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林丹出轨引发的思考:人人都是偷窥狂

2016-11-18 06:59:10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在价值观清晰的前提下,渣或不渣,已不再是主要矛盾。出或不出轨,也已不再有争论的必要。

QQ截图20161118070258.jpg

有时我想,处于现在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年龄,我是否正在承受一些不该有的待遇。

比如某公司党组纪检组的同志,你们好,不管文件是如何流出的,作为一名普通的围观群众,我还是对文件语言的创造性叹为观止。在漫长的学习、工作过程中,我这个小同志皓首穷经,最不爱读的东西就是文件。但是我错了,这个(2016)12号文件中体现出的非凡调查能力,卓越写作技巧,以及良心细节展示功力,让我深深认识到,学无止境。

我们探索多年的话语体系创新,在短短的6页A4纸(其中一页是介绍履历,一页是处理意见,一页基本是空白)中,写出了一个横贯五年之久的偷情故事。其中,既有大的脉络,也有详尽的细节,还有跌宕的情节(竟敢对抗组织调查,以及把两人互发短信最多的手机SIM卡扔到总公司机关主楼三楼西侧的厕所里予以毁灭),其中不乏时间、地点、人物,冲击社会伦理的事件,颠覆人们三观的行为。

更让文艺青年感到绝望的是,通篇用的是“知乎体”,1,2,3……竟也写出了洛阳纸贵的故事。这个世界还会好吗,我们可是刚在地铁上丢了一万本书啊。

我要把多年的训练丢到一边,拥抱新时代的写作技巧。一边去吧加西亚·马尔克斯、拉莱·柯林斯、彼得·海斯勒、杜鲁门·卡波蒂、E·B·怀特……我不是针对谁,与此文相比,在座各位都是,旧社会的。

即便刷屏整日,林丹也已无甚可写。看上去此事已经可以归档,留待人们一遍遍的在谈论“渣男”、“妻子怀孕期间出轨”等这类标签时,拿出来鞭笞。林丹过去十几年建立的个人形象大厦,只需抽掉一根钢筋,就已轰然倒塌。

在一个读图时代,文字是无力的。是以面对这沉重一击,林丹没有任何反驳余地,除了可以在认错声明中选择不用标点,留给他发挥的空间并不多。这不过是完成了一个事件的闭环,缘起缘落,早已有图有真相,有视频有解说,有跨度月余的跟拍,甚至还有在谢杏芳生完孩子后才去爆料的,情怀。

作为一个异常谨慎的作者,我不打算讨论人民群众关心的很多问题。比如,男人是不是都忍不住啦,渣男怎么这么多啦,上鲁豫有约秀幸福的风险啦……这种事,妾心如水,哪知郎意呢。

说到底,我等常年圉于时政,一到社会人文话题的关键环节,总会有所不适。因为时政写作的对象,通常有些高冷的品质。比如川普老师,他不热爱女性这一点,即便大书特书,他也能选上,不会影响大局。再如鑫胖老师,他眼里有没有女性我们都不知道,也不影响大局。

在价值观清晰的前提下,渣或不渣,已不再是主要矛盾。出或不出轨,也已不再有争论的必要。但我们时政界跟他们文娱界,还是有非常相似的根本问题,尚未解决。

在非虚构写作领域,Gay Talese是一面旗帜,一个写故事的高手。今年4月,已然84岁高龄的他老人家,在纽约客发了篇惊世骇俗的“The Voyeur’s Motel”,讲述一个汽车旅馆老板近30年的偷窥史。

文章异常精彩,行文方便起见,我将不得不剧透。

作为一个偷窥爱好者,男主角Foos(显然是个假名)在丹佛买来一家汽车旅馆,在十多间客房顶上装了窥视通道。毕竟职业选手,他在妻子建议下,事无巨细做了记录。一开始,此公所写下的是情侣、小三、老板与下级的性行为,是男同性恋、女同性恋、卖淫、嫖娼……人类能想象到的性行为。

这与舆论看到被通报的干部、林丹事件后的兴奋,几无差别。恕我直言啊读者诸君,若不是文件中对性行为细致入微的白描,或者镜头中林丹与出轨对象清晰的爱抚,舆论场不会迎来这样一场狂欢。我知道姑娘们愤怒的是渣男,但也是有细节的渣男才会引来怒浪如许。

量变毕竟引来质变,很快,此公与普通围观群众体现出了重大差异。比如1974年,在对全年观察的329次性行为统计后,他进行了数据分析——12%的男女性欲旺盛,62%的情侣或夫妇性生活频繁,22%性欲低下,3%几乎没有性生活。他的偷窥,进入了社会学范畴。

当此时,让他感兴趣的已然不再是性,而是深藏背后的人性。他目睹过谎言、谋杀、自杀、猝死,以及活在这世界上不得不面对的痛苦与纠结,无法让人知晓的秘密,不得不自己吞下去的悲伤。

到最后,他变成了一个对偷窥本身感兴趣的人。他发现,人人都是偷窥狂。他开始怀疑,有一天FBI会来敲门说,“我们有证据认为,你这些年一直在用自己的观察平台偷窥他人,你是变态吗?”

在这领域耕耘数十年后,此公倒是心如明镜——“这时我会说,那你又是什么呢,Big Brother?过去许多年里,你还不是一直在偷窥我的生活?”

很遗憾,Foos这个变态说的是对的。人人都是偷窥狂。几百年间新闻业早已熟谙此道,在黄色小报上锻造得炉火纯青。如今新的媒介让这一切更为便捷,打开手机,就能让曾带来无数荣耀的羽球英雄跌落地狱。这感觉像极了巫术。

在偷窥的善与恶之间,很让人意外的是,Foos提了一条标准。他觉得,只有一类偷窥者是为人所不齿的,那就是借助新的科技手段,将观察对象曝光于大庭广众之下。君子不以人废言,他说的颇有些道理。

从这个角度去反思,无论被通报的干部还是林丹事件,都有挑战底线的一面。通奸违反党纪,但是否有必要问得如此详尽,又是否有必要通报得如此详尽?党纪处分是他咎由自取,但在生动的性事细节中丢尽老脸,并非制度中规定的惩罚。

林丹呢?他被曝光、被斥责当然咎由自取,公众人物的隐私权也远低于普通人。但盛行于世的是这样的文章——“出轨长腿辣妹”,“激情画面独家曝光”,“整个画面充满了潮湿的荷尔蒙,之后就是要干大事了”……我或许保守了点,但这明显的挑逗性语言,号召窥探隐私的语气,难道真是公众想要的,有谁想把文章拿给孩子看吗?

作为共同体而存在的社会,需要以惩戒维护底线与框架,但不意味着应当有不受节制的鞭刑。抬起手来恨得牙痒,也要知晓这一鞭应如何挥舞。从来人言可畏,只靠不受节制的道德大刑,不能成就合理的世界。

看美剧时,但凡演员说出不文明用语,都会以声音“哔”盖住。我在想,今天我们至少需要两声。

哔哔。

文/司徒格子

(来源:侠客岛)


责编:王书央、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