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天安门城楼上想问题,在田间地头找感觉"?

一位驻村书记的思考

2017-12-18 00:29:21来源:海外网
字号:

1.jpg

【侠客岛按】

最近,基层扶贫可以说一直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一方面,中国扶贫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六千多万的贫困人口实现了稳定脱贫,脱贫攻坚战取得决定性进展,这毋庸置疑。

另一方面,针对其具体实施时出现的问题,比如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也引起了很大的关注。这不,就在近日,中央纪委刚发布了一个文件——《关于2018年至2020年开展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的工作方案》,要大力治理针对扶贫领域的出现的相关问题。

但是,在扶贫一线上,一个基层扶贫干部的工作究竟是怎样的?工作期间有什么困难?他又是如何看待扶贫时出现的某些问题的?

上周四,侠客岛快闪沙龙邀请到了人民日报社挂职干部、河北省滦平县路南营村第一书记杨远帆。他以一个活跃在扶贫一线者的角度,和我们聊了聊基层扶贫工作的二三事儿。

以下是沙龙文字实录,略有压缩编辑。

适应期

我叫杨远帆,人民日报社挂职干部,现任河北省滦平县路南营村第一书记,我所在的这个村是国家级贫困县下辖的贫困村。

大学毕业后,我就到人民日报社,在总编室要闻一版工作了。在人民日报的四年,我的工作要求我对基层情况有更深一步的了解。我们常说,“人民日报社的记者,既要站在天安门上考虑问题,又要在田间地头想问题”,同时我也非常愿意帮助老百姓,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助他们走向小康。所以,我参加了报社挂职干部的评选,最后被选派到路南营村担任了扶贫的第一书记。

其实我刚到这里的时候,心理上和工作上都存在很大的困难。首先从心理上说,一开始驻村的时候,对很多问题的认知还是存在于我已有的知识体系中,没有经验就没有发言权。而且,村里的老百姓也好,村干部也好,对我这个年轻人不是特别的信任。怎么让老百姓理解,如何用老百姓听得懂的话把政策解释清楚,都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在工作上,我刚来的时候根本没有方向,放不开手脚。一方面,老百姓觉得你可能是个领导,不会说实话;另一方面,在实际去解决一些老百姓家里的困难的时候,又找不到门路,没有方法和步骤,这在一定程度上拖延了困难问题解决的进度。还有在工作中如何和村干部、镇干部和谐相处,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所以在前三个月,基本上是我的一个适应期。在这期间,我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把全村符合建档立卡贫困标准的452户贫困户,每家每户都走了一遍,心里有一本很清楚的账。心里有数之后,再和村干部、镇干部交流,请教经验,毕竟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对村里的情况更了解,基层经验也更丰富。

就这样,从小事开始入手,工作逐渐走上了正轨。比如和人民日报社和光大银行达成战略合作,为村子搭建农产品的电商销售平台;联系人民日报社总编室的团委,给大屯镇的中心学校捐书。在2016年的时候捐了6800多册书,2017年的时候又捐了5000多册书,基本上解决了入学儿童在课余时间的阅读问题,也得到了村民的肯定,接下来的工作也好做了。

2.jpg

杨远帆工作照

改变

每天的工作中,有很多事儿令人印象深刻。其中最深的,是在我到任之后的第四天。2016年8月13号,我们村里有一个女村民,她原先有癫痫,那天犯病之后没有去正规医院,而是请所谓的赤脚医生到家里来输液,最后因为输液过度导致死亡。类似这样的生病不去正规医院的情况,在村子里有很多。农村的老百姓对于医疗常识的缺乏让我很震惊,这是我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这两年的时间,我的工作任务,就是要带领路南营村的全村老百姓脱贫。但是在前三个月跑了一遍下来后,我发现老百姓对于生产生活最大的需求是:既想守着家门口,还想要有一定的收入。但是现实情况是,整个路南营村因为是水源涵养地,不能种植高产量的经济作物的,老百姓只能种玉米,一年一亩地挣不了多少钱。

所以调研后,我认为有必要把当地老百姓从土地的束缚中彻底解脱出来。我就瞄准了一个省级的农业产业园区,通过和他们洽谈,加上县里面政策的扶持,创立了一种新的模式,叫“一地生四金”。

所谓“一地生四金”,就是“流转土地挣租金,入园打工挣薪金,入股分红分股金和户企联营挣现金”。我们鼓励农民把土地流转出去,用土地租金做一个保底收入;建立农业产业园区,为农村劳动力提供工作岗位,这样流转土地的农民除了租金,还能有一份收入;把扶贫资金入股园区,政府做担保提供低息补贴;由园区提供技术,老百姓在家里面种植作物,最后再由园区统一派技术人员来收割,老百姓从产量的销售额中得到现金的分成。

这样一来,2015年路南营村的人年均纯收入是2500块钱,2016年底基本上可以达到4100块钱的人均年纯收入,扶贫的效益可以说非常明显。

此外,通过报社和社会捐款,路南营小学还筹集了130万元用于重建,将于明年春天动工;2017年的美丽乡村建设也圆满完成,群众家庭的厕所、厨房得到彻底改善。

3.jpg

困难

在扶贫的过程中,其实有很多的困难,比如村民不理解、不配合的情况。因为不理解,导致了村民不配合。比如在“一地生四金”的模式中,老百姓不理解他对于土地既有承包权也有经营权,他没有想过把承包权自己留下,经营权交给别人,而是把地当做命根子一样死死地攥在自己手里,尤其是一些老人。

出现这样的情况,我认为首先是我们一线的扶贫干部的工作没有做到位,政策讲解不到位,没有跟老百姓解释清楚。第二是村里的信息公开不够明确,比如流转土地,评选贫困户、低保户的信息公开。

除此之外,村民对于村干部有时会产生抵触,存在偏见。这是我们的政府在最基层的组织——村一级,遇到的塔西佗陷阱。打个比方说,我们在村里会遇到这种情况,有老百姓拉住我,说杨书记你给我们家危房改改吧。但是危房改造它是有相关评定等级的,要是符合情况,那没问题,该报手续的报手续。但是如果不符合情况,他就会说,那些危房改造的指标,不都是让你们那些村干部给吞了嘛,这种情况不少见。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我认为部分原因是村干部的工作方法不准确,没有充分地了解到老百姓的情况。如果我们对他这家情况很了解,那我们当时就可以跟他说,我知道你们家谁谁谁在哪打工,你一年大概挣多少钱,你们家这个情况不符合危房改造的序列,我相信实事求是的情况下多数老百姓还是会理解的!

还有,在精准扶贫的时候,有时也会遇到一些谎报家庭情况的行为。比如在七八月份的时候,整个河北省进行了一次建档立卡回头看的专项行动,对现有系统中的贫困户家庭情况进行复查。在复查的时候我们发现,有一户不符合条件了,但是他们家一再强调、软磨硬泡地跟我说一定要当贫困户。而且据村民们说,经常可以在棋牌室看到他,玩的数目还不小。对于这种不符合实际情况的行为,劣币驱逐良币的行为,我们是要坚决杜绝的。

这样就需要我们对每家每户的情况必须彻彻底底、详详细细地了解清楚,排挤掉在政策范围下面可操作的灰色空间,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以上面的宏观政策一概而论,这对于村干部的应变能力要求很高。

我们在实际工作中有以下几个做法:第一,所有村两委班子成员周一到周五必须坐班,记录下老百姓反映的问题,每十天到镇里相应的地点统一反馈,解决问题,回来给老百姓一个明确的答复。第二,我们在村部张贴了党员先锋榜,让每一个老百姓给党员打分,包括脱贫工作、日常行为等。第三,坚决打击歪风邪气,村里面不能有不劳而获的思想,必须得有一起向前奔跑的精神头。

4.jpg

路南营村党支部上党课

形式主义

说句实话,其实我们基层的干部非常辛苦。横向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分管的业务口,纵向来说,每个干部都有下包的村子,村里大大小小的工作都必须兼顾到,而且必须完成好,这是一个很大的任务量。

确实,可能在工作中需要填的表会多一些,需要录入系统的数据多一些,需要应对的调研多一些等等。

打个比方来说,你像我那个村,各级领导的调研是非常多的,但是说变成形式主义,我觉得不恰当,只能说是有可能存在这方面的问题,还是需要辩证地看。

首先,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让一个贫困群众掉队,这是我们向全世界的庄严承诺。在部分地方的确存在时间紧、体量大的问题。工作任务繁重,难免会没有办法一一针对,对症下药。

第二,对于信息填表录入等被认为形式主义的问题,应该采取更为主动的介入意识,比如说建立村级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动态信息管理库,在面对上级要求的信息汇总上报时,不至于出现赶时间完不成的情况。

再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之所以被认为流于形式,还是没有握紧“精准”这把尺子,没有对贫困户的脱贫需求加以实际化的考量。只有做到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一切从实际出发,从村情和贫困户家庭情况出发,才会让群众真正享受到政策红利,这样形式主义的评价也会随之削减。

5.jpg

观点/杨远帆

编辑/百里云鹤 秦盈冲

文源:侠客岛微信公号

责编:总编室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