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难民、“脱欧”冲击 欧罗巴大厦风雨飘摇

——“2016国际风云”系列解读(三)

2016-12-16 06:58:18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2017年欧洲将面临新的考验,其走向将决定欧盟的未来,欧罗巴大厦将迎来风雨飘摇的一年,欧洲一体化的前景面临严峻挑战。

【编者按】

时间的脚步匆匆向前,我们也即将告别2016。

这一年,特朗普惊险赢下美国大选,英国以微弱优势公投脱欧,中东局势仍然是难分难解,东北亚也显得剑拔弩张,TPP从一枝独秀到胎死腹中,RCEP从默默无闻到后来居上……

岁末年初之际,海外网推出系列解读之“2016国际风云”,回望过去这一年大国之间风云变幻的同时,展望来年世界发展之趋势。

-------------------------------------------------

2016年欧洲继续受到难民危机的困扰。由于难民进入欧洲的巴尔干通道受阻,加之欧盟和土耳其就难民问题达成协议,每日进入希腊的难民人数已大幅度下降,与2015年来势凶猛的难民潮相比,进入欧洲的难民数量有所减少。但由于叙利亚的内战没有停歇,利比亚的无政府状态尚在继续,作为难民来源国的西亚北非国家的境遇没有根本的改善,难民危机尚未结束。进入希腊的难民数量下降,而进入意大利的难民数量比去年有所增加。截至11月28日,今年已有超过171000来自北非的移民抵达意大利。根据德国联邦移民和难民署的资料,2016年1-7月提出避难申请的人数达到479620人,超过2015年全年的476649人。虽然难民危机是欧洲面临的多重危机之一,但是其长期影响不容忽视。

难民危机导致欧盟新老成员国之间出现难以弥合的分歧,欧洲团结的原则受到威胁。新成员国抨击德国的难民政策,匈牙利斥之为“道德帝国主义”。2015年匈牙利在匈牙利和塞尔维亚边界建立围栏,以阻止难民进入匈牙利。波兰外长瓦什奇科夫斯基指责欧盟委员会采取了“草率的、不负责任的和未深思熟虑的步骤”应对来自伊拉克和叙利亚等战乱国家的难民涌入,并批评其他欧盟成员国未能确保边界的安全。“维谢格拉德集团”成员国(由中欧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波兰四国组成—编者注)强烈反对欧盟强制性的难民安置配额方案,在今年9月举行的布拉迪斯拉发欧盟非正式峰会上郑重呼吁欧盟停止向成员国强制分摊难民。索罗斯认为,欧盟各国并未团结起来面对难民危机的威胁,而是变得越来越不愿相互合作,缺乏互信。

难民危机增强右翼民族主义政党的影响力,使之成为实际的政治选择。金融危机后,一些欧洲国家面临的低增长和高失业直接影响到欧洲普通民众的生活,难民涌入和恐袭事件更使一些民众忧心忡忡,欧洲社会情绪的变化值得关注。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调,欧洲29个国家中移民所占的平均比重为12%。整个欧洲平均49%的受访者认为大量难民对其国家构成威胁,平均59%的受访者认为难民将增加恐怖主义的可能性,平均43%的受访者对其社会中的穆斯林有负面的看法。右翼民族主义政党顺应欧洲社会情绪的变化,以反移民的民粹主义口号讨好选民,已经成为挑战欧洲主流政党的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索罗斯认为,难民危机正在使欧盟慢慢地分崩离析,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了英国的退欧事件。而这些事件又加大了欧洲大陆的排外情绪和民族主义倾向,几乎所有右翼民族主义政党均从英国退欧中获得鼓舞。无论是法国的国民阵线、荷兰的自由党、意大利的五星运动,还是德国的选择党,均利用难民危机大做文章,获取政治支持。德国选择党呼吁阻止难民进入德国,大幅削减给寻求庇护者的福利支出,并限制穆斯林文化在德国的传播。在9月地方选举中,反移民的德国选择党在柏林获得了大约12%的选票,在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赢得21%的选票。奥地利右翼民族主义政党领导人诺贝特•霍费尔12月在总统选举中以微弱劣势败北,其竞选口号是“奥地利优先”,令人想起特朗普的竞选口号“美利坚优先”。霍费尔强调加强边境安全,对外来移民和避难者实施更严厉的控制。这表明,右翼民族主义政党已经成为实际的政治选择。

2017年欧洲将面临新的考验,其走向将决定欧盟的未来,欧罗巴大厦将迎来风雨飘摇的一年,欧洲一体化的前景面临严峻挑战。2017年欧盟的核心国家如法国、荷兰、德国和意大利将举行大选,在全球政治发生深刻变化的背景下,欧洲是否会出现新的黑天鹅事件尚难预计。但是右翼民族主义政党领导人们传达出的政治信息非常明确,如果当选将就退欧问题举行全民公决。法国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表示,如果当选总统,将就法国在欧盟的去留举行全民公决。荷兰自由党领导人维尔德斯强调“我们要掌管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货币、我们的边界和我们的移民政策”。“如果当选总理,将就脱离欧盟举行全民公决”。德国的大选也将成为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公决。

2017年有两个因素可能会对欧洲国家的大选产生影响。一是埃尔多安领导的土耳其是否会继续与欧盟在难民问题上进行合作。欧盟并未兑现对土耳其公民的免签待遇,并且中止与土耳其的入盟谈判,这使土耳其非常不悦。如果土耳其在难民问题上不与欧盟合作,2015年的难民潮有可能再次出现,这将对欧洲政治产生新的冲击。二是在大选之前是否会发生恐怖主义袭击事件。2015年法国、2016年比利时、法国和德国均发生过严重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如果在选举前发生类似的恐怖主义事件,将对大选的选情产生重大影响,右翼的民族主义政党候选人有可能因此当选。

在全球化遭遇重挫的背景下,欧洲一体化面临着更大的不确定性,欧盟面临着生死存亡的问题。法国总统奥朗德强调,“要么我们走向解体或弱化,要么我们合作注入新的动力,重启欧洲工程”。但是欧盟的前途最关键取决于成员国,取决于成员国的选民抉择和政治进程。

(孔田平,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www.haiwainet.cn),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2016国际风云”系列解读】

2016年,内忧重重的欧洲

2016,南海局势峰回路转


责编:王书央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