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美国国会开始对特朗普“逼宫”,这次筹码是普京

2017-08-01 22:57:25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美国的外交政策正在朝着主流价值观的方向回归,这一点,同样值得中国的外交政策制定者们高度关注。

最近,美俄之间“相爱相杀”的戏码再出续集。先是7月25日和27日,美国国会两院连续两次对俄罗斯发起攻势,对俄罗斯“干预”美国总统大选等问题采取惩罚性制裁措施。紧接着,上周末俄罗斯总统普京公开宣布反制裁,美国驻俄罗斯外交使团必须减少755人,并查扣美国在莫斯科郊区两处供美国外交人员使用的房产,禁止美方人员进入。众所周知,美俄两国之间的“互相伤害”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自冷战以来,从克里米亚问题、乌克兰危机到各类代理人战争,美国每发起一次政治、经济或军事制裁,战斗民族俄罗斯几乎都要强势回应,提出反制裁措施。那么,为什么这次俄罗斯忍耐了这么久才发起反制裁?这次的制裁又跟前几次有什么不一样呢?

反制裁

我们可以先来研究一下普京此次发表演讲的措辞。反制裁的决定是由普京于上周日在俄罗斯官方电视台Rossiya1上宣布的。普京表示,美国在俄罗斯的外交和技术人员目前有超过1000人,将被缩减到不超过455人,这基本跟目前俄罗斯在美外交人员的数量处于同一水平。

微信图片_20170801225428.jpg

不可否认,普京的这一最新动作显示出美俄关系的进一步恶化。回顾一下历史,哪怕在冷战的最高峰,苏联也从未如此大规模地削减美国外交人员的数量。而1986年,前苏联为了报复美国,也只是下令美驻俄外交机构的261名本地员工离职。但是,针对普京所提出的美国在俄工作人员的数量有愈1000人,外界一直是有所质疑的。美联社在首次报道该消息时,就曾特意指明,俄方没有公布相关数据的来源。为此,岛叔特意查证相关资料,发现,美驻俄使领馆工作的人员总数确有1200人左右,但其中仅333人为美国籍。此外,在 “被减少”的755名美国驻俄外交使团人员中,绝大多数将是俄罗斯本地雇员,他们中还包括司机、电工和保安等后勤人员。也就是说,为俄罗斯对美的制裁而付出失业代价的,将会是一批俄罗斯本地居民。无疑,减少工作人员数量会给美驻俄外交人员的工作带来一定障碍,但是从大的层面来说,影响并不大。另外,俄罗斯此次并没有直接驱逐美国外交官,而是把最终决定权留给了美国国务院。可见,在应对美国制裁措施的处理上,普京是留有很大余地的。这一点,从其公开发表的讲话中也可以看出来。“毫无疑问,我们拥有足够的回击空间,包括缩紧两国之间的合作,这些都会戳中美国的痛处,但我并不认为我们需要这样做”,“我希望局势能有一定程度的改善”。

两难

一边是普京诚意满满的讲和架势,一边是国会两院步步紧逼的制裁法案,可以想见,特朗普的日子有多不好过。更何况,与俄罗斯关系搞僵本非特朗普意。特朗普在竞选时就曾表示,希望改善两国的关系。自他上台之后,外界甚至普遍认为,美俄关系将会交好,但就在大家都期待着两国能够进入“蜜月期”时,“通俄门”的风波搅乱了一切,并使特朗普在美俄关系上愈发被动。

首先,国会对特朗普是一万个不放心。为此,他们故意在新的对俄制裁法案中大幅度限制总统暂停或取消对俄罗斯制裁的能力。法案规定,特朗普要想放松对俄罗斯的制裁必须首先向国会提出书面申请,解释放松或取消制裁的原因,经国会审议批准后才能执行。不仅如此,该法案在众议院是419票赞成,3票反对,在参议院是98票赞成,2票反对,远超三分之二多数,也就是说如果特朗普否决(veto)这一法案,国会仍有足够政治资本推翻(override)特朗普的否决。很明显,这是对特朗普总统权限的侵犯和挑战。此前,特朗普的“短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弗林就因为俄罗斯被迫辞职,原因就在于弗林在政权交接期,私下与俄罗斯驻美大使基斯利亚克讨论取消奥巴马的对俄制裁。而特朗普这边呢,虽然口头上表示要在对俄制裁的法案上签字,但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这么做。他的团队一直表示,需要一定灵活性,才可能与俄罗斯建立起更好的关系。此外,如果所谓“通俄”的事实的确存在,新的法案将无疑从根本上敲碎了特朗普在短期内改善与俄罗斯关系的任何可能性。签还是不签,制裁还是不制裁,横在特朗普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角力

形势会如何发展? 如特朗普决定签署这一新的对俄制裁,将会使美俄两国首脑所希望的缓和两国处于“自冷战以来最低点的”外交关系计划受到重击。如果特朗普行使否决权不签署制裁计划,则可能引发一场宪法危机。更重要的一点,从美国国会此次在俄罗斯问题上的强硬态度来看,美国政坛建制派的力量仍然不容小觑。这一点,从特朗普上台以来的一系列内政外交的挫折也能看得出来。“通俄门”以来,但凡特朗普政府及亲信团队与俄方的任何联系都会在美国政坛爆出一连串热点新闻。而目前白宫也是人心涣散,上台莆六个月的共和党政府正在经历新一轮的人事变动。今天凌晨,历史上任期最短的国土安全部部长约翰·凯利(John Kelly)接替了任期第二短的白宫办公室主任普理伯斯(Reince Priebus) ,本周一又匆匆解职了上任仅10天的白宫通讯联络主管斯卡拉穆齐(Anthony Scaramucci)。外界预测,还有一大波离职潮将涌向白宫。此外,至今特朗普政府的关键职位只有50个提名被参议院批准,而同时期的克林顿、布什、奥巴马政府,任命的官员都已经超过200人,更有不少提名人因为无法通过参议院的财务审核而被撤回,财政部和商务部副部长等重要职位至今依然空缺。当然,从积极的方面来看,特朗普如果最终签署法案,这可能会有助于暂时平息舆论对他的团队“通俄”的穷追猛打,让他有机会腾出手来收拾白宫的“烂摊子”。但无论如何,这一系列事件的走向都预示着,美国的外交政策正在朝着主流价值观的方向回归。这一点,同样值得中国的外交政策制定者们高度关注。

PS:各位岛友如果觉得文章略长,我们还为大家准备了一个精简版的睡前故事:

美国国会:“你说你没通俄,你敢制裁俄罗斯吗?”特朗普:“你们……”

这个故事讲完了,大家可以洗洗睡了……

文/陈亮 墨非 国观智库高级研究员

(选自侠客岛公众号)

责编:总编室、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