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情圣会技术,铁窗挡不住

2015-01-26 06:52:36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权力却还有可能没被关进笼子。不管是物理意义上的监狱囚笼,还是抽象意义上的权力。最后一个环节,往往最被忽略。

0.jpg

年岁有加,记忆中的许多东西都变得模糊,关于星爷主演的《国产007》,我能记清楚的只有这样一句妓女的台词了——

“你以为躲起来就找不到你了吗?没有用的!像你这样出色的男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你那忧郁的眼神,稀嘘的胡喳子,神乎其神的刀法,和那杯DryMartine,都深深地迷住了我。不过,虽然你是这样的出色,但是行有行规,无论怎样你要付清昨晚的过夜费呀,叫女人不用给钱吗?”

在黑龙江讷河监狱里泡妞的“铁窗情圣”王东,这句台词,真是穿过了20年来找你。

缘起

先理一下群众愤怒的点。这完全是监狱版本的“别人眼中的你”和“自己眼中的你”的区别。

在别人眼中,这是一个服刑的男子,按理说,他面对的是铜墙铁壁,每日在劳动时放放风,其他时间都要在幽闭的黑屋子里,反省自己这一生。他要服从,要哭泣,要深陷这人生的低谷中难以自拔,他好好改造,他态度良好,寄希望于能早一两年重见自由与光明。

在自己眼中,他面对的是一堵几乎不存在的墙,拿着一部电信版的小米手机(是,这段很像广告),在黑龙江讷河监狱,从来没参加过劳动,有至少7名情人,其中3人给过他钱,他的闲暇时光主要跟情人们聊微信、打电话,还有警察的妻子进监狱跟他发生关系,他泡妞的短信有的是狱警帮忙编的,他四部手机的高额话费是情人们给付的,像这样的日子,难怪他都三度入狱了也不见悔改。

要理解社会层面的愤怒,还要看这一周统计局发布的报告。在中国大陆,男人已经比女人多出整整3376万,这意味着在这片国土上,不出意外会有数以千万计的光棍。大家很容易理解“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可这次是“狱门酒肉臭”……

狱门酒肉臭,就连从字面意思上理解都没错。去年的一天,他让情人从监狱外面买了855元的烤串,跟犯人们一起聚了个餐。他庞大的人脉网,涉及到狱警、犯人、亲属、小贩,和不可或缺的情人。

日子就这么潇洒的游来荡去,就像监狱灰墙上那摇曳的午后阳光。

想起《肖申克的救赎》里,主角安迪,在二十年的时间里,拿着一把小锤子才凿出了一条越狱的路,用自己一生的才华,帮监狱长逃税、洗黑钱,忍耐着那堵高墙,怀着对自由的极度渴望,最终逃出牢笼。

同样是20多年前,迟志强的《铁窗泪》里,那几句咿咿呀呀的怨艾,听来也是颇为悲惨,“我在狱中想伊人/不知你是否相信我呀/脱胎换骨变新人/月儿啊圆圆照我心/盼望你早出监狱的大门/浪子回头金不换”。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古人诚不我欺。王东一不用小锤子越狱,二不用想伊人,算是把这种经典的韵味给玩坏了,安迪音容宛在,迟志强言犹在耳。


640.jpg


隐喻

其实王东之前,大家都知道监狱也乱。这片与世隔绝的地方,容易将自身置于阳光和制度的阴影之下。

比如说监外执行,相对宽松的尺度,以及无处不在的利益纠葛,的确让不少有权有钱者钻了制度的空子。去年1月,中央政法委下发的“五号文件”,要求被判重刑的职务犯罪、涉黑犯罪、金融犯罪罪犯等“三类罪犯”,从严把握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标准。

然后在短短半年多里,就有711名罪犯重新被收监,其中厅局级以上76人。这事的严峻程度,在判了十年刑没坐过一天牢的广西阳朔国土局原局长被曝光后,也被舆论重新审视过。

都知道本届中央极其重视反腐,那反腐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呢,肯定有这么一条,“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也就是说,中纪委和各地纪委,夜以继日的发现线索,最高检和各地检察院,日以继夜的筹备公诉,最高法和各地法院,没日(他们只能在白天审,所以有夜)的将贪腐之人送往监狱的囚笼……

然后,权力却还有可能没被关进笼子。不管是物理意义上的监狱囚笼,还是抽象意义上的权力。最后一个环节,往往最被忽略。

打开的囚笼,通向的往往是笼子外的权力,生生的把对权力的制约变成了“权力的游戏”。过去多年里权力的兴风作浪,激发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反腐浪潮,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但如果真实的囚笼不先被扎住,所破坏的,将是这股反腐浪潮的最终真意。

在这现实与隐喻的交织之中,天生小人物、基本没权力的王东,用他的铁窗柔情,和让人瞠目结舌的放肆,给这场权力的制约运动提了一个不小的醒。


6401.jpg


缘落

王东的故事,生动地告诉我们,用权力能越狱,用微信也能。过去是凡有井水处皆有柳词,现在是凡有微信处皆有比柳词露骨一千倍的事儿。

这个正在用微信看侠客岛文章的小伙子,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你手机里装了微信,装了陌陌,装了无秘,装了所有广受好评的软件,可你还是个单身。一打开微信,聊天记录里全是男人,以及没回答你的女人。

你能约到的,都是人家问你要钱的。人家王东约到的,给他送了十几万块钱。你有着一份尚算体面的工作,王东这份工作不提也罢。

这次第,怎一个心酸了得。

这让岛君想起监狱里走出来的那些著名作品,都是些熠熠生辉的名字。维根特斯坦《逻辑哲学论》,《马可·波罗游记》,塞万提斯《堂吉诃德》,葛兰西《狱中札记》,王尔德《自深深处》,伏尔泰《俄狄浦斯王》,柏杨《中国人史纲》……

时光荏苒中,人类的监狱里,从来都充满着奇人。王东虽难位列其中,却也抓住时代机遇,留下了一时艳名。思想曾改变人类,如今互联网用“移动”二字改变了世界,没有手机,就算丘比特射光箭筒也没7个情人自投监狱。

不过属于王东的一切都已戛然而止。他要用更为惨烈的代价,付清那些过夜费了。虽然监狱方依然在用找不到监控了之类的话搪塞,但联合调查组进驻讷河监狱后,舆论高光之下,焉有再逃脱之理。

巧合的是,这周有媒体曝光了以关押重刑犯与职务犯为主的梅州监狱里,犯人们的阅读清单。在这大把大把的时间里,犯人们爱读励志、经济与历史三类书籍。

其中高居前列的有,嗯,杂志《男人装》,以及历史小说《武媚娘传奇》。(文/司徒格子)

>>>点击进入“侠客岛”海外网专栏

(本文为“侠客岛”独家授权海外网发表,如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海外网”)

“侠客岛”是以解析时局政局见长的微信公号。关于反腐及其它热点话题,侠客岛还有更多精彩分析。敬请关注。

责编:王书央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