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这个自治区47年成立,创立者是习仲勋"良师益友"

2017-08-08 06:33:15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要了解这段历史,一个人是关键:内蒙古自治区首任主席乌兰夫。

 1.webp.jpg

【侠客岛按】

内蒙古自治区即将迎来成立70周年大庆——70年,是从1947年算起的。

可能有岛友会问,共和国建立才68年,为何内蒙古自治区的建立比新中国建立还早两年?

事实上,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民族区域自治,最早就是从70年前的内蒙古开始尝试。当时,这个政策的落实相当艰辛——前有日本的侵略,后有内部的分裂,甚至自治区建立之后,发展也是筚路蓝缕。

要了解这段历史,一个人是关键:内蒙古自治区首任主席乌兰夫。习仲勋对他的评价是,“他为人宽厚,谦虚谨慎,襟怀坦白,肝胆照人,十分珍重革命友情”,“顾全大局,坚持党性原则,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党分配什么工作就做什么工作”,“是我深为敬佩的良师益友”。

今天推荐一篇《环球人物》的封面报道:《开国上将乌兰夫》。原文略长,侠客岛有编辑。可以说,这不仅是乌兰夫一个人的传奇故事,更是蒙古族、整个中华民族对统一和发展的不懈努力。

2.webp.jpg

乌兰夫在西柏坡合影。左起:马明芳、王维舟、乌兰夫、习仲勋

70年前的1947年,中国大地正弥漫着炮火和硝烟,而祖国北方诞生了一个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权,为党和国家找到了一条解决民族问题的道路,为即将成立的共和国献上了一份厚礼。

完成这一壮举的就是乌兰夫,他在祖国北疆建设了一道和平稳定的安全屏障。周恩来总理多次评价,称内蒙古是“模范自治区”。

如今,内蒙古处处洋溢着喜迎“大庆”的氛围。在首府呼和浩特,乌兰夫纪念馆正修葺一新。

抗日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侵略者还盯上了大兴安岭西侧的内蒙古。他们拉拢蒙古族上层人物,企图在内蒙古成立继伪满洲国后的又一个傀儡政权,德穆楚克栋鲁普亲王(简称德王)就是他们的拉拢对象。德王本想利用日本人的势力实现内蒙古高度自治,但在日本人的威逼利诱之下,变得对日本人唯命是从,成了“蒙奸”。

时任中共西蒙工作委员会三人小组书记的乌兰夫,想说服德王改邪归正。当时,德王是“蒙古地方政务委员会”(蒙政会)秘书长,手上掌握着蒙政会管辖内蒙古部分盟旗的实权。

他对乌兰夫说:“这些年为了民族自治,我几次找过蒋介石,也派人去广州找正在搞西南独立的胡汉民、陈继棠,结果怎样?他们都是嘴上说得天花乱坠,什么欢迎、支持呀,实质上不给真正的支援。只有日本人支持我们搞高度自治。”

“既然德王爷如此坦率,也恕老弟一吐为快。我们蒙古族有句谚语叫’土默川上的狼,善眉善眼地吃人’。日寇占领了东三省之后,一心想吞并中国,变中国为他们的殖民地,难道他们会真心实意帮助蒙古民族独立吗?”乌兰夫诚恳地说。

“我是利用日本的金钱和武器。”

“到时候谁利用谁可就难说了。我冒昧向德王爷进一言,古时中国的秦桧卖国求荣,遗臭万年,德王爷如果步他的后尘,结果会如何,请三思而行。”

德王很不高兴:“我的主意已定,千秋功罪由我一人承担,不用别人教训。”

乌兰夫见德王难以挽回,就告辞离开,决定起义。事前,他已经派一批共产党员打入蒙政会保安队,进行抗日宣传,争取了一些进步官兵。1936年2月21日夜里,暴动队伍分头行动,袭击蒙政会稽查处,打开军械库控制了武器弹药,武装了起义部队;打开看守所解救了被关押的士兵;捣毁电台,切断了蒙政会与外界的联系。

此次暴动推迟了日本侵略者的西进日程。后来这支部队几经整顿,扩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三师,被党中央誉为“内蒙古民族中最先进、最大的抗日队伍”。

经过这次暴动,德王与日本人的勾结更加明目张胆。他于1937年在归绥出任伪“蒙古联盟自治政府”主席,后又合并日本扶植的“察南自治政府”和“晋北自治政府”,在察哈尔省省会张家口成立“蒙疆联合自治政府”。日本投降后,伪政府解散,德王作为伪蒙疆头号战犯,被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后被特赦。

劝和

但德王的追随者并没有善罢甘休。他的姨夫补英达赉,跑到德王的老家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重新“拉起大旗”,于1945年9月成立“内蒙古人民共和国临时政府”,大造分裂中国的舆论。

于是,中共中央派乌兰夫去解决这个“临时政府”的问题。当时,聂荣臻等晋察冀中央局领导人出于安全考虑,建议派军队随去,但乌兰夫认为,解决这个问题主要得做思想工作。单枪匹马虽有危险,却能显示诚意。

于是,他只带了几个人就出发了。

见到乌兰夫后,补英达赉说:“建立内蒙古人民共和国临时政府是蒙古人的意愿,临时政府是民主选举的。我们刚刚建立起的代表我们蒙古人利益的临时政府,谁也别想破坏。”

“你所说的民主选举是什么样的民主?是哪些人的民主?你所说的蒙古人自己来解放自己,是指哪些蒙古人,是什么样的解放?”乌兰夫反问。

乌兰夫又约见了苏联驻蒙古副顾问尼古拉耶夫,此人傲慢地说:“我们解放了内蒙古,补英达赉建立的临时政府是我们同意的,你们应该支持。”

乌兰夫曾赴苏联留学,就用俄语说:“苏蒙联军帮助我们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我们表示衷心感谢。但是你们不了解我们中国和内蒙古的情况。我们很早以前就是一个中央集权的统一国家,内蒙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对于少数民族问题,我们中国共产党主张实行民族区域自治。”

见尼古拉耶夫固执,乌兰夫又说:“我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候补委员,受中共中央之命来这里解决你们支持下的内蒙古人民共和国临时政府问题。我们党不主张内蒙古独立,不同意建这个临时政府。我的话是代表我们党中央的,你的意见是不是代表联共中央,如果能,请你写下来。”后来,苏蒙联军负责人收到马利诺夫斯基元帅查问此事的电报,态度终于有所转变。

乌兰夫还向蒙古族青年知识分子阐述了这些理念。“团结在我们周围的绝大多数青年,因为认识到补英达赉是蒙奸,便都愿意进行改选。这样,我就将一步路,分成了两步走,先行改选,再创造取消它的条件。”乌兰夫生前回忆说。补英达赉也同意改选,结果乌兰夫当选主席,补英达赉也保住了政府委员的职位。

“当选3天后,乌兰夫就借故将临时政府迁到由八路军控制的张北县,停止了它的活动。过后不久,在张家口成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临时政府’自然就消失了。周恩来总理称赞此举为‘单刀赴会’。”乌兰夫长子布赫生前回忆说。

5.webp.jpg

七千人大会期间,毛泽东同李富春(左一)、李先念(左二)、乌兰夫(左三)在一起交谈

统一

如果说“临时政府”只是个空架子,1946年初,在兴安盟成立的“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则已经有了自己的军队和政党。

于是,1946年3月,乌兰夫等人与该政府代表相约,在热河省省会承德讨论东蒙古的去向问题。双方都主张内蒙古统一起来搞自治运动,反对国民政府的“大汉族主义”,但具体怎么办,争论很激烈。

“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主张,内蒙古自治运动要由内蒙古人民革命党领导,实行“宗藩”式“自治”;中共代表乌兰夫则主张,中国工人阶级是统一的,中国共产党是全国统一的党,内蒙古革命必须由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各民族是谁也离不开谁的命运共同体,只能在中华大家庭中实行“民族平等、民主自治”的“民族区域自治”。

关键时刻,乌兰夫找到“自治政府”委员兼经济部长、在苏联时的旧相识特木尔巴根,做通了这位东蒙古主要代表人物的工作。

“内蒙古人民革命党曾长期与内蒙古革命脱节,还被共产国际解散。你们如今重新组建这个党成分复杂,有原伪满官吏,基本上都是民族上层,不能代表广大蒙古族人民的根本利益,前途何在?我建议你们解散这个党。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中伪满时的官吏占一半,群众怎么会拥护?这个政府还是先撤销。”乌兰夫说。

6.webp.jpg

双方经过充分讨论,思想得以统一。4月3日,内蒙古自治运动统一会议正式举行。会议决定,撤销’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实现了东西蒙的统一。会后不久,“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撤销。

1947年4月23日至5月2日,内蒙古人民代表会议在王爷庙(今兴安盟乌兰浩特)召开。393名人民代表接到通知后,个个激动不已,有的骑马,有的坐着牲畜拉的勒勒车,带着干粮,经过几天的跋山涉水,从四面八方来到王爷庙,行使有史以来第一次内蒙古各族人民当家做主的神圣权利。会议期间,内蒙古自治政府正式宣告成立,乌兰夫当选主席。

1502145577750963.jpg

5月19日,毛泽东、朱德发来贺电。1949年12月,内蒙古自治政府改称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乌兰夫为主席。政府驻地几经搬迁,最终于1954年迁入呼和浩特。自治区的范围也几经调整,于1979年确定了今天的面貌。

“我们党在解决民族问题的道路上是摸索前进的,早期提出学苏联,实行联邦制。乌兰夫在革命斗争中感受到,实行联邦制,将可能导致国家分裂,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才能解决中国民族问题。所以说,他帮助中国共产党找到了解决中国民族问题的正确道路。新中国成立时制定的共同纲领,明确规定民族区域自治是中国的基本民族政策。”乌兰夫的外孙女、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第三巡视组组长石梅说。

虽然内蒙古实行“自治”,但在布赫印象中,“父亲特别强调内蒙古是全中国的一部分”。乌兰夫纪念馆馆长云玉美也表示,乌兰夫“从来都是强调部分离不开整体,当国家遇到困难时,自治区应为国家排忧解难”。

比如3年自然灾害时期,上海、浙江、安徽等地的几十所孤儿院里的数千名孤儿,因为食品供应不足、营养跟不上,面临生命危险。时任全国妇联主席的康克清把这个情况告诉了乌兰夫,乌兰夫说:“一个办法是给他们送一些奶粉,再一个办法是把这些孩子送到内蒙古。送奶粉,能解一时之急,不是长久之计。我看最好的办法是把孩子们送给牧民抚养。牧民们很喜欢孩子,不管谁家的孩子都喜欢,交给他们抚养,既可妥善长期地安排这些孤儿,又能解决牧民缺孩子的问题,可以说两全其美,你看怎么样?”

第二个办法很快得到周恩来和内蒙古当地政府的同意。在《环球人物》记者采访期间,几乎每位受访者都提到这个故事。

另一次,乌兰夫带着内蒙古的“特产”——10袋奶粉去看望总理。恰巧周恩来不在,他从邓颖超那里得知,总理正四处想办法解决全国人民饿肚子的问题。回到内蒙古后,乌兰夫马上与当地农业口的同志商量救济事宜。有人认为,内蒙古本身是牧区,不是产粮大户,要救济也是杯水车薪。乌兰夫则说:“我们应当为国家解难,为总理分忧。哪怕我们多上缴一斤粮食,也是我们内蒙古人民对国家的一片心嘛!”

这年秋后,全区上缴公粮和卖余粮达7亿公斤,在全国很多地方无粮可缴的情况下,超额完成任务。周恩来称赞“这是雪中送炭,难为乌兰夫同志了”。

1955年9月,乌兰夫被授予上将军衔,成为共和国57位开国上将之一。

文/《环球人物》记者田亮

编辑/东方补白

(来源:侠客岛)

责编:刘思悦、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