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解局】韩国新总统,能解决萨德和半岛问题吗?

2017-05-10 00:52:01来源:海外网
字号:

虽然正式的结果要到10日早上才公布,但无论是从韩国三大电视台发布的共同民调结果,还是今晚上另外两位候选人间接“承认败选”的举动看,韩国新任总统,已经非文在寅莫属。

从朴槿惠陷入闺蜜干政门开始,半年多的时间里,韩国国内政局的变化、围绕半岛的风云,直让人有恍如隔世之感。这期间,有韩国史上最大规模的民众示威游行,有从“国家的女儿”到阶下囚的总统,有围绕萨德的官方交锋与民间冷冻,更有半岛局势的波诡云谲。

摆在文在寅面前的,是一个非常难以收拾的巨大摊子。于是,我们跟岛叔、资深半岛问题专家三江汇友谈了谈。

1、侠客岛:1953年出生的文在寅,在2012年就曾经惜败于朴槿惠。这次无论是民调遥遥领先还是对手提前认输,都表明了他此次优势巨大。您在去年11月就说过文在寅当选悬念不大,为什么?究竟是什么造就了他这么大的优势?

三江:首先,可以说,朴槿惠事件对共同民主党、对文在寅上台的“帮助”最大。朴执政的最后时期,无论是腐败案,是在拖着不下台、对民众的态度,还是其所代表的保守势力中官商勾连的状况,都让民众彻底对新国家党、自由韩国党等保守政党感到极度失望,把保守势力再执政的可能性消耗掉了。正是因为对朴槿惠为首的保守势力的极度失望,才让民众转过头来,认为文在寅会给它们带来新的希望。

第二,关键的问题还是经济。在朴槿惠治下,韩国经济增长率低下,后期又与中国闹掰,青年人对社会的不满意度越来越大,保守派代表的大企业、官僚层根本看不到普通民众的疾苦。这让人数占比更多的普通民众,更多有社会上升通道被阻塞之感。文在寅的出身并不显赫,后来做的律师。他的成长经历,让很多韩国人觉得在他身上找到了希望,有代入感,所以用选票,把对朴槿惠的失望,转化成了转化成了对文在寅的希望。

第三,在韩国社会当中,比较喜欢政治色彩明显的人。文在寅的政治光谱是明确的,继承了卢武铉时代的左派政策;他的竞选对手洪准杓选票相对较高,一定程度上也因为其极度渲染自己的保守派色彩。这迎合了韩国社会左右对立、保守和进步对立的态度。国民之党候选人安哲秀得票最低,也证明在韩国社会的政治光谱中,两边都想讨好,等于两边都打耳光,不太行得通。

此外,本次大选中另外一个大家不太容易注意到的地方就是韩国国内“地域政治”的因素。实际上从02年到现在,韩国历次总统大选,地域政治都是很重要的因素。此次文在寅当选,得票最高的是全罗南道、光州、釜山、京畿道等对进步势力存在同情感和认同度的地方,但在全罗北道这样保守势力的大本营,得票率就非常低。

事实上,在韩国80年代民主化之后,保守和进步势力的地域区分就已经很明确。像文在寅得票率高的全罗道、湖南地区,韩国历史上一直是罪犯的流放地,在过去发展中也备受地域歧视。比如朴正熙时代,庆尚道得到的投资开发很多,李明博、朴槿惠时代岭南地区也迎来大规模投资。现在,韩国的大企业、重工业基本都集中在庆尚南北道、大邱等地区,让文在寅所代表的这些地区的人民更加不满。这也迎合了年轻人对就业、经济的不满,等于形成了政治上的共振,把保守势力的候选人投下去了。

2、侠客岛:我们注意到,文在寅竞选中对朝鲜的表态是比较积极地提倡南北接触的。他的当选,对半岛南北关系又会有什么影响?

三江:没错,文在寅一直提倡对朝“柔性接触”,也就是在朝鲜弃核的前提下,尽量发展比较好的南北关系,包括重新启动关停了多年的开城工业园区(包括二期建设)、重新启动釜山到清津的船、金刚山旅游等。甚至文在寅说,当选之后,一定要在6个月后“到平壤去”。当然了,竞选承诺能不能以实现还要观察,但是这种政策方向的表态,应该会让朝鲜方面得到鼓舞。

说实在,4月份以来,半岛一直处于非常紧绷的状态。朝鲜之所以忍这么久,不进行核试验、大型导弹试验,不仅是因为中美施压而不敢做,其实也是希望创造让韩国民主党上台的环境,以期韩国方面对朝的政策松动。毕竟,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同时施压,朝鲜的压力可想而知,通过韩国政策松动来化解中美联合施压,朝鲜就可以从中得到转圜。

3、侠客岛:说说萨德吧?韩美已经开始在讨价还价这个钱谁出了。文在寅竞选时候对萨德的表态,曾有明确反对,也有反复。中国的火箭军最近也在渤海海域进行了导弹试验,会不会与此有关?

三江:中国的军演应该说是一种表态。一方面,是兑现此前在萨德问题上的承诺——中方一定会做出军事反制的措施;另一方面也向韩国的新政府表明,即使政府更替,也不要试图用这个窗口期,把萨德当作是上届政府的政治遗产、当作既成事实来跟中国谈,不能当作没事儿发生一样。

当然说到底,萨德不是单纯的中韩关系,也牵涉到跟美国的关系。文在寅虽然在竞选中说了很多,比如“敢于对美国说不”,敢于在武器装备引进上摆脱对美国过度依赖等,一定程度上,表明了不让美国把韩国当作殖民地的态度,但是坦白讲,韩国以军方为首的保守势力很强,如果当选之后,文在寅受到保守势力反对杯葛的话,阻力还是会很大。

毕竟,韩美同盟关系是韩国所有外交关系中最重要的一个。一些表面文章可以做,没问题,但是要真正撼动韩美关系的核心和基石的话,就可能是韩国不能承受的外交风险性了。

同时,对文在寅来讲,国内的经济依然是当务之急。他承诺要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提高就业率,但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提振中韩经贸关系。在当前的冷淡局面下,这个目标是很难实现的。

因此,如何处理好韩美、中韩这样又矛盾又契合、同时相互影响的三角关系,如何改变朴槿惠时代单方面依赖美国、情绪上影响中国、受中美“夹板气”的状态,怎么在中美之间平衡调和,同时得利又不损害中美的战略利益,真正实现中美之间的桥梁或者润滑作用,是摆在文在寅面前的最大难题。

曾经有韩国外交官员说,夹在中美之间,是韩国作为“小国的悲哀”,没有自主权。这很残酷,但没办法,中国在东北亚乃至世界范围内的崛起,已经是完全不能否认的事实。如果忽略中国,对韩国的发展肯定没好处;但美国依然是头号大国,传统的韩美同盟也依然重要。因此,文在寅未来在政策的选择余地上,并不像在竞选承诺中所说的那么大。

从现在看,萨德的大部分部件已经进来了,韩美说通上电就可以用,前一阵子还试过。如果让韩国马上宣布撤出、不要萨德,目前来看,对新政府也很难。现在10亿美元的要价谁来出,怎么出,可能也还要走国会程序,会拖一阵子。新政府很可能很快会派特使团到中国,萨德问题具体的解决方案,有,但也还要观察。说到底,中韩关系的新发展必须重新启动,重新设置。

事实都得分开看。好的方面是,文在寅团队中“中国通”比较多,可以确定的是新政府至少不会像朴槿惠那样比较极端地完全无视中国、背后捅刀子的政策取向,但正因为其熟悉中国,因此也不一定很好打交道。比如,在文在寅的竞选纲领中,就明确说要重组海洋警察,以应对未来中韩可能在海上的冲突。总之,这是一个值得认真考虑和看待的打交道对手。

采写/公子无忌

文源:侠客岛

责编:海客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