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对“印太”战略的这一表态有深意

2017-11-14 14:15:41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中方乐见有关国家之间发展友好合作关系,但是希望这种关系不针对第三方,有利于促进地区和平、稳定与繁荣。

7427ea210a2c1b679ff30a.jpg

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图源:新华社)

近日,美国、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四国外交部门的官员在越南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举行了正式会议。美国国务院的消息中称,会议讨论的主题是“对于在一个自由而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提升繁荣与安全的共同的愿景”。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11月13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进行了回应。耿爽指出,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是时代潮流和世界大势。任何国家、任何地区的发展都应顺应潮流、符合大势。各方可以就如何推进区域合作提出设想和主张,但这些设想和主张也应该顺应潮流、符合大势。中方乐见有关国家之间发展友好合作关系,但是希望这种关系不针对第三方,有利于促进地区和平、稳定与繁荣。

事实上,历届美国总统上台后都要推出新版国家安全战略,“玩”些新的安全观,这早已不是新鲜事。奥巴马总统在其任内提出了“亚太再平衡”战略:军事上,在亚太区部署美国海外海空力量的60%;经贸上,推动以美国为首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虽然亚太区的概念并非奥巴马的发明,但他提出在这个世界最有活力的地区重振美国在地区安全和经贸领域的主导作用。在他初提这一战略时,“亚太再平衡”颇受各国关注。然而,这种关注其实没有必要,因为它只是昙花一现,并没有生命力。亚洲与太平洋的天然联系是客观存在,在全球化时代必将愈加强化。美国欲在其中担当领袖,本身并无不当,但必须以不损害他国正当利益为前提。

奥巴马提出的“亚太再平衡”超出了美国自身能力。就其军事而言,美国在欧洲与俄罗斯的地缘争夺,以及其在中东处理由于美军武装干涉伊拉克而造成的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崛起,使其根本没有余力腾出资源转场亚太。而经济上,奥巴马提出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被其后任完全颠覆,这恐怕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的“印太”政策。首先,印度洋与太平洋只是人为划分,它们在地理上本来就是拓扑相连的直通海区。从任何意义上,人为区隔太平洋和印度洋完全没有意义。无论从地理上,还是从物资与人员交流上,太平洋与印度洋从来就是天然相通的一个整体,现在才提“印太”了无新意。而“印太”作为一个客观事实,唯一的问题应该是为什么迟至今日才谈“印太”。

印太地区从来就是自由、公正与互惠的,因此特朗普提出“建立一个本着自由、公正与互惠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并无多少意义。辽阔的印度洋以及太平洋,本来就是自由的,而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或者任何一个个人与团体,即使是英国与美国过去分别称霸世界的时代。印度洋和太平洋过去是自由与互惠的,在全球化的时代,这些大洋必然还将继续保持自由的状态。

而当下,不排除有个别国家觊觎印度洋和太平洋。印度颇有一些人士认为“印度洋是印度的洋”,十分忌讳中国进出印度洋的活动。对于中国西出印度洋,印度积极东进太平洋,以作抗衡。殊不知印度洋既不是印度的印度洋,也不是中国的印度洋,而是世界的印度洋。当然,印度日益进出太平洋,也不会在任何意义上让太平洋变成印度的洋。

美国历来自封是高山之巅,自以为处于唯一统治世界的霸主地位。从这个意义来讲,美国设立了诸多海外地区司令部,覆盖了在印度洋常态化执行军事任务的使命。虽然美国没有说出“印度洋是美国的洋”,但事实上美国把全世界的洋都当成了自己的洋。正因如此,美国对中国海军近年来在印度洋地区有所出没十分警觉。美国与印度对于由谁主导印度洋既有矛盾,但对新的安全角色的出现共同保持警惕,也就不足为奇。

然而,中国恰恰是“自由、公正和互惠”的印太地区的获益国,是国际海域自由和开放的支持者。就字面而言,中国就此与美国方面的诉求并无分歧。只要美国在玩弄“新理念”的时候不塞私货,只要太平洋与印度洋沿岸国家与世界各国在使用这些国际水域的时候依照国际法办事,人们没有理由不让印太地区以及整个世界的国际水域实现自由、公正与互惠。

(沈丁立,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教授,海外网专栏作者)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栾雨石、王少喆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