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原创评论 >

真相 | 美军海外“黑监狱”的罪恶永远无法抹去

海外网 2023-11-23 16:55:00

1129524210_16814813850131n.jpg

2021年7月8日,美军遗弃的军用车辆停放在阿富汗帕尔万省的巴格拉姆空军基地内。美国和北约军队已从该基地全部撤离。(图源:新华社)

今年是美军撤离阿富汗两周年,美国给这片土地带来的伤痛远未抚平,美国践踏人权的污点也永远无法抹去。美军设立在阿富汗的巴格拉姆监狱,就是一个美国肆意侵犯人权的“人间炼狱”。《纽约时报》在2013年的报道中称,巴格拉姆监狱臭名昭著,相比之下关塔那摩监狱就像一个“教堂营地”。

长久以来,美国情治机构、美军常在讯问囚犯时动用酷刑早已人尽皆知,但美国却欲盖弥彰,将之称为“强化审讯技术”。言下之意是,为了“问出情报”,超出常规的审讯手段是情有可原的。但在巴格拉姆监狱里的种种非人道行径足以表明,很多时候,美军虐囚根本不为情报,而只是“为虐而虐”。《纽约时报》2005年报道称,有时,折磨囚犯似乎只是因为无聊或残忍,或两者兼而有之。半岛电视台2021年报道称,有曾被关押的囚犯表示,如果进入巴格拉姆,那就不会再有出路,如果你进来时不是反美战士,那么你出去时一定是反美战士。

被关进巴格拉姆,究竟会面临什么?

首先,可能会遭遇一名叫科赛蒂的壮汉,他在自己的肚子上纹了一句意大利文,意思是“怪物”,这也是他在监狱里的“花名”。根据《纽约时报》2005年的报道,他常被选来恐吓新到的囚犯。他会冲着被吊在天花板上、被强迫趴在地上的囚犯大声吼叫,监狱里其他审讯者甚至会恐吓囚犯称,如果他们不配合,就会让科赛蒂来讯问他们。科赛蒂不只是“看起来”凶恶,他曾被指控威胁强奸囚犯,以及强迫伊拉克妇女脱衣。科赛蒂还有另一个绰号——“酷刑之王”,事实上,他当时只有23岁。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2006年报道,科赛蒂后来被判无罪,“洗清了指控”。《纽约时报》2022年报道称,科赛蒂又承认了更多罪行,包括强迫一名囚犯充当自己的“烟灰缸”,并强迫囚犯徒手清理厕所。

巴格拉姆监狱的常见虐囚手段包括剥夺睡眠、可能导致残疾的重击腓骨等。除了这些“通用”手段,不同审讯者也有不同“花样”,有人踩在一名囚犯的脖子上,并猛踢另一名囚犯的生殖器;有人强迫戴着脚镣的囚犯在地板来回滚动,并亲吻审讯者的靴子;有人强迫囚犯从混有粪便和水的桶中取出塑料瓶盖……这些侮辱人格的手段据称目的是让囚犯“软化”,接受审讯。

但审讯,究竟是要审出来什么?据《纽约时报》2005年报道,有审讯者承认,“我们大多数人都确信被拘留者是无辜的。”在一起案件中,一名囚犯精神失常,已有自残行为,但美军士兵觉得折磨他很有趣,让他们想到某部动画片,因此他们反复用膝盖跪压他的腿部,用铁链吊起他的手臂,并让他像动画人物那样惨叫。

2002年,在这所监狱至少有两名囚犯被虐待至死。即便法医证明两人是“他杀”,美军方都坚称这两人死于自身疾病,并且巴格拉姆监狱中使用的讯问手段“符合普遍接受的审讯技术”,这两起死亡事件中也没有人被定罪。

一名死者名叫哈比布拉,经过严刑拷打,他的腿部严重受伤,出现血栓并流向心脏,肺部供血受阻;哈比布拉去世后第二天,第二名死者迪拉瓦尔被关进巴格拉姆,一个星期不到就去世了。

迪拉瓦尔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他是一个很本分的人,很少离开自己那间与妻子、小女儿共同居住的农舍。他从未上过学,只有一个朋友,闲暇时,他就和朋友坐在村庄周围的麦田里聊天。有一天,他打算带姐妹回老家看望母亲,为了挣路费,他决定外出开一趟出租车,但当途径美军基地时,美军从他的出租车里搜出一台坏掉的对讲机,迪拉瓦尔和车上的乘客不由分说被关进了监狱。

车上的乘客最终被送往关塔那摩监狱,但在关押一年后,便被无罪释放。被关在巴格拉姆监狱的迪拉瓦尔没能撑那么久,他原本健康状况就不好,而审讯者又特别针对他。迪拉瓦尔在遭受酷刑时,大声惨叫,当时的审讯者竟然称,“每个人都听到他哭喊,都觉得很有趣。”审讯者不停地出现,殴打这名可怜的囚犯,就为了听他惨叫,这种情况持续了超过24小时,囚犯挨打的次数超过100次。在随后的审讯中,美军士兵试图强迫迪拉瓦尔承认实施了恐怖袭击。有审讯者表示,“大约前10分钟,他们是在审问他,之后就对是对他推、踢、吼叫,没有进行审讯。”在经历过一连串酷刑后,迪拉瓦尔心脏衰竭而死,导致他心脏衰竭的原因是腿部严重受伤,验尸官伊丽莎白·劳斯表示,迪拉瓦尔腿部的伤好似被公共汽车碾过。

尽管这一系列虐囚丑闻被曝光,美国也没有真心悔过。许多审讯人员就像科赛蒂那样,并没有受到惩罚。他们中一些人又被送往伊拉克的阿布格莱布监狱继续作恶。2004年,阿布格莱布监狱虐囚丑闻曝光,震惊世界。

美国不仅纵容这些可能犯下战争罪的审讯者逍遥法外,巴格拉姆监狱也继续运行下去,制造了更多惨剧。

酷刑仍在继续。英国广播公司(BBC)2010年报道称,有9名囚犯证实,在巴格拉姆,除了主要的一所监狱外,还有一处秘密的“黑监狱”。《纽约时报》2009年报道称,该监狱由无窗混凝土牢房组成,一支24小时发光的灯泡吊在顶上,囚犯唯一的人际接触就是每天两次的讯问,并且他们被禁止与国际红十字会官员接触。

监狱条件也没有任何改善。据美联社2021年报道,当美国终于撤离巴格拉姆,监狱中仍有大约7000名囚犯。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2021年报道称,这些囚犯被关押在120个牢房里,一个牢房里有30到40人,“每个人只有不到半米的空间来休息”,所有这些人共用一个厕所和淋浴间。囚犯有时三天吃不上东西,看守还故意在夏天用空调制热,在冬天用空调制冷。有些囚犯在这所监狱被关了十多年,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看守根本不会照顾他们。

可以看出,从美军发动阿富汗战争初期到后来撤离,美军在巴格拉姆存在一天,不公与残酷、虐待与恐怖就存在一天。在巴格拉姆,美军暴露出其极为残酷的一面:听惨叫取乐、用酷刑开心。如果美国真的关心人权,就应该切实反省自身罪行,向受害者作出道歉和赔偿,将授权和实施酷刑的人员绳之以法。

(文/何所忆)

责编:何洌、陆宁远

手机海外网
使用手机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