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危机愈演愈烈,中国如何应对?

2017-12-14 12:19:23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特朗普这么做,对于西方国家、欧洲国家,甚至对中国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这很可能会激起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膨胀,致使整个非伊斯兰地区面临恐怖主义的威胁。

捕获.PNG

【侠客岛按】

上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要把美国驻以使馆迁移至耶路撒冷。这一举动可谓是向中东地区抛下了一枚重磅“炸弹”,引发了巴勒斯坦在内的中东多个国家抗议示威,并遭到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

这不,13日,伊斯兰合作组织在土耳其举行紧急会议,宣布承认东耶路撒冷为巴勒斯坦首都。会上,沙特国王萨勒曼重申了对特朗普决定的谴责,称特朗普决定代表了对巴勒斯坦人的一种极端偏见。

为什么耶路撒冷会成为巴以冲突的焦点?美国的这一做法会带来哪些后果?面临这样的情况,中国又该如何应对?

上周,侠客岛“快闪沙龙”邀请到了以色列海法大学在读博士、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叙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王晋,听他为我们解答耶路撒冷的问题。

以下是本次沙龙文字实录。

-----------------------------------

耶路撒冷

在耶路撒冷,犹太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外来人。当年犹太人在大卫王率领下,攻下了耶路撒冷的旧城,在旧址上建立了新城,并定为自己的首都。之后大卫王把犹太教历史上最重要的信物“约柜”,抬到了耶路撒冷。所以后来在所罗门王时代,犹太人就在耶路撒冷建了圣殿,这就是历史上第一圣殿——所罗门圣殿。

后来古巴比伦帝国兴起,尼布甲尼撒二世带兵把耶路撒冷毁灭了,圣殿也随之毁灭,这就是历史上的第一圣殿时期。波斯帝国崛起后,把尼布甲尼撒二世灭掉了,把犹太人放回来了。这些犹太人回到这里,在原址上重修了圣殿,这就叫做历史上的第二圣殿。

第二圣殿时期一直持续到公元70年,耶路撒冷在战争中被罗马帝国攻陷,第二圣殿也毁灭掉了。从此以后,犹太人就开始了世界范围内的大流亡,但是耶路撒冷一直是犹太教信仰的中心和最神圣的城市

后来,在耶路撒冷的罗马人将基督教改为国教。在“最后的晚餐”上,耶稣被出卖后被杀死并埋葬在了耶路撒冷。根据圣经记载,耶稣从墓里复活,许诺人间说:“我会回来的,我会在末日时候回来。”所以对于基督教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理坐标。

随后,公元七世纪伊斯兰教兴起。在传教早期,穆罕穆德规定穆斯林的朝拜方向为耶路撒冷,后来才改成今天的麦加。因为根据哈迪斯圣训记载,有一天晚上先知做了一个梦,梦见他走到了千里之外的耶路撒冷,然后登霄而上,见到了真主。因此,耶路撒冷在穆斯林心目中的地位也是相当神圣。

虽然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耶路撒冷已经逐渐衰弱,但是它对于宗教的重要性让它的地位高居不下。而且随着近代犹太复国主义兴起,犹太人说我们要建立一个国家。怎么建?去哪建?最后决定回到耶路撒冷。耶路撒冷的地位再次上升。

富裕的犹太人在耶路撒冷买土地、造房子、种田,开始形成自己的社会团体。这时,已在当地久居的阿拉伯人忽然发现,这个地方怎么变成犹太人的了?从那个时候,巴勒斯坦人和犹太人的冲突就开始了,耶路撒冷也就承载了这样一个纷争。

而且以色列现代国家建立后,打赢了和阿拉伯国家的几次中东战争。尤其是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以后,耶路撒冷完全被以色列拿走,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今天的耶路撒冷,对穆斯林世界来说是一个耻辱的标志。

怎么洗雪耻辱呢?就是把耶路撒冷重新拿回来。

所以从1967年往后,耶路撒冷逐渐成为了一个巴以冲突,或者阿拉伯和以色列冲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任何关于耶路撒冷问题的风吹草动,都会引起阿拉伯世界和伊斯兰世界对以色列关系的敌对。

突然

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这个决定,国内外研究中东的学者、专家都觉得很突然,特朗普团队内也很反对,包括他的中东问题特使格林·布拉特,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都管这个人叫中东通。他也持保留意见,希望特朗普最好别搬,因为这个事太严重了,你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巴以和谈还谈不谈了?美国和中东盟友以后该怎么办?

但是特朗普就铁了心,一定要这么做。根据很多媒体的报道,特朗普在11月底的时候,就歇斯底里地表示我一定要签这个方案,我一定要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从这个情况来看,特朗普真是一个言必信,行必果的人。

其实从1967年往后,以色列就一直占领着耶路撒冷。1980年以色列通过法案,说耶路撒冷是我们的首都。1988年巴勒斯坦也通过法案,说东耶路撒冷是我们的首都。这个时候怎么办?所以犹太院外集团就推动美国作为巴以和谈重要的调解方,希望美国表态支持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保障耶路撒冷未来在以色列的地位。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在1995年的时候通过了“耶路撒冷使馆法案”。

虽然按照美国1995年通过的《耶路撒冷法案》,美国是要将大使馆从国际社会承认的以色列首都特拉维夫,搬到耶路撒冷的。但这个法案又规定了一条,如果总统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可以每6个月审核后,延迟一次。从克林顿时期开始就这么一直延迟下来了。

6月4号特朗普就签署法案,延迟了一次。到12月4号,大家觉得特朗普是不是还要再推迟六个月。结果很不幸,他没有签,给世界扔了个大炸弹。

后果

这件事对特朗普来说,他可能觉得自己赚了。但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这等于把美国推到所有穆斯林世界和阿拉伯世界的对立面。美国的驻外机构、人员,以及美国的利益都会成为被攻击的目标。

这个决定也会对地缘政治产生很大影响。现在,任何阿拉伯国家领导人都不可能跟特朗普走太近,不管是美国传统盟友沙特还是埃及。所以特朗普一定程度上,让自己和中东盟国的关系陷入崩溃的状态。

同时,特朗普这么做,对于西方国家、欧洲国家,甚至对中国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这很可能会激起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膨胀,致使整个非伊斯兰地区面临恐怖主义的威胁。

很多人觉得以色列受益了是吧?其实对以色列的政客来说,这可能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对老百姓来说却不然。毕竟以色列旁边就是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国家。现在的情况很可能会进一步激化以色列和周边国家的矛盾,对以色列周边安全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因为对于整个穆斯林世界来说,尤其是极端主义,以色列是一个必须要攻击的目标。

同时,这也有可能导致巴勒斯坦爆发第三次大起义,致使以色列面临全面冲突的威胁。巴勒斯坦前两次的起义,都是因为巴以局面面临危机,巴勒斯坦国家地位得不到承认,所以老百姓民族情绪迸发,开始进行恐怖袭击,比如绑着炸弹去袭击以色列。

应对

针对这件事,德国、法国、英国等欧盟各个国家都表态不支持。他们的表态可以理解,因为第一,在伊斯兰极端组织眼中,你们都是白种人,你们都是基督徒。第二,特朗普的决定,会对整个地区局势造成非常大的冲击,尤其是会损害巴以谈判的前景。欧洲国家尽管有很多犹太人,但其实近现代欧洲国家对犹太人来说并不友好。而且欧洲也有很多阿拉伯人的后裔,所以他们需要表态。

它们能做的:第一,表态我跟特朗普不一样,别炸我;第二,积极介入未来的中东谈判。因为特朗普的这个决定基本上宣告了美国在巴以和谈的死刑。所以欧洲可能是比较合适的调解人选,因此欧洲可能对于中东事务的介入会更加积极一些。

美国的这次行为对中国来说也很危险,但是危险没有其他国家那么大。首先,我们要防范伊斯兰极端主义将中国作为目标,我们可以看到反恐现在正作为一个大的战略在实施。第二,我们要在国际上继续发声,强调公理和正义。

此外,我还要多强调一点,巴以问题是世界上最复杂的国际关系问题,远远超出大家的认识,一定要小心谨慎。巴以问题是一个零和博弈,你稍微偏向巴勒斯坦,以色列就会骂你;你偏向以色列一点,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世界就会骂你。美国之所以在中东把名气搞得这么臭,很大程度上就是巴以问题给闹的。所以说中国在这个问题上要谨慎。

巴以问题非常复杂,中国任重而道远,我们要发挥好自己的建设性作用,认清楚中东地区的复杂程度,做到有备无患才是最好的。

观点/王晋

来源:侠客岛


责编:李鹏宇、王少喆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