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田与一要换头 因绿营民众被洗脑

2017-04-18 16:29:08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岛内有人对蒋介石恨之切骨,却对日本殖民者的一个工程师感恩戴德,只能归功于绿营数十年如一日的洗脑大法。

101630396_meitu_1.jpg

蔡英文祭拜八田与一 图源:中评网

现在台湾流行什么?斩首。前有蔡英文害怕莫须有的“斩首”行动,后有蒋介石、八田与一铜像被斩首。斩首成风,冤冤相报,昭示着台湾社会的对抗与撕裂。海外网(m.haiwainet.cn)港台腔专栏作者黑白自在就此作出解读分析,八田与一铜像可以换头,绿营人士被洗脑能换头吗?

------------------------------------

台南市政府和岛内绿营最近很糟心,因为八田与一铜像的头不见了。八田与一是日据时代在台修水库的日本技师,被岛内亲日派视为“台日友好象征”,是绿色人士的偶像。偶像被砍头,绿营表示无法接受,向来只有他们砍蒋介石铜像的头,谁想蓝营竟敢有样学样?

冤冤相报

台南乌山头水库内的日本技师八田与一铜像,4月16日被发现遭人持电锯“断头”,且铜像头部不知去向。台南市政府急了,因为下个月就要在铜像前为八田与一举办祭奠,若届时铜像仍无头,自然大煞风景。

台南市长赖清德第一时间下令警方成立项目小组侦办,指示研拟铜像修复或重塑事宜。据悉,他们可能会使用“换头术”,从台南奇美博物馆八田与一半身塑像取头,转接到水库铜像上。

无妄之灾缘起何处?坊间推测,八田与一其实是代人受过。民进党上台以来,岛内各地针对蒋介石、孙中山铜像的各种破坏活动连绵不绝。最近有蒙面的“台独”团体成员四处砍蒋介石铜像头,还高调在社交媒体发布。所谓泥人也有三分土性,估计是蓝营支持者终于不堪忍受,才有了八田与一铜像断头案。

894b9851-63d9-53ea-ae83-49734a11b067_w685.jpg

被斩首的蒋介石铜像 图源:中评网

如果能认识到自己是冤冤相报的始作俑者,“独”派想必也就无需生气了。相比之下,蒋介石铜像实在比八田与一铜像悲惨得多。就在近段时间,基隆狮球岭公园内的蒋介石铜像遭人断头断手并切断脚;新北飞驼社区蒋介石铜像头颅被砍、万里鹿堀坪古道铜像也被人持斧头斩首;台湾一女校校园内蒋中正铜像遭人以垃圾袋套头,铜像嘴部与颈部都被用胶带贴住;台北市内湖区也被发现有蒋的铜像被断头。而各县市政府对此似乎早已见怪不怪,立案、修复都懒得提,更别提成立专案小组了。

荒谬爱恨

没事就去砍铜像的头,拿历史人物撒气,不管这历史人物是好是坏是中是外,总归不是好现象。台湾社会有必要廓清,是什么造就今天岛内蓝绿的壁垒分明,这里头的爱与恨究竟有没有道理?

绿营和一些蓝营政客称颂八田与一,是因为他从1920年起用10年时间在台湾南部建设大型水库、灌溉设施,将台湾南部变为辽阔的米仓地带。然而,他们却扭曲了历史的全貌:日本建设台湾,是为了让殖民地成为生产基地,以供掠夺资源,绝非为了造福台湾。

新党新思维中心主任侯汉廷在脸谱上指出,日本人殖民期间,对台湾人进行五重剥削,包括征收土地、强迫劳动盖水库、给予低薪或无薪,水库建成后征收灌溉税金、丧失自由耕作权利,只能配合总督府种植甘蔗水稻等作物,收成的稻米要上缴日本,台湾人只能吃地瓜签。

八田与一建了嘉南大圳,嘉南平原农业生产产量大幅增加。但在日据时期,嘉南大圳灌溉的稻米,并没有进入台湾人的口腹。中国统一联盟主席戚嘉林撰文指出,当时台米大肆输出日本,输日量最多时超过总产量的一半。1936~1938年间,日人据台已40年,台湾平均每人每年稻米消费量,较1911~1915年间反而减少23.1%,甘薯消费量却增加38.1%。接着战争年代的1940~1945年间,更是实施严厉的米粮配给制度。

台湾漫画家刘兴钦在记载他童年生活的《小村故事》里写道,日据时代白米都必须上缴日本人,他的同学家藏了30斤米,爸爸就被日本警察抓走。为了能吃到一点米,他想出了把白米跟咸猪肉藏在骨灰瓮里的办法。他还写道,当时连小学生的便当都要严格检查,谁家要是有米吃,就会被警察叫去。通常农民遇到稻虫害都会十分痛心,但当时的农民却乐不可支,宁可收成被虫吃光,也不想被日本人征粮食。

map_035mb.jpg

嘉南大圳水库(资料图)

日本在阿里山修建铁路,为的是将台湾桧木运回日本建神社;皇民化教育传递的观念,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是日本人”、“台湾人是三等人”;当日本当局宣称要改造殖民地民众为“真正的日本人”时,真正目的却是要把台湾人送上战场,做军国主义的炮灰。

把这些历史事实摆在一起看,莫非还有人会认为“八田与一是台湾的恩人”?这就好比恶霸抢占民宅,因做久居之计而翻新屋子,后来恶霸被赶跑,原屋主人竟然忘了当初被打杀奴役的屈辱,反而去称赞恶霸装修房子功德无量,为之感激涕零,岂不荒谬?

该醒醒了

那么,为何八田与一今天能在台湾成为不少人的偶像?答案是,绿营强大的政治操作,加上蓝营的不作为甚至谄媚逢迎。

台湾光复后相当长的时间,台湾政界学界很少谈及八田与一,但从李登辉任内教科书新增对八田与一建设的介绍开始,历任领导人,无一例外均颂扬八田与一。2014年岛内热卖的电影《KANO》,还特别提到八田与一兴建嘉南大圳,该片也因为过于美化日据时期统治而引发争议。

1981年,嘉南水利会向政府申请获准将日据时代即建造的八田与一雕像放回乌山头水库前。之后,李登辉时期推出的初中《认识台湾》教科书,首次在课本中提到八田与一兴建嘉南大圳。此后,舆论开始出现愈来愈多肯定八田与一贡献的论调。

继任领导人延续此风,陈水扁于2007年颁赠八田与一褒扬令。2011年,时任台湾领导人的马英九与民进党领导人候选人蔡英文都公开颂扬八田与一的贡献;同年,八田与一纪念园区开幕,马英九致词时表示,他4年前就认为台湾人对八田表达的尊敬还不够,应该兴建纪念园区。自此,八田与一得到蓝绿阵营一致肯定。

832364440_m.jpg

李登辉、陈水扁(资料图)

就这样,从教科书到几代政治人物的现身说法,让八田与一逐渐走上了神坛。相反的,蒋介石被民进党的“去中国化”和“转型正义”糟蹋地体无完肤,蓝营却鲜少有人出来为他讲话,以至蒋氏在岛内的声誉江河日下,不知伊于胡底。

实际上,正是两蒋时代的建设,奠定了台湾经济起飞基础。如侯汉廷所说,国民政府光复台湾后,取消不平等待遇,实施耕者有其田、三七五减租等,让台湾农民自己作主,摆脱被剥削的命运。就连深绿的台北市长柯文哲,都说两蒋“功大于过”。到今天,岛内有人对蒋介石恨之切骨,却对日本殖民者的一个工程师感恩戴德,只能归功于绿营数十年如一日的洗脑大法。

其实,所谓的绿营和蓝营、“外省人”和“本省人”,都是大陆移民。只不过有人先来,有人后到。一些先来的人将后到的人划为异类,为了打击异己不惜改换祖宗、认贼作父,这是岛内蓝绿对立的根源。按照这种逻辑,台湾最有资格以主人自居的人是少数民族,大陆移民皆是异类,都应背负“外省人原罪”而匍匐于地。

绿营长期挑唆省籍矛盾,操弄媚日仇中,才导致今天台湾族群日益对立。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绿营不愿见到八田与一人头落地,就不该去砍蒋介石铜像。如果台湾民众希望安居乐业,就不该在一个小小的岛内强分敌我,沉迷于内耗自残。八田与一铜像头断了,岛内一些人也该醒醒了。(文/黑白自在)

本文为海外网“港台腔”(微信ID:gangtaiqianghktw)栏目原创,如有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海外网(www.haiwainet.cn),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放眼两岸三地局势走向,独家评论港台时事热点,港台腔还有更多精彩分析。

qrcode_for_gh_0fc5cbdf446f_258.jpg

责编:李鹏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