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程序员之死:“善良”何罪之有?

2017-09-13 08:41:00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我自然对苏享茂之死感到惋惜,但最恐惧的却是“善良”将会成为一部分老实人的“原罪”。

在新名词“欣欣像蓉”火起来之后,苏享茂之死还未上微博热搜,但大概也不远了。我浏览了一些网友评论,惋惜者有之,愤怒者有之,嘲讽者亦有之。不久前薇安写了一篇文章:《不懂复杂的人性,你的善良就是无知》,此文在网上的转载量颇高,有相当一部分跟帖的人大多持相同的态度。对此,我暂不置论。为让读者明白此事始末,我做些简单梳理。

苏享茂是一个程序员,Wephone App的开发者,在海外有3000万用户,借此赚了一些钱。程序员的圈子很小,又往往不擅长交际,所以对他们来说,终身大事向来是一个难题。为此,苏享茂花了一万多元在婚恋网“世纪佳缘”买了VIP。

2017年3月30日由世纪佳缘牵线苏享茂认识了女方翟欣欣,翟欣欣主动表示一见钟情并催促结婚,6月7日二人领证,期间让苏享茂在她身上花费了几百万元。7月18日二人离婚,据苏享茂说是因为对翟欣欣的心机感到恐惧。在这一离婚事件前后,翟欣欣通过威逼利诱,欲从苏茂享这里拿走1000万元外加三亚房产,9月7日苏茂享精神崩溃,跳楼自杀。9月8日苏享茂的“遗书”,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9月10号,苏享茂的同学钱皓发长文祭奠,并详细叙述了此事的始末。

行文至此,始末大概已经详明,从苏享茂与翟欣欣的聊天截图来看,必须承认的是苏享茂确实属于情商较低的一类,所以薇安文章中所论,并非是没有道理的。不过正如我一开始讲的,苏享茂是一个典型的程序员,待人接物与人沟通本就不是他所擅长的。程序员的小圈子以及事情的难以启齿,又限制了他向外求援。如此酿造了这样一件悲剧。

维克多·雨果说过,黄金的体积每年要磨去一千四百分之一,这就是所谓的“损耗”,因此全世界流通的十四亿金子每年要损耗一百万,这一百万黄金化作灰尘,飞扬飘荡,变成轻得能够吸入呼出的原子。这种吸入剂像重担一样,压在良心上,跟灵魂起了化学作用,使富人显得傲慢。穷人变得凶狠。

我自然对苏享茂之死感到惋惜,但最恐惧的却是“善良”将会成为一部分老实人的“原罪”。

不知在什么时候,这个社会对人的评价好像完全转向了。敦厚、诚实、善良成了愚蠢,城府、机诈、狡猾却被奉为了金玉。所以局外之人一方面惋惜着苏享茂的遭遇,一面鄙弃着他的懦弱与愚蠢,并时时提醒自己抛弃可笑的“善良”,以圆滑世故处事。可同样像很多人所说的,一个奉公守法、敦厚老实的人在辛辛苦苦赚的钱被勒索去之后,还被逼自杀,最后却被归罪于自身的“无知”与“善良”,这还有天理吗?还有法律吗?

苏享茂曾是北邮的研究生,北邮距北师大很近,我望向北邮的发现,那里已经是黑洞洞一片,我想很多年前,那个对着一堆编码刻苦用功的研究生,在这样的深夜有畅想过以后的生活吗?娇妻、爱子,不愁吃喝用度,一个属于自己的温暖的家?但这一切都被一场精心算计的婚姻给毁了,我愤怒,也无奈。

无论是一年前的马蓉事件还是这次的程序员自杀事件,都清晰的表明了现代社会中的金钱欲望是如何摧毁社会底线,践踏社会良心的。我相信翟欣欣在这次事件中会被舆论所吞没,甚至受到应有的惩罚,可死去的人永远回不来了。在我们看不到的角落可能还有李欣欣、刘欣欣之流正在摩拳擦掌,挑选猎物。

“善良”何罪之有,却要为她们的罪恶买单。(文/徐无山)

责编:姚凌、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