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全球“分离主义”的闹剧与隐忧

──海外网2017年终策划(九)

2017-12-28 07:32:15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世界各地的分离主义思潮和运动无论源于何种原因、不管采用何种方式,其目的都是为了消解甚至破坏既有民族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的统一局面,侵蚀甚或瓦解现代主权民族国家的体系,因而在本质上是解构性的,在法理上则缺乏正当性。

 1514417692125850.png

西班牙毕尔巴鄂民众走上街头支持加泰独立 图源:路透社

【编者按】

2017年即将过去。

这一年,国际形势风云变幻,世界不确定性增加。“后危机”时代的世界经济缓慢复苏,但仍不稳固,以邻为壑的贸易保护主义却已然抬头,为经济增长和国际合作投下阴影;同时,各国债务水平不断攀升,也为长期的经济稳定埋下隐患。在经济形势晦暗不明的背景下,全球范围内的分离运动与地区冲突此起彼伏,恐怖袭击频繁发生。此外,悬而未决的难民危机则直接引发美国在内的西方政治“集体右转”,进一步增加了国际冲突爆发的可能性。

面对这些问题,海外网推出“这一年,世界不太平”年终策划,希望从桩桩件件中直面世界的复杂形势,在风起云涌里读懂时局的运转轨迹。

-------------------------------

回首2017年,在全球范围内特别是以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公投、伊拉克库尔德公投为代表的“分离主义”闹剧可谓此起彼伏。而其他如苏格兰、北爱尔兰、巴斯克、弗拉芒、魁北克、威尼托、巴伐利亚、科西嘉等地区的分离主义仍是短期内难以祛除的隐忧。

2017年10月,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在西班牙宪法法院已裁定公投法案违宪的情况下依然举行了独立公投并单方面宣布独立。结果,西班牙中央政府和法院迅即将此次公投定性为“非法”,而西班牙参议院以214票的多数赞成票批准启动在1978年西班牙宪法中“沉睡”了近40年的第155条,决定暂时中止加区自治权而由中央政府实施“直接接管”,加区时任主席普伊格德蒙特则至今流亡海外并遭通缉。因此,西班牙中央政府在打压“加独”势力这一问题上可谓立场鲜明、态度坚决、表现强硬。

早在公投之前,2010年诺贝尔文学获得者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就直言:“加泰罗尼亚闹独立是愚蠢、荒唐、不合时宜的。”最终,由于西班牙政界主流、多数民众和国际社会都支持中央政府立场,加区单方面宣布的“独立”实际上演变成了一场“史诗级的政治闹剧”。

不过,12月22日,加区政府前主席普伊格蒙特所在的加泰“独派”政党宣布在加区议会重选中获胜。这意味着今后“加独”势力或将卷土重来,西班牙有可能再次发生因分离主义引发的政治危机。但“加独”同西班牙中央政府的博弈过程中仍将受到政治与法律等方面的压制,其分裂国家、破坏法治的行径必定失败。

如果说西班牙对加区独立公投的应对还算“温和”的话,相比而言,伊拉克政府对库尔德自治区公投的处理方式则可谓“粗暴”。

2017年9月,伊拉克库区政府不顾各方反对举行独立公投,但遭到了伊拉克中央政府的严厉“惩罚”。伊拉克政府采取了包括对库区发动军事打击等在内的强力反制措施,重新夺回了对基尔库克等地的控制权,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重挫了库区的实力并遏制了库尔德分离主义的向独势头。这使得普通民众对库区政府不满情绪高涨,伊拉克中央政府与库区的关系也更为紧张,伊拉克未来有可能面临爆发冲突甚至内战的风险。此外,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等担心本国的库尔德人会效仿伊拉克库区公投,因此强烈反对伊拉克库区的分离主义运动。因此,受制于历史与地缘政治现实以及有关国家的压制等因素,库尔德人要实现在中东独立建国之梦仍将“路漫漫其修远兮”。

此外,2017年“分离主义”的幽灵在其他很多地方也若隐若现。

例如,10月23日意大利北部的伦巴第和威尼托两个大区举行公投,以寻求扩大自治权。12月10日,长期呼吁更多自治权的科西嘉岛当地联盟政党PèaCorsica(意为:为了科西嘉)在第二轮地方国民议会选举中胜出,分离主义的种子在法国开始复苏“萌芽”。在英国,10月份坎维岛独立党领导人布莱克威尔声称坎维岛应该脱离英格兰而独立;12月13日,英国《金融时报》政治记者亨利•曼斯更是以“独立吧!伦敦”为题发文以调侃的口吻称“伦敦独立共和国(Independent Republic of London)”的想法已经成熟。对于当前仍处于“脱欧”进程的英国来说,可谓在应对苏格兰可能再次独立公投之余又“添堵”。而2016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后纽约、芝加哥、洛杉矶等地曾相继发生示威游行抗议唐纳德•特朗普上台;Yes California.org网站甚至策划在2019年举行公投以谋求加州脱离美国而独立,使得美国也笼罩上了分离主义的阴影。

那么,分离主义何以产生乃至“泛滥”?

一般来说,分离主义是指国内少数族群单方面要求从其所在的主权国家分离或单方面宣布独立的行为。因此,分离主义运动多表现为民族分离主义运动。而如果与鼓吹“全民公决”等价值观的民粹主义同流合污,民族分离主义运动往往通过采取全民公投(或地方选举)等方式让“人民出场”,以谋求表决结果的“合法性”。

值得注意的是,导致民族分离主义产生、累积并持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历史的、现实的;政治的,经济的;内部的,外部的,等等;而且,在现实世界中,民族分离主义的“发酵”和“引爆”通常是由于上述诸多原因错综交织、共同作用的结果。不过,在有些国家或地区,某一单个原因有时候都可能成为压垮民族国家的最后一根稻草。

例如,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的分离和独立倾向由来已久,但促使加泰罗尼亚人近年来竭力争取独立的主要原因是经济方面:有一组被广泛引用予以佐证的数据,乃是加区作为西班牙最富有地区之一以16%的人口贡献了西班牙超过20%的GDP和税收,却只得到了中央政府大约14%左右的财政拨款。因此,已经拥有较高自治权的加区进而谋求财政和税收的自主权。特别是在近年来欧洲经济危机和西班牙国内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加区的独立呼声进一步加强,最终在2017年通过公投单方面宣布“独立”。

中东地区的库尔德人是一个无国家民族,散居在土耳其、伊拉克、伊朗和叙利亚等国。争取民族自决权成为库尔德人长期以来抗争的目标。成立于1979年的库尔德工人党更是致力于寻求通过武力在库尔德人聚居区独立建国。在2017年的独立公投之前,伊拉克库区主席巴尔扎尼声称“实现独立是库尔德民族的百年梦想和合法权利”。由此可见,库尔德人的分离诉求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历史积怨以及本民族认同感的强化;而分离主义的领导者以“人民的名义”举行公投,最终引燃了“库独”分离主义运动的火药桶。

就短期前景来看,分离主义难获成功。2017年,无论西班牙的“加独”还是伊拉克的“库独”,虽然都使用了全民公投的方式企图给分离主义披上“名正言顺”的外衣,却最终遭到本国政治、法律乃至军事方面的压制,也难以得到国际社会的正式承认。而且,从以往经验来看,分离主义思潮和运动虽然此起彼伏,但却基本都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尽管如此,2017年全球范围内的分离主义势头值得警醒。

加泰罗尼亚公投和库尔德公投不但将西班牙、伊拉克等国自身长期的分离主义运动推到高潮,而且也可能为其他国家的分离运动提供一种可资借鉴的“样本”。就目前看,世界各地的分离主义思潮和运动无论源于何种原因、不管采用何种方式,其目的都是为了消解甚至破坏既有民族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的统一局面,侵蚀甚或瓦解现代主权民族国家的体系,因而在本质上是解构性的,在法理上则缺乏正当性。但必须警惕的是,如果分离主义运动使用暴力对抗手段或同宗教极端势力、国际恐怖主义相勾结,甚至背后还有民族“母国”的插手或国际强权的干涉,将会破坏民族主权国家的完整、威胁地区与国际的秩序,从而对国际关系格局的演变产生冲击性的影响。

(赵纪周,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

【推荐阅读:海外网2017年终策划】

(一)难民危机仍在,欧洲矛盾加剧

(二)世界债务风险高悬 我们会遭遇新金融危机吗?

(三)全球反恐取得重大突破 欧美恐袭为何逆势增多?

四)如何面对“大乱没有,小乱不断”的世界

(五)威权抬头、民粹崛起,西方民主陷入困境

(六)贸易保护抬头,中国如何自处

(七)西方大国频“退群”,全球化趋势会倒退吗

(八)如何面对“集体右转”的欧洲

责编:刘思悦、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