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这位中国教授的作品,曾改变奥巴马医保法案命运

2017-09-29 07:06:46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96岁的许渊冲,一生理想是“用翻译创造美”,至今仍笔耕不辍。

《开学第一课》上,主持人董卿采访许渊冲.jpg

《开学第一课》上,主持人董卿采访许渊冲

96岁的北大教授许渊冲怎么没想到,自己突然之间成了网红。

自《开学第一课》节目播出后,央视主持人董卿采访老先生的文章在朋友圈刷了屏。让北大学子颇有些不平的是:人们更多点赞董卿的“三跪”,却多少冷落了这位长者的学问。

2017年9月的一个周末,北大畅春园的一栋小楼里,我们有缘走近许先生。没想到采访竟是从一个不愉快的话题开始。近日,许先生得知有人在网上诋毁他的“英文不过关”,甚至质疑他“抄袭”。从不上网的老人震惊之余甚为愤慨:网络就可以不负责任胡说八道、不加核实污蔑别人吗?

许渊冲在家接受采访.jpg

许渊冲在家接受采访

从事翻译工作70多年,许先生翻译了上百本中英法文经典,成为“诗译英法唯一人”,2010年获得“中国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2014年摘取翻译界最高奖项——国际译联“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120部中英法文译著,码成书架上浩浩荡荡的学术疆域。那些网上的“质疑”和“推断”,又有多少“证据”可以摧毁这样的日积月累?

“贝多芬说的好,为了更美,没有什么清规戒律是不能打破的”

许渊冲风趣地把自己70多年学术岁月,按照但丁《神曲》的分法,分为《青春》(1921-1950)《炼狱》(1951-1980)和《新生》(1980——)三部曲。他解释说,上世纪50年代以前,基本是学习继承时期,同时注意前人的弱点,准备超越。上世纪80年代以前是改造时期,浪费了生命中的黄金时代。1980年以后才开始了超越时期,成了“书销中外六十本,诗译英法唯一人”。

超越意味着创新。在学术界,许渊冲先生被称为“在翻译上打破了很多框框”,也因此产生了一些争议,比如,认为他的翻译与原诗差别较大,意译的成分较多。但许渊冲至今坚持自己的理念,“按照他们的观点,忠实原文逐字翻译最好,翻不好也没关系。但我认为,翻译的忠实不仅要忠实于形式,更要忠实于内容。内容形式统一时,我不离开形式;内容形式矛盾时,我选择内容。如果我的表达形式比逐字翻译的形式更能传达原文的内容,那我会选择我的表达方式”。

“贝多芬说的好,为了更美,没有什么清规戒律是不能打破的”,许渊冲坚持翻译不应持“对等论”,而应取“优势论”,翻译时“要多从中国文化的内涵和优势上想”。按照这一理念,许渊冲形成了自己中国学派的翻译学说:“音美、行美、意美”三美、“形似、意似、神似”三似、“知之、好之、乐之”三之。

“要是李白活到当世,也懂英文,必和许渊冲是知己”

在许渊冲看来,对文化经典,通过翻译,不仅要让读者“知之”懂得其真,且要“好之”发现其善,最好是“乐之”感受其美。

中国诗词往往意在言外,英诗却是言尽意穷。中诗意大于言,英诗意等于言。如果言是一加一,意是二,那英诗就是1+1=2;而中诗就是1+1=3。李商隐“春蚕到死丝方尽”,如果只表示春蚕到死才不吐丝,那就是1+1=2;如还表示相思到死才罢休,那就是1+1=3;如还表示写诗要写到死,那就是1+1=4了。更别说“丝”与“思”通这种奇妙,又该如何向西方人传递?

让许渊冲颇为自豪的是,他的译文国外很认可,《楚辞》被美国学者誉为“英美文学领域的一座高峰”,《西厢记》被英国智慧女神出版社评价为可以和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媲美,他确实做到了“让中国的美成为世界的美”。

比如,唐代李白的《静夜思》,中国人看到又圆又明的月亮,就能想到故乡。外国人没有这种文化背景,怎么可能明白呢?若是按字翻译,外国人肯定一头雾水。“我翻译时,把月光比作了水,英文译成‘月光明亮如水,溺住了那些思乡的人’。用水把月亮和乡愁联系起来,文字上又有英语的优美,他们就理解了。”1987年,许渊冲英译《李白诗选一百首》出版,钱钟书的评价是,要是李白活到当世,也懂英文,必和许渊冲是知己。

QQ图片20170929072244.png

奥巴马致信许渊冲儿子表达感谢

有一个小故事,许先生多次提及。奥巴马提出医保议案时,民主党赞成,共和党反对,反对票超出5票。许先生在美国的儿子将许渊冲《江雪》译文,E-mail给奥巴马总统和一位共和党参议员。“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位参议员本来反对医保议案,读完《江雪》之后,非常欣赏老翁清高独立的精神,做出了独立于党派之外的选择,改投了赞成票,赞成票超出7票。奥巴马专门写信给许先生儿子表达感谢。这是中国古老文化穿越时空的魅力。

“我一生向着求美的标准努力,是一个典型的‘享乐主义者’”

身处陋室,过着简朴的生活,整日伏案劳作,许渊冲却说自己是一个“享乐主义”。

有人曾问许渊冲,如何看翻译这个别人看来寂寞的事业?老先生回答,说翻译是和作者的灵魂交流,怎么会感到寂寞呢?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说过,美是最高级的善,创造美是最高级的乐趣。而翻译工作就是创造美。“我一生向着求美的标准努力,是典型的享乐主义者,怎么会觉得痛苦呢?”

“一个人如果有一百句值得后世记住的句子就够了”。96岁的许渊冲,一生理想是“用翻译创造美”,至今仍笔耕不辍,翻译莎士比亚,常常到深夜3点。老先生笑曰:“天天和古人打交道,跟莎士比亚打交道,超越时空交流,乐何如哉”?(文/宫梓铭)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刘思悦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