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扩大开放新举措是"迫于贸易战压力"? 笑话

2018-04-10 16:40:54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这些扩大对外开放措施是中国从自身利益出发自主酝酿、推进已久的,与外部强加的“贸易战压力”无关。

360截图20180410164947946.jpg

在4月10日的博鳌亚洲论坛开幕演讲中,习近平主席宣布了一系列扩大对外开放举措,全球瞩目。毫无疑问,这些措施将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产生长期正面影响,全球市场对此反应也颇为积极。

但今天,有声音说,中国主动扩大开放、降低关税、放宽准入等措施,是在美国对华贸易战压力下“认怂”,是“被迫”。

这显然说不过去。其实,只要审视这几年来中国历次党代会、两会报告和一系列新制定的政策措施、文件就会知道,这些扩大对外开放措施是中国从自身利益出发自主酝酿、推进已久的,与外部强加的“贸易战压力”无关。

安排

我们可以先看时间。

本次中美贸易战打响,始于美国东部时间3月22日中午、北京时间23日凌晨,特朗普按照事前宣布的日程签署了一份针对中国“经济侵略”的总统备忘录,宣布将就中国在钢铁、铝贸易和知识产权方面的行为向500亿美元的中国对美出口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同时限制中国对美直接投资

而在此之前半个多月,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第三章就明确列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进一步拓展开放范围和层次,完善开放结构布局和体制机制,以高水平开放推动高质量发展”。其中,除推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外,属于扩大开放的内容包括——

“加强与国际通行经贸规则对接,建设国际一流营商环境。全面放开一般制造业,扩大电信、医疗、教育、养老、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开放……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限制,放宽或取消银行、证券、基金管理、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全面复制推广自贸区经验,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

“积极扩大进口,办好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下调汽车、部分日用消费品等进口关税……以更大力度的市场开放,促进产业升级和贸易平衡发展,为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

可以看到,习近平在论坛上讲的几点,事实上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基本都已经有所体现,说明是中央层面早已确定并且已经排上日程。

如果把时间和目光再放远一点,我们可以看看党代会。

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第七章专门讲“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明确表示:“必须推动对内对外开放相互促进、引进来和走出去更好结合……以开放促改革”。

注意,是“以开放促改革”。本着这一原则,《决定》提出了一系列扩大对外开放的主张,包括“放宽投资准入”、“推进服务业领域外资准入限制”、“进一步放开一般制造业”、“加快自由贸易区建设”、“扩大内陆沿边开放”,等等。

2017年的十九大报告,对外开放的字眼也多次出现。比如,“主动参与和推动经济全球化进程,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基本方略”的一部分;“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这类习近平在多个场合多次提到的字句,也出现在“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等多个章节。

限于篇幅,岛叔在这里只是缩略提到。有兴趣的岛友,以及带着偏见和用心的域内外人士,可以好好地再去细读一遍上述党和国家重要文献。对了,就保护产权这件事,2017年9月发布的保护企业家精神的中央文件就已提到,中国这几年改革过程中的知识产权法院、新成立的知识产权局等,也早已彰显这一精神。

所以,轻信“博鳌宣布的扩大对外开放举措是美国对华贸易战压力”这样论调的人,应该增加一些对中国决策体制的常识。

再讲件事。在这种杂音之外,竟还有言论称,中国实行双休日制度,也是美国人在入世谈判中逼迫中方接受的。岛叔科普+澄清一下:五天工作制研究,是原国家科委中国科技促进发展研究中心1986年开始、1987年底课题完成的,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具有缩短工时推行五天工作制的条件”,建议国家立即制定有关方案逐步推行。

之后,经过小范围试行、探讨立法、数年试验,1994年3月,全国试行“隔一周五天工作制”;1995年3月,国务院令决定自1995年5月1日起,实行五天工作制。同年7月,《劳动法》正式出台,这一制度写入法律。这一切,跟美国人没有丝毫关系,而是在克服外资企业强烈反对后才得以实施的。

认真研究是个好习惯,虽然“精神跪族”经常做不到这一点。

内因

中国为什么要扩大对外开放?这当然不是什么贸易战的压力所致,而是中国改革和发展的内在逻辑、内生需要。

中国需要全球化。历史上,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与国际市场隔离,清朝时的中国经济方才丧失了连续至少两千余年的世界领先地位;为了重新以平等、独立自主地位进入世界市场,我们的先辈经历了浴血奋战、突破东西方阵营全面贸易封锁的不屈不挠努力;也正是依托全球市场,中国方才得以创建数十年来的“中国奇迹”。

社会主义经济本质上就必然要求是一种开放经济。特别是对于资源禀赋谈不上充裕的中国而言,倘若不能充分利用外部市场和资源,中国的众多人口就是负担;如果能够充分利用外部市场和资源,中国的众多人口就是巨大财富和力量之源。在“人口老龄化冲击”已成热门话题之际,我们更需明白,倘若没有开放经济的长足发展,我们恐怕根本就没有可能去议论计划生育造成的劳动力缺口问题,而是还在焦头烂额应对就业机会不足。

十余年来,国内外主流声音一直要求中国改变过度依赖外需的经济增长模式。次贷危机和近年的“反全球化”浪潮,进一步凸显了这种转变的紧迫性。但我们推行的这种转变不应误入歧途,不能把“更多地依靠国内市场”混同于“高度依赖国内资源”,“价值形态的低外部依存度+物质形态的高外部依存度”,才是我们应当追求的目标。

事实上,中国积极主动扩大对外开放,可以说正当其时。中国开放经济发展,也由此第一阶段的“以平等身份进入国际市场”、第二阶段的“以国际市场求发展”,进入第三阶段的“引领全球化市场”。

为什么习近平会在博鳌上强调进一步大幅度开放国内市场?

这首先是因为我们在前两个阶段已经极为出色地完成了工业化“赶超”任务,绝大多数产业部门,已经不是昔日需要一定保护的幼稚产业,而是已经成熟;不需要继续高度保护,而是需要引入新的更多竞争压力,以求保持其活力。

就拿这次习近平谈到的降低汽车进口关税来说吧。

1989年,岛叔从当时中国汽车工业总公司唯一直属高校武汉工学院(今武汉理工大学)毕业。当时,中国汽车年产量不过58.35万辆;2017年,中国汽车产量已达2902万辆,销售2888万辆,远远超过汽车问世以来便连续把持汽车产量、销量世界冠军百年之久的美国(2017年销售1720万辆)。

在此情况下,对汽车产业继续保持以前的保护程度实无必要,反而有可能导致形成不思进取的利益集团,重蹈明清漕帮垄断南北漕运、沦为国民经济和国家财政“吸血鬼”的覆辙。

见微知著。进一步大幅度开放国内市场,也是因为我们需要扩大利用廉价、高品位的国外原料、能源,以保持国内制造业和其它产业的成本竞争力。

作为一个资源禀赋并不充裕的国家,中国工业化成就的副作用之一,就是国内原料、能源日益丧失成本竞争力,再与国内劳动力、土地等要素成本上升趋势结合,对中国制造业和其它下游产业成本竞争力的打击日益凸显。中国国民经济基础是下游制造业,而不是上游资源产业。要保持下游现代制造业成本竞争力,我们就需要尽可能消除上游原料、能源投入成本高出国际市场的部分。

进一步大幅度开放国内市场,更是我们引领全球市场的需要。

进口能力便是权力。如果没有进入中国大市场的利益,别国有何动机与中国规则接轨?如果没有可能丧失中国大市场的风险威慑,外国跨国公司为什么要接受中国的裁决?

当我们为欧洲、日本等外国跨国公司服服帖帖接受美国司法惩处,缴纳数以亿计天价罚款而震撼时,要明白,美国对这些外国跨国公司行使强制权力的基础,在于这些公司承受不起被美国市场“开除”的代价。对中国,同理。

贸易战

扩大对外开放与应对贸易战并行不悖。

中国积极主动扩大对外开放,愿意与贸易伙伴分享发展繁荣机会,不是对贸易伙伴没有任何要求。习近平主席在论坛上的演讲中就提出——

“我们鼓励中外企业开展正常技术交流合作,保护在华外资企业合法知识产权。同时,我们希望外国政府加强对中国知识产权的保护”;

“我们希望发达国家对正常合理的高技术产品贸易停止人为设限,放宽对华高技术产品出口管制”。

就当前这场中美贸易战而言,岛叔此前的文章也说过,与中国爆发贸易冲突,将导致美国企业将在华市场份额拱手让人。2015年,美国企业在华销售收入高达5170亿美元。如果特朗普执意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些美方的巨额利益都将可以成为中方反制的武器,而其它各国企业将很乐于拿走这块巨大的蛋糕。

同时,与中国爆发贸易冲突,还将导致美国企业无法享受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的举措,无论是降关税,还是放宽外资准入。无论此次中美贸易战结果如何,都不会动摇中国决策层进一步大幅度扩大对外开放的决心意志。但是,倘若美国决策者一意孤行,非要把中美经贸关系推向全面摩擦的境地,那么,美国汽车等产品生产商、美国大豆等产品生产者,就只能坐视上述中国市场机会落入别国同行之手。

坐在美国总统的位子上,特朗普当然希望解决财政、贸易“孪生赤字”痼疾,改善宏观经济失衡,这可以理解。但是,我们绝不可能接受违反WTO规则,以美国国内法采取单边行动;绝对不可能接受违反客观经济规律、削减贸易逆差指令性计划;绝对不可能接受、成全外国政治家拿中国为了自身需求而自主采取的扩大开放措施,当作自己发动贸易战施压的“战绩”而收割国内政治果实——比如,把中国上述一以贯之的扩大开放、主动作为,说成是在自己的“压力”下达致的。

换言之,有没有特朗普,中国对外开放的进程不会停滞,这是我们发展和进步的内生需求,中国也愿意向世界各国企业更大程度地打开大门。但是,要不要先把自己罚出场外,就看山姆大叔自己的选择了。

(梅新育,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

文源:侠客岛

责编:栾雨石、牛宁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