际影响力的下降成为公认的事实。G7占全球GDP总量之比已经从1992年的68%,下降至2018年的45%,而新兴经济体已占据全球GDP的“半壁江山”。G7在制定全球经济政策、协调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宏观经济政策的能力随之下降。

其次,“美国优先”削弱了G7的内部一致性。尽管G7还能在全球经济金融问题上共同发声,但无法就任何问题提出具体解决方案,或达成共识。特别是近年来美国政府的本国优先、贸易保护主义,更是加剧了这样的倾向。实际上,在4月17日召开的G7领导人视频会议上,美国与其余6个成员国在对待世界卫生组织问题上,就出现了严重分歧。

最后,G7没有顺应适应全球治理体系的变化趋势。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之前,拥有巨大经济实力的G7始终把持着国际经济规则的制定权,但随着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全面参与全球治理的深入,特别是G20、APEC、BRICS等全球和区域机制的兴起,G7已难以发挥原来的“独大”作用了。

实际上,在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就不难看出G7与G20之间的差距。比如,3月底召开的G20领导人特别峰会宣布向全球经济注入5万亿美元以应对疫情。3月以来,G20先后召开3次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围绕制定应对疫情影响的行动计划密集开展工作。近日G20宣布,将把全球最贫困国家偿还债务的时间延期一年。可以说,在应对全球疫情方面,G20发挥了多边机制协调各国携手抗疫的效用,这是G7所不能比拟的。

整体经济实力下降和内部分歧日益严重,是G7影响力和行动力衰退的根本原因。不解决这些老问题,想靠扩容“续命”,恐怕最后只会沦为“黄粱一梦”。(陈洋)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点击“海外网评”,读懂中国与世界。

责编:陈洋、张六陆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