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评论资讯财经华人台湾香港城市历史社区视频新加坡德国荷兰滚动

难民危机侵蚀欧盟价值观根基

2015-09-06 10:58:03来源:海外网 分享:
字号:

48504385d17dc91.jpg

地中海一度被罗马帝国称作“我们的海”(Mare Nostrum),如今却成为“他们的坟墓”!这个夏天,来自西亚北非的难民通过地中海涌向欧洲,葬身海底的事件频发。日前,土耳其海滩漂浮着叙利亚三岁男孩的尸体,考验着欧洲的良心。欧盟陷入二战后最严重的难民危机,陷入三大悖论:

一是自由与安全的悖论。英文里有句话:Freedom is not free(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欧洲人在享受劳动力、人员自由流动好处时,也在为此付出代价。从地中海偷渡进希腊、意大利等欧盟国家的穆斯林非法移民,通过申根协议赋予的自由流动,进入德国及北欧国家,享受其高福利,带来大量的安全问题。

二是责任与义务的悖论。2013年欧盟通过关于移民问题的《都柏林协议》规定,非法移民入境国家有义务遣送回。但希腊、意大利等地中海国家抱怨,它们只是过境,这些非法移民最终目的地是北欧、德国,必须拿出资金帮助解决此问题。

三是同甘与共苦的悖论。除了自由、福利诱惑外,欧盟与周边国家巨大的贫富差距以及逃离本国战火的求生欲,是直接刺激地中海彼岸的穷国冒着生命危险涌向欧洲的根本原因。长期来,欧盟热衷在周边输出软实力,“阿拉伯之春”后擅自推翻卡扎菲政权,跟着美国醉心于推翻阿萨德政权使得叙利亚内战不止,导致大量利比亚、叙利亚难民涌入欧洲,可谓自作孽。欧盟内部实现同甘共苦尚未做到,与周边邻居要做到同甘共苦,更是难上加难。难民危机表明,当今世界欧盟无法独善其身,必须与周边国家建立其命运共同体。

三大悖论背后折射出的是欧洲的三大危机:

一是欧洲一体化危机。危机频发,实际是一体化漏洞的过。“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主任马克•莱昂纳德指出,“自从2005年法国和荷兰投票否决了《欧盟宪法条约》以来,亲欧派们的表现就像那个用手指堵住堤坝的神奇小男孩,他们一直在捍卫这令人不满又无法维续的现状:有共同货币,却没有财政部的支持;有共同边界,却没有统一的移民政策;技术官僚制定的外交政策与国家权力的源头背道而驰。”

二是欧盟的身份危机。欧盟将自身定位为规范性力量,而与周边国家对欧盟的定位形成巨大反差。因为缺乏“道”的境界,因而热衷干预,不明白世界秩序“道法自然”;因为秩序观缺乏等级保障,因而难以解决平等如何成秩序的难题,所谓“民主赤字”就是例证;因为法制思想缺乏“力-势”作为保障,欧盟的软力量缺乏硬力量支撑,左右受到美俄的战略限制而缺乏战略独立性;因为和平思想无墨家的“尚同”观念,自由、平等、博爱观念无法“兼爱”,只能局限于欧洲内部,甚至无法推广到进入欧洲社会的非法移民头上。

三是欧盟的人口、认同危机。由于出生率低,寿命增加,欧洲大陆将老龄化,年轻人的比例不断下降,诱发了非法移民涌向欧洲。据欧盟估计,2015年后整个欧洲有工作能力的居民将减少。与此同时,老年人的数量过不了多久就将比现在增加一倍。故欧盟对待移民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德国总理默克尔、英国首相卡梅伦先后断言,“建立多元社会的努力失败了”。“欧洲之父”让·莫内也曾感慨——“假如重新开始,我会从文化入手。”的确,与美国相比,欧洲一体化缺乏多元文化的“大熔炉”,未能做到社会政治层面的“合众为一”。

重重危机,集中表现是欧盟的价值观危机。在以欧洲为世界中心的时代,现代欧洲文明的总体价值体系(平等、人权、民主、自由、博爱)在有限、均质的体系下能够运行;如今,欧洲不再是世界中心,生活在开放的全球化体系,由于比较优势下降和生产方式不足以支持其生活方式,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难以为继却无法削减,移民等跨国性问题正在侵蚀欧洲文明根基。

(王义桅,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主任,海外网专栏作者)

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www.haiwainet.cn),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栾雨石、牛宁

关键词:难民,根基,价值观 聚合阅读
分享/关注:
评论: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