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中国在南海“失败论”和“强硬论”只是臆想

2016-08-16 06:14:31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在这些南海纷争中,中国无一例外都属于后发式应对。

221345HZ-0.jpg

南海填海造陆照

南海仲裁案结果出炉至今,美、日、澳等少数国家不断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尊重仲裁结果。西方舆论也在其中配合,可谓一片聒噪之声。

在这片声音中,有关中国外交失败和中国外交强硬,这两个截然不同但互有联系的观点在西方舆论中甚为流行。失败论认为,中国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案例中实践完全处于下风,它对中国在南海的行为必将产生消极影响。而强硬论则认为,中国不承认临时仲裁庭的裁决结果,有违自身国际形象,是外交强硬的表现,这对中国与南海周边国家关系发展不利。

应该说,这两种观点并非因仲裁案而起,但却因仲裁案有了新的“论据”,反而达到了新的“高度”。抛开南海仲裁案本身,中国外交失败与中国外交强硬这两种看法缺乏大历史观,只是通过拼接碎片化的事例强化对自身有利的论据。

中国崛起是本世纪到目前为止最宏大的叙事,它与维护霸权的美国,不可回避地陷入全球最大的一对结构性矛盾之中,这必然导致中美在国家战略上出现冲撞。在西方普遍的现实主义世界观中,中国的崛起引发了世界体系具有历史意义的结构性变动,进而引发了他们对西方主导国际秩序前景的担忧。对美国来说,这种担忧比它的西方盟友更甚。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正是这种世界观在当下的特定选择。近年来,围绕中国周边的重大热点问题几乎均与此相关,而南海问题在其中扮演了相当的角色。而如何客观和全面看待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行为,有几个方面需要注意:

第一,中国对南海“有效管理”是在逐步扩大的。解放军虽然1950年在解放海南岛后,就已经进驻永兴岛,但由于能力所限,直到50年代末,海军才首次巡逻西沙。又过了20多年,到1983年,才完成了首次巡逻南沙。2009年后,南海巡航护渔行动实现了常规化。定期巡航的实现,不仅可以对远洋作业的渔民可以提供保护,也可以对某些国家偷采石油的行为进行监控并形成威慑。从岛礁、内水、领海再到毗连区和专属经济区,中国对南海各项事务的“有效管理”区域正逐渐从点、线到面的扩大。而2015年后,中国在渚碧礁、美济礁、永暑礁等地实施吹填作业,这三个岛礁的面积分别达到4.3、5.6、2.8平方公里,形成了规模优势,岛上的基础设施也较为完备,远远超过了南海曾经的最大岛屿、面积不足0.5平方公里的太平岛。

第二,在这些南海纷争中,中国无一例外都属于后发式应对。尽管中国在南沙的吹填工程规模较大,但中国采取的行为也是针对越南等国在南海早已进行此类活动的回应。而这些工程也仅仅是在中国控制的岛礁上展开,并未拓展到新的无人岛礁,未与周边国家形成新的争端点。另外,越南等不少沿岸国家早已在南海开采石油,而2014年中国的981钻井平台仅仅在西沙附近进行勘探,就引发了外界的轩然大波。甚至美国参议院通过亚太领土主权争议的412号决议案,要求中国将“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和护航船只撤离南海海域,恢复南海原状,敦促中国节制执行东海防空识别区。西方对中国在南海的一举一动都格外关注,并加以大肆炒作,却对越南、菲律宾等国的各种破坏南海稳定行为置若罔闻。

第三,中国在南海仍然采取“逐案审查”的方式处理与邻国的纷争。所谓的“强硬外交”印象都为碎片化个案引发,而后在相互拼图之中得以强化。具体来说,中国并没有把钓鱼岛突破12海里巡航的模式复制到南沙菲控或越控岛礁水域;中国在东海设立防空识别区以后,考虑到南海周边的复杂局势,至今也没有把在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提上议事日程;中国在2012年驱逐菲律宾舰船,成功控制黄岩岛之后,很多学者期待的、用“黄岩岛模式”来解决菲越等国侵占中国岛屿,至今仍停留在纸面上。这些都表明,中国方面的行为是谨慎和克制的,都以和平与稳定作为最终解决争端的前提条件。

第四,如果把时间跨度拉长,中国所做的反应仍然还是低烈度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菲律宾利用废弃军舰坐滩仁爱礁长达17年,中国至今并没有对菲采取外交行动以外的任何措施。无论是在东海还是南海,“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仍是中国多年以来坚持的方针。但这个方针在很大程度上并没有得到周边国家的理解和认同,反而把中国当成软弱可欺的典型。因此,在和平与发展大背景和睦邻、安邻、惠邻方针不变的前提下,通过几次低烈度的行动来回应某些国家的挑衅,维护南海稳定非常必要。1995年的美济礁事件、2010年的钓鱼岛巡航、2012年的黄岩岛事件都是这一逻辑的一脉相承,从中都无法得出中国外交在2012年比1995年更强硬的结论。

第五,媒体特别是互联网自媒体推波助澜在客观上造成了中国强硬的假象。客观的说,中国话语在国际舆论中仍然非常弱势。中国媒体在这些敏感问题上的报道总体上是克制和低调的,而且基本上是被动式回应,避免激起民众情绪。这在无形中更加放大了不利于中国的声音。中国努力通过推进与周边国家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来制定《南海行为准则》,但往往这些正面信息被一些带有偏向性并肆意扩大和歪曲事实的报道所掩盖。日本、菲律宾等挑起事端的国家,却经常被有全球影响的媒体包装成“受害者”出现在国际视野中,造成了信息传递的失真与混乱。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否定了中国用所谓“强硬外交”为棘手的内政问题寻找出路的观点。

(高望,海外网专栏作者)

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www.haiwainet.cn),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刘国民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