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评论资讯财经华人台湾香港城市历史社区视频新加坡德国荷兰滚动

飞絮问题咋应对(生态论苑)

2015-05-09 11:59:03来源:人民日报 分享:
字号:

  ■在抱怨飞絮影响生活之时,我们也要正视一个事实,是现代城市让飞絮变得不可爱了。解决飞絮问题,要尊重自然规律,更应举一反三,从源头避免失误

  “飞絮逐水,杨柳堆烟”“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这是古人用来描写春景或者借景抒情的语句,其中都有一个“絮”字。如今,春风起处,絮仍在飞,但在许多人眼中,漫天飞舞的杨柳絮已不再具有诗情画意,相反,它给人带来不少烦恼。

  是时代变了,还是人心变了?都不好说。只能说是人们所处的环境变了。目前,杨柳絮扰民的问题在城市比较突出。郊区和农村有大片的农田、水塘、草丛,能够阻滞杨絮的飞扬,而城市硬化的地面越来越多,机动车越来越多,低空的飞絮被风吹或被行车扰动而无所着落。在抱怨飞絮影响城市人生活之时,我们也要正视一个事实,是现代城市让飞絮变得不可爱了。

  杨柳树会产生飞絮,本是自然规律,这一规律内部还有规律。一是雌株才有飞絮,雄株没有;二是它有季节性,多发于4、5月份春季升温之时。许多地方过去搞绿化,种了大量雌株,以致飞絮“成灾”,这缘于当时人们对杨柳飞絮的规律认识不深,对飞絮在现代城市的负面影响估计不足。

  我们不必就此苛责园林绿化部门。在自然面前,人类永远是小学生,人类也往往不能预知未来之事。现在飞絮影响了人们的生活,那就想办法解决问题。实际上,园林部门这几年一直尝试采取多种措施抑制飞絮,如喷水、喷雾降絮,修剪枝叶降低飞絮总量,用雄株幼树替换雌株幼树,给雌树注射生长调节素,砍伐病树等等,只是效果不太显著。

  有人说,既然杨柳雌株才产生飞絮,把它们都换成雄株不就行了?这么做看似在理,却有点简单。以北京为例,大多数杨柳雌株是上世纪70年代种植的,早已长成大树,全砍掉了非常可惜。国家大力倡导植树造林、爱树护树,我们怎么能逆向而行,人为砍树?

  飞絮固然扰民,但它也就持续一个月。四季分明、气候干燥的北方城市,杨树、柳树是性价比最高的树种。这两种树叶子绿得时间长、树冠浓密、遮阴效果好、耐碱耐旱,是城市绿化的功臣;它们吸收二氧化碳、释放氧气、滞留沙尘,生态功能也非常强。与杨柳树形成的生态效益相比,飞絮的问题有多大?

  应对飞絮,还是需要有一个科学的态度。夸大它的副作用,简单地砍树,并不足取。解决飞絮的问题,得慢慢来。一方面,像北京市正在做的那样,摸清杨柳雌株的分布区域、数量,未来几年结合当地春季绿化树木种植最佳时期,及时采取移植、更换措施。另一方面,城市居民特别是对飞絮敏感的人群,可以适当自我防护,广大群众也可以“自扫门前絮”,洒点水,或用墩布清理一下,哪怕每人清扫一平方米,飞絮烦恼也会减少一点。

  飞絮问题也让我们想到,生态建设要正确把握自然规律,按规律办事,从源头避免种种失误。现实当中,舍弃乡土树种、盲目引进外来树种,砍掉天然林、改种经济林,只追求种树数量、不重视造林质量,肆意毁草毁林搞开发等行为,比错种杨柳雌株带来的副作用更大,要杜绝它们,不仅要求决策者和执行者尊重规律,而且要对责任人进行生态责任审计,出了问题严格问责。

责编:邱天人

关键词:飞絮,生长调节素,生态效益,生态功能,生态建设
分享/关注:
评论: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