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积极加入亚投行的西方国家,来华谈合作了

2018-02-01 10:33:29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英国并非古丝绸之路国家,也非“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其积极参与不仅对增进中国企业国际化水平和降低项目风险具有重要意义,也对“一带一路”建设本身具有全球示范意义。

  据新华社1月31日消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当天下午在人民大会堂同来华进行正式访问的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举行中英总理年度会晤。李克强指出,当前中英都处于各自发展的关键时期,双方互补优势明显,全方位互利合作前景广阔。要把握机遇,相向而行,共同推动中英之间的“黄金关系”在新的历史方位上加速前行。

李克强表示,中英应该加强发展战略对接,扩大双向开放。英国财政大臣哈蒙德也公开称“通过提供融资和规划,英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可成为(中国的)天然合作伙伴”。

中国人民大学“让·莫内讲席”教授王义在FT中文网上刊发相关文章,桅论述了英国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主要有五大方式,文章如下:

————————————————

英中何以成为共建“一带一路”的天然合作伙伴?

王义桅

如果说法国是对华政治上敢为天下先的西方大国,那么英国则是经济上对华合作的先行者。2015年3月,英国不顾美国的反对在西方世界中率先加入亚投行,推动其他发达国家加入,引发亚投行热。英国的勇气、胆量与远见卓识,给世人留下深刻印象。

  近年来,英国不断表态要成为西方国家中发展对华合作最积极的国家,率先与中国打造面向21世纪全球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英合作迎来黄金时代。英国首相特里萨 梅访华,又有了英国脱欧的新背景,对华合作更紧迫了,正如伦敦国王学院中国问题专家克里布朗所言:“脱欧后,英国(在加强对华合作方面)别无选择,脱欧可能是现代史上最糟糕的外交决策,但就推动英中关系发展而言,这或许是件再好不过的事情。” 原预计梅访华期间,中英将签署共建“一带一路”政府间合作文件,这将是首个西方大国与中国签署此文件,现在在美国的压力之下,梅改口称“一带一路”要符合国际标准,但不管怎样,“一带一路”已成为中英合作热点。英中贸协总裁傅仲森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可能成为英中关系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与法国务虚不同,英国较务实。本来英国是率先表态支持“一带一路”的西方大国,却让法国抢了个先。法国总统马克龙2018年初访华率先将“一带一路”写入中法联合声明,让英国很不爽。而目前传出要签署中英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这已让其他西方国家望尘莫及了。英国财政大臣哈蒙德公开称“通过提供融资和规划,英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可成为(中国的)天然合作伙伴”。如何理解英国的天然合作伙伴角色呢?

  概括起来,英国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主要有五大方式:

  一是战略对接。识时务者为俊杰。英国在抓住中国机遇的同时,中国也应抓住英国在高端制造业、文化创意产业、金融服务业等领域的技术、标准、话语权等优势,将中国硬实力与英国软实力对接,以中国“一带一路”与英国经济振兴计划对接,以中国经济转型与英国优势对接,开创中西合作、东西互鉴的新时代。地方发展战略对接,成为中英合作新亮点。英国近年来大力向地方下放权力,苏格兰、北爱尔兰、威尔士等地区自主权上升,脱欧更加大了北爱、苏格兰地区开展全球合作的动力。北爱尔兰、威尔士积极开展同陕西、湖北、重庆等省市战略对接,地方合作方兴未艾。

  二是服务于“五通”。英国近年积极打造海外人民币离岸清算中心。脱欧影响到伦敦全球金融中心地位,但英国在国际规则、标准和大宗商品定价权上影响甚大,正如沪伦通所显示的,英国仍然是中国难以取代的金融合作伙伴。作为老牌金融大国,英国参与“一带一路”对丝路基金、人民币国际化具有重大推进作用,极大服务于“一带一路”的资金融通。英国2017年底设立10亿美元的私募基金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由前首相卡梅伦任主席。律所、会计、审计、金融、保险、能源等行业龙头企业摩拳擦掌,准备在早期介入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大投入,如渣打银行已决定2020年前向“一带一路”项目投资至少200亿美元。英国积极支持贸易自由化和投资便利化,中欧班列延伸到伦敦,中英贸易畅通合作潜力向服务贸易、电子商务等新领域蔓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许多是英国的前殖民地,采用英美法律体系,因此中英合作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政策沟通、设施联通、民心相通,十分必要且意义重大。

  三是开发第三方市场。不同于美国通过联盟体系实现霸权,英国在历史上是真正治理过世界的国家,派总督直接统治殖民地,包括许多现在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因此,中英合作开发“一带一路”市场,在“一带一路”沿线进行经济、安全治理合作,具有巨大的空间。英国经验、智慧、创意与中国模式、技术市场化能力结合,必将奏出“一带一路”建设的华美乐章。英国对第三方市场合作的理解比中国更丰富,包括法律、保险服务等内行,这对于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从“走出去”到“走进去”,实现中国制造、中国建造、中国服务在“一带一路”沿线当地化弥足珍贵。英国企业对参与中巴经济走廊项目很早就表示出兴趣,如能探索成功合作模式,产生早期收获,将形成良好示范效应。中法合作开发英核电市场,更成为“一带一路”第三方合作的典范。

  四是国际产能合作。英国是工业革命的发源地,基础设施老化,还面临数字化的任务,产业空心化严重,四分之三是金融服务业,而中国是新型工业化国家,在高铁、核电、信息等基础设施方面具有后发优势。中英合作互补性强。英国每年新增330亿英镑的基建投资,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为中国过热的国内基建投资走出去,开展国际产能合作,提供千载难逢的机遇。

  五是共建海上丝绸之路。《中欧合作2020战略规划》提出,加强中欧在海洋综合管理、海洋空间规划、海洋知识、海洋观测与监测、海洋科技研发、海洋经济发展、海洋能源利用方面的交流与合作。作为全球海洋大国,英国历史上塑造了国际航运规则强大话语权,这些方面都可积极参与,尤其是海上航运、物流合作、海洋安全合作、发展海洋经济合作、海洋空间规划合作、海洋资源、数据开发、共享,以及海洋环境保护合作等方面潜力巨大。英国在国际航运规则制订上拥有关键性话语权,是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重要伙伴。中英若能打造海洋伙伴关系,不仅具体落实中欧和平、增长、改革、文明四大伙伴关系,也将大力推动海上丝绸之路建设。

  具有全球眼光和实用主义精神的英国人,对华态度在西方大国里是最积极的,对华好感度比法国人、德国人高出5-15个百分点。由于历史上形成的英语作为世界语言、伦敦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地位,英国在新一代信息技术、先进材料、光伏产业、高技术服务等方面具有明显优势,是中国参与新一轮全球化竞争的最佳合作伙伴之一;鉴于其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治、法律、语言文化等方面的传统影响力,英国也是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全球合作伙伴。不断挖掘相互合作潜力,不断深化社会交往基础,中英关系越来越成为新型大国关系的典范。

  当然,英国对“一带一路”背后的中美地缘、国际体系竞争,环境、劳工等标准和透明度等问题上仍然有疑问,对中国战略动机也存疑,对非洲等海外市场挤压颇有微词,中英对接“一带一路”合作仍缺乏机制性安排。英国的积极态度也是基于希望参与制定相关规则,确保中国遵守西方在全球投资、贸易、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设定的人权、劳工、环保等各项标准,从内部影响“一带一路”相关规则制定、适用标准选择,因此,双方在重大项目决策方面可能产生矛盾和摩擦,竞争博弈难以避免。发挥好香港的纽带作用,推动中英智库、信用评级机构、风险评估机构,法律争端解决机制合作,共同发布“一带一路”建设风险预测、绩效评估报告,推动英国私企、中小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形成早期收获,打造示范项目,显得尤为重要。

  英国并非古丝绸之路国家,也非“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其积极参与不仅对增进中国企业国际化水平和降低项目风险具有重要意义,也对“一带一路”建设本身具有全球示范意义,它充分证明,开放合作、和谐包容、市场运作、互利共赢,不久体现丝路精神,也在开启全球化新模式。

责编:戴尚昀、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