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土耳其爆发"外交战",星月旗将飘向何处?

2017-03-13 15:42:03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大选在即,荷兰朝野情绪激动,恐无道歉的回旋余地;而土耳其“修宪”对埃尔多安可谓“性命攸关”,也断乎不肯退让。

9010eddb-c3ce-46d1-80e1-fa4ee9968e17_size46_w600_h399.jpg

12日,土耳其民众在荷兰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前抗议。(图源:法新社)

荷兰一网在12日题为《今晚的荷兰,继续升起土耳其的星月旗?》的文章中称,当天晚上,不少土耳其年轻人在阿姆斯特丹西区的广场上挥舞着星月旗,举行了示威活动。正处于大选前夜的荷兰为何会发生这种事件?还要从几天前说起。

近日,土耳其和荷兰“怼上了”,爆发了“外交口水战”。土耳其官员最近前往多个欧洲国家,呼吁生活在当地、拥有投票资格的土耳其人在修宪公投中支持改制。但土耳其官员的拉票活动在欧洲多国遇阻,荷兰便是其中突出代表。11日,土耳其外交部长的航班在荷兰降落遭拒后,另一名部长从德国乘车进入荷兰境内遭到拦截,12日晨被送回德国边境。荷兰批评土耳其官员在被告之不受欢迎之后仍然企图到访荷兰为“不负责任之举”。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11日称荷兰政府是“纳粹残余”,荷兰回击说,土耳其当局的言辞攻击是“不可接受的”。

其实,对土耳其不满的不只是荷兰,在这一问题上,欧盟其他国家几乎全部倒向荷兰。为何欧盟国家都会看土耳其“不顺眼”呢?土耳其与欧洲的关系将受到怎样的影响?海外网(m.haiwainet.cn)独家专访了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中东欧研究室研究员孔田平,就以上问题进行了分析解读。

孔田平指出,其实,欧盟对土耳其的不满并不是今天才形成的。2016年,土耳其在其未遂政变后解职了逾万名包括教师、警察和法官等在内的公职人员。当时,西方就对土耳其就有看法,欧盟不喜欢这个“集权”的国家。现在,土耳其政府企图由议会制改为总统制,这些欧盟国家将其视为“民主的倒退”,自然不会给土耳其好脸色看。

“土荷‘口水战’看起来是个案,其实不然。”孔田平回顾道,早在2015年3月,欧盟与土耳其签订协议,要求土方阻止从爱琴海涌向欧盟的难民潮,并接收从希腊岛屿上被遣返回土耳其的非法难民。欧盟许诺了向土耳其政府提供资金人力支援以及免签待遇等。但在实际操作中,欧盟迟迟未履行免签承诺,土耳其对欧盟也是相当不满。

土耳其与欧盟矛盾积攒已久

原本对埃尔多安的“修宪”和“去凯末尔化”,欧洲各国就抱严重怀疑和不满态度,但事情发生在土耳其境内,这种不满难有发作渠道。如今埃尔多安政府频繁“不打招呼”让部长们“频频串门”,在自己眼皮底下搞“动作”,他们当然要有所表示。

尽管如此,由于担心土在诸如难民之类问题上报复,欧盟各国只是打擦边球,让市政当局或集会房东出面阻挠。德国总理默克尔就曾以“这是州、市政府的事”搪塞土耳其的质问。这次荷兰之所以发作,一是土方太不给面子(不打招呼),二是荷兰本身国情有变(大选在即)。

只是,大选在即,荷兰朝野情绪激动,恐无道歉的回旋余地;而土耳其“修宪”对埃尔多安可谓“性命攸关”,也断乎不肯退让。

目前看来,最可能“绷不住”的,恐怕反倒是被土耳其捏住“难民”命门的欧盟。

土耳其与欧盟关系将受何影响

土官员在欧洲多国拉票遇阻不仅引发了土耳其与这些国家之间的“口水仗”,也为土耳其与欧洲的关系前景投下了阴影。

土耳其多年来一直想加入欧盟,但由于多种原因,入盟谈判时断时续、进展缓慢。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2016年7月明确表示,土耳其离入盟还非常遥远。

由于与欧盟的关系若即若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多次表示,土耳其有意愿加入上合组织,采取“向东看”的策略。但考虑到经贸、军事等因素,土耳其的这一转向可能并不容易。经贸往来是土耳其和欧盟之间的重要纽带。数据显示,欧盟是土耳其第一大贸易伙伴,土耳其是欧盟第七大进口国和第五大出口市场。欧盟还是土耳其最大的外资来源地。此外,土耳其与大部分欧盟国家同属北约成员,双方在军事上仍有合作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难民问题已成为欧盟处理对土关系的软肋。尽管2016年3月欧土达成“援助换遣返”的难民安置协议,但埃尔多安出于对欧盟相关言论的不满,曾多次扬言要对难民放开入欧边境。这一威胁对于经历过上百万难民涌入的欧盟来说极具杀伤力,令其在处理对土关系时不得不掂量再三。(整理/栾雨石)

文章综合新华网、人民网、搜狐网、荷兰一网报道

责编:栾雨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