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 | 美国在全球实验室干过啥?“堪比纳粹”

2022-03-18 14:29:07来源:海外网
生成海报
字号:
摘要:无怪乎二战后美国要与日本731部队、纳粹集中营医生勾勾搭搭,原来他们本就是一路“货色”,只不过美国要更加善于伪装罢了。

SYOHILIS-jumbo.jpg

一名在“危地马拉梅毒实验”中被感染的女性。(图源:路透社)

近期乌克兰局势意外引发世界对美国全球生物实验室的关注,面对俄罗斯在乌克兰发现的文件、图片、实物等证据,美国政客试图只用一句“虚假信息”搪塞。人们不禁要问,美国在全球的生物实验室里究竟藏着什么?毕竟,美国在这方面的“黑历史”数不胜数,骇人听闻的“危地马拉梅毒实验”便是证明。

据《纽约时报》报道,1946年至1948年,美国在危地马拉开展非法人体实验,共有5500多名危地马拉囚犯、性工作者、士兵、儿童和精神病患者沦为美国的实验对象,从10岁到72岁统统没逃过“魔掌”。其中,1308人被故意感染梅毒、淋病、软下疳等性病,至少有83人死亡,仅约有700人得到了抗生素治疗。

二战期间,美国士兵私生活极度混乱,性病在军营异常猖獗。根据美国政府发布的一份报告《伦理道德上不可接受:1946年至1948年危地马拉性病研究》(以下简称《报告》),当时有专家预计,将会有35万士兵染上性病,每年将会损失70万士兵,治疗费用则为3400万美元(约合2011年的4.4亿美元)。在此情形下,研发治疗性病的有效药物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但令人发指的是,美国在本土的实验失败后,把目光投向了危地马拉。为什么是危地马拉呢?一个重要原因是,方便。

美国援助了危地马拉的医疗卫生系统,当地设有美国的实验室,开展起实验来很方便。而且,在危地马拉开展实验,不必担心在美国会产生争议的伦理问题,更不必担心负面舆论和法律后果。于是,由卡特勒作为负责人,一批研究人员前往危地马拉,美其名曰促进公共卫生服务,实则秘密开展了一系列恐怖实验。

想要治好病,那么第一步就是要让实验对象染上性病,之后再探索哪些药物可以发挥作用。因此,研究人员花了大力气在危地马拉传播性病。

首先是所谓的“正常暴露”,研究人员收买妓女让她们传播性病。依据《报告》,一名妓女获得了25美元的报酬,在随后一年里她被11次接种不同种类的淋病,而且没有得到任何治疗。通过这种方式,危地马拉的士兵、囚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有意暴露在病菌中,而参与实验的妓女至少有一名年仅16岁。

其次是人工接种,研究人员在士兵、精神病人等人群中开展实验。举一个相当可怕的例子,据《纽约时报》报道,卡特勒往一位女性精神病人的左臂注射梅毒,不久后她身上出现了红色肿块,皮肤开始脱落。3个月后,卡特勒才给她注射青霉素。后来,卡特勒观察到她非常不适,以至于她“似乎要死了”,尽管如此,卡特勒仍将一名男性淋病患者的脓液注射进她体内。四天后,她的双眼被感染,尿道流血,并最终死亡。

如此残忍的实验在当时并非什么还在争论的伦理问题,当时已有共识认为“在活人身上注射梅毒病菌,在伦理道德上是不可能的”。另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当时参与实验的研究人员也明确知道自己违法了道德准则。作为负责人的卡特勒只是加强了保密手段,而这项罪行也确实成功地被掩盖了。直到2010年才被美国学者曝光,美国政府这才承认“危地马拉梅毒实验”的存在。当时,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向时任危地马拉总统阿尔瓦罗·克洛姆道了歉,然而至今美国都没有任何人因此被追责,美国甚至连一笔真金白银也没赔过。

美国非法人体实验的罪行可谓罄竹难书,相关的例证还有太多太多:1932年至1972年的塔斯基吉梅毒实验,秘密跟踪观察约400名患有梅毒的贫穷非洲裔美国人,并极力阻止他们接受正常的治疗,以了解梅毒的自然演变过程,到实验结束,仅有74人幸存;1963年,布鲁克林犹太慢性病医院的22名老年患者被注射了活癌细胞……

BBC在报道中援引一名危地马拉政府官员的话称:“将高浓度病菌注射进眼睛、中枢神经系统和男性生殖器,是堪比纳粹德国科学家的行为。”由此看来,无怪乎二战后美国要与日本731部队、纳粹集中营医生勾勾搭搭,原来他们本就是一路“货色”,只不过美国要更加善于伪装罢了。

(文/何所忆)

责编:何洌、毛莉

  • 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